為何菅義偉要「侵犯學術自由」,否決日本學術會議人事任命案?

為何菅義偉要「侵犯學術自由」,否決日本學術會議人事任命案?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對學術界的質疑,認為「侵犯學術自由」,菅義偉本人在5日親自回應,表示「跟學術自由完全無關」,隨後並補充「只要被推薦了就直接任用,這樣的過程真的妥當嗎?」

菅義偉在9月16日成為日本新任首相後,就馬不停蹄地展開許多新改革。內政方面,包括重要的「數位廳」,外交也與多國元首分別進行電話會談、也在聯合國演講。不過就在10月2日時,菅義偉罕見地以首相身份,否決了素有「學者國會」之稱的學術會議六位新人事任命案。

面對學術界的質疑,認為「侵犯學術自由」,菅義偉本人在5日親自回應,表示「跟學術自由完全無關」,隨後並補充「只要被推薦了就直接任用,這樣的過程真的妥當嗎?」對於自己的任命權一事表達自身主張。

菅義偉內閣在甫剛上任,隨即在蜜月時期得到不錯的期待,民調也屢屢逼近七成。一度外界、包括筆者都認為「新內閣新氣象」,在美國總統大選前打鐵趁熱,解散國會重新改選,應該可以收到不錯的效果。不過反之,進入10月了,目前菅義偉內閣在忙於新局之餘,又在學術會議的人事案上出現波瀾,引發不小討論。

前日本學術會議會長大西隆,就對菅義偉不同意這項任命案表示:「很遺憾。學術會議的會員都有優秀的研究業績,並以此為基準選拔的,他們沒有任何思想信條,也都沒有考量自己的政治立場。政府應該要認同各種不同的思想與多樣性,這六位的任命案被否決需要理由。」

而究竟是為何,菅義偉要在這個時候,跟「學者的國會」唱反調?也許要從學術會議本質與歷史來探究。

「學者的頂點」

日本學術會議,向來有「學者頂點」之稱,內含從文科到理科等各行各業專家學者。主要目的是向日本科學政策進言、並與日本國內外各大小的學術組織聯繫合作,適當時機也要擔當輿論的先鋒。

學術會議目前組成,有210位正式會員與兩千多位相關會員,任期為六年,每三年有半數正式會員交互遴選,跟日本國會體質相近,因此被稱為「學者的國會」。就某種程度上,學術會議的進言性質,有點像是台灣總統府的資政與國策顧問,只是台灣比較類似自己人與派系推薦為主。

學術會議成立於二戰後的1949年,當初是因為反思二戰時大日本帝國「科學動員」陷入戰爭,而希望有個獨立機關來監督首相並獻策。也因此,學術會議本質上獨立運作,不過資金也是國家批准的。

不過在60年後,科技發展逐漸走向太空,日本另設「科學技術會議」及「核能委員會」等機構,學術會議相對存在被弱化,一度面臨改組。直到1983年,當時首相中曾根康弘在國會答覆質詢時表示「政府要做的是不能逾越形式上的任命。學術自由與獨立都要獲得最大保障。」

最後,學術會議從1984年開始變更委員遴選方式,根據學術會議方針,由會議「推薦」下一任的委員,首相在依據《學術會議法》來任命。形成一種表面上是首相推薦,實際上是學術會議先推薦,首相從善如流任命的作法。

Science-Council-of-Japan-01
日本學術會議廳舍|Photo Credit: Rs1421@Wiki CC BY SA 3.0

近親繁殖缺陷?

這樣的體制,到了2000年後,開始出現鬆動跡象。其中很大的問題先是「近親繁殖」,因為學術會議本身可以優先推薦,因此很多學者的朋友、徒弟等就這樣被推薦進入學術會議內。

再來是「高齡化」問題,當時學術沒有退休的基準,老一輩學者除非自己「榮退」,不然原則可以一直遴選連任。退下來的會員多半都成為「相關會員」,讓相關會員最後成長到兩千多人,如同中國國民黨的中評委人數,30年來倍數成長。

後來在2005年時,學術會議又更改了委員推薦的條件,並設立70歲的退休門檻。隨後民主黨於2008年執政,一度被傳要大幅度改革的學術會議,也就被暫時擱置。

學術會議委員除了每次出席有近兩萬日幣的出席費外,包括差旅費等國家都會支付。原則上每年兩次的總會與每個月的各級幹部會議等,議程上也算是忙碌,許多學者也因為無法身兼多職而辭退。

成為學術會議的會員,一方面是在所屬大學與任職學術機構有所加分,二來是國家給予研究資金,大家又都是獻策成員,某種程度上這些人都是站在國家政策制定面的最前端,比中央政府還早獲得情報或是進行可行性研究。

巧合的是,這次被拒絕的六人中,都是屬於「人文、社會科學」成員,而且名單在8月31日就被提出,預計10月1日任命,而中間正好卡到新舊首相交接。菅義偉上任後,內閣對於105名名單中,只同意99人,因此在這次引發軒然大波。

與中國關係密切?

全世界目前因為新型冠狀病毒陷入紛擾,同時也造成美中兩大國撕裂,日本也在新內閣上任後,大幅起用如傳統保守派的岸信夫為防衛大臣。岸信夫本人則是在1日出席自衛隊海上作戰中心的啟用,而保守派學者,如前陸上自衛隊東部方面總監渡邊悅和就批評,學術會議長年忽視與防衛省合作,但跟中國公司與學術界過從甚密。

好比先前中國揭示的「千人計劃」中,就有不少外國學者在招聘名單中,其中也包括日本學者。反過來中國也跟美國、英國、澳洲等陸續派出數百名學者,但也被指責表面上以「學術交流為名」,實際上卻有掛羊頭賣狗肉嫌疑,中方研究人員竊取相關技術等屢見不鮮。

日本也是,過去就有報導指稱,中方學者來日參加學術會議,並有許多國家級的學術交流。然而因為過去的反戰與獨立背景,學術會議不是每個計畫都願意與日本各機構、尤其是防衛省全部交流,因此成為執政保守派的眼中釘,似乎也不難想像。

其實早在2016年,當時的安倍政權就對學術會議「推薦」的部分候補名單面有難色,雖然在最後兩方磋商下,還是在2017年10月完成當時半數105人任命。而這次菅義偉的不同意任命,也只是長年問題下的累積,在此刻檯面化。

菅義偉認為,任命的權責在於首相,但對於不任命的原因,菅義偉也只說「不評論這六位個人狀況」。某種程度上,首相還是要跟國民大眾解釋不任命的原因,否則難逃「侵害學術自由」的批評。

但確實,學術會議仍有其陳舊問題存在,如何避免成為「學者間拉幫結派的溫床」與切實做好對政府實質進言的角色,也是往後該組織要調整的方向。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