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反美」作為外交主軸的俄羅斯,在敘利亞徹底敗給美國

以「反美」作為外交主軸的俄羅斯,在敘利亞徹底敗給美國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5年前,普亭介入敘利亞戰爭,頗讓美國吃驚。然而,中東地區的變化速度飛快。記者Konstantin Eggert指出,當年看似一大成就,卻很可能被證明是一錯誤。

文:Konstantin Eggert(俄羅斯記者)

2015年9月底,伊朗革命衛隊軍團及其盟友——黎巴嫩真主黨民兵瀕臨覆沒。它們試圖為阿薩德(Bashar al-Assad)政權及其武裝力量助一臂之力。阿薩德軍隊與各種伊斯蘭武裝交戰,損失慘重。這些伊斯蘭武裝又受到包括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卡達以及敘利亞庫德人在內的各種地區勢力的支持。

此時,克里姆林宮突然出手,向阿薩德和伊朗人提供他們亟缺的空中支持。隨著俄羅斯飛行員而來的是海軍官兵、軍事顧問和所謂的「華格納集團」的雇傭兵,該集團是俄羅斯的一個私人安全企業。

而今天看起來已經沒有人可以將阿薩德趕下台去。普亭(Vladimir Putin)已將位於地中海海濱城市拉塔基亞和塔圖斯的前蘇聯海軍基地現代化,並擴建為軍事基地。

然而,即使從未成為全球海洋超強的俄羅斯能待在當地,這也可能不是他最重要的成果。外界不清楚,俄羅斯政權如今在多大程度上參與了對敘利亞原料的掠奪。但是,「華格納集團」現在也向油田和煉油基地提供安全保護,這足以說明問題。

普亭的反美外交政策

然而,克里姆林宮介入敘利亞的主要原因就是一以貫之的那一個:對美國的全球性對抗政策的延續。

2007年,普亭在其慕尼黑安全會議上的充滿火藥味的演講開啟了這一政策。俄羅斯精英集團揮之不去的夢魘就是,以傳教士精神(儘管最初經由歐巴馬〔Barack Obama〕的回縮政策、後來因為川普〔Donald Trump〕而有所減弱)致力於全球民主化的美國,早晚有一天會將克里姆林宮視為主要威脅。將美國遠拒於後蘇聯勢力範圍,支持全球反西方政權,因而就成了普亭治下的俄羅斯外交與安全政策的支柱。

從這一視角出發,則2015年的敘利亞與2008年的喬治亞、2014年的烏克蘭、2016年的蒙特內哥羅共和國(莫斯科試圖組織政變,以阻止該國加入北約)、2019年的委內瑞拉(克里姆林宮堅定支持馬杜洛)如出一轍。2020年的白羅斯也屬於這一路線。克里姆林宮站在了與本國人民作對的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總統一側。普亭嚴肅扮演其全球專制者衛士的角色。他認為,這使他獲得美國的尊敬,甚至害怕。

俄羅斯得到了什麼?

但是,對俄羅斯的國家長遠利益而言,確保阿薩德的權力卻是一個值得懷疑的收獲。因為,莫斯科的命運由此同敘利亞政權的命運、更糟糕的是與阿薩德的伊朗主子的命運綁在了一起。

與此同時,該地區正處於一個戲劇性變化時代。在華盛頓斡旋下,以色列與阿聯和巴林外交關係正常化,標誌了中東地區的一個歷史性變動。它不僅對德黑蘭的毛拉們,而且對克里姆林宮而言,也是一個極不舒服的突發事變。對美國在中東影響力減弱以及對伊朗霸主地位的不可或缺性的盲信,使兩者都吃了大虧。

若蘇丹、阿曼、以及最終沙烏地也以阿聯和巴林為榜樣行事,伊朗政權就將面臨艱難時代,甚至它的崩潰也將成為可能。而如果沒有來自德黑蘭的支持,阿薩德也會很容易受傷。

身處這樣的環境,阿薩德便有可能生出這樣的願望:向華盛頓和利雅德伸出手去。俄羅斯將無法加以阻止,它在敘利亞的軍事存在將很容易成為阿薩德政治遊戲中的施壓手段。

對土耳其的戰略也屬短視

在同地區的另一個玩家——土耳其的關係上,也表現出了普亭的戰略短視。他在2015-16年與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達成的非正式涉敘協議早已成為一紙空文。五年前,克里姆林宮還想著,與安卡拉拉上關係便能弱化北約的東南角。

然而,今天,艾爾多安資助敘利亞境內的部分反阿薩德武裝、參與在利比亞境內打擊克里姆林宮的代理人哈夫塔(Khalifa Haftar)將軍的部隊、現在又支持亞塞拜然針對莫斯科最可靠、最親密的盟友亞美尼亞的軍事行動。

俄羅斯米格戰機飛臨敘利亞上空五年後,若問:「普亭的戰爭給俄羅斯人帶來了什麼?」,回答相當簡單:什麼都沒有!人民感覺到了這一點,越來越希望撤退。

  •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