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火車上的聲線

德國火車上的聲線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人喜歡加洛爾(Heiko Grauel)這把有血有肉的人聲,也有人覺得他的聲音不及以前的女聲清楚。但無論如何,這把沈實的聲音將會伴隨德國每位乘客一段長長的日子。

40多歲的德國著名配音員加洛爾(Heiko Grauel),是德國鐵路的新聲線。

這位曾替電視節目和紀錄片配音的德國人,今年初起取代了以往那把自動產生的女聲,成為德鐵火車和車站廣播的聲音。去年,這位來自黑森州、架無框眼鏡、外形斯文的男士,從多名配音員中脫穎而出。他在經過約一年的選拔過程中,入圍了最後由三男三女組成的六強。決賽那天,他們六人的聲線在一所電影院中伴隨著火車站的嘈雜聲播放,評判最後選擇了加洛爾沈穩帶磁性的聲線。去年的五六月,加洛爾開始錄音,在兩星期內共錄了14,000句句子。他在錄音時不能帶任何情感,與他平時的電視播音工作很不同。幸好德鐵有電腦合成的技術,加洛爾不需把全德5,700個車站名字全部讀出,只需錄700個就行。今年一月起,加洛爾的聲音正式取代那把冰冷的電腦女聲,成為德國所有車站的廣播聲音。北至丹麥邊境的弗朗斯堡,南至近瑞士的華斯哈特,都聽到這把聲線。

有人喜歡加洛爾這把有血有肉的人聲,也有人覺得他的聲音不及以前的女聲清楚。但無論如何,這把沈實的聲音將會伴隨每位乘客一段長長的日子。

鐵路站與火車上的廣播,總令每位旅人難忘。大學畢業後你獨自旅行,從英國一直坐歐洲之聲到達比利時,然後再轉車到德國科隆。在比利時候車的那一夜,火車因信號故障延誤,你一直在車站聽著法文加荷蘭文的廣播。一字不曉的你,不久後也能背出整段廣播的內容。那把沉實卻明晰的聲音,竟有點像你小學的中文老師,伴隨著你那三小時的漫長等候。手上拿鐵咖啡的餘香,點綴著鄰座乘客那份《泰晤士報》的獨特油墨氣味,然後對面傳來一陣三文治的薰香。在廣大的候車間裏,你一人都不認識,心裏卻無比平和,因為這把聲線牽引著你,提示你一切安全。

然後是另一個晚上,從德國北威州的一個小車站轉車。那夜車站萬里無人,站務員都沒一個,只剩你在那狹小的候車間的一張褪色的綠色木長椅上,等候那班據說會在晚上11時36分到達的最後班次。四面都是昏黃剝落的牆紙,上面吊著一把搖搖欲墜的電風扇,倒是四十年前的出品。你累得快睡著了,突然響起一把女聲的廣播,語氣非常快速,不會德文的你一字不懂。但那女聲的肅殺,有如外面寒風之凜冽,使你一生難忘。

加洛爾的聲線一式一樣,無論如何圓潤鏗鏘,總有被聽厭的一日。有時聽聽站長或車長臨時的廣播,雖多帶濃重的地方口音,卻又不失特色。當德國車長很努力的讀出英文廣播:「Senk ju vor träwelling wis Deutsche Bahn!」時,你想起那年的旅行,在寒冬的南德迷路,接著眼前出現一位嬸嬸,拼命的用英文為你指路。然後她跟你說,她曾是車站的廣播員。

本文獲授權轉載,題目由編輯稍作修改,原文可見於作者Facebook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