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視深淵:當批評中共用歐陽娜娜進行統戰時,也別忘了台灣也在國慶利用「假僑胞」統戰

凝視深淵:當批評中共用歐陽娜娜進行統戰時,也別忘了台灣也在國慶利用「假僑胞」統戰
Photo Credit:僑委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舉辦任何有關鄧麗君的活動都不是問題,問題在於主辦單位是僑委會,僑委會本質上就是帶有高度(大中華)政治基因的組織,任何舉措必有其政治意識形態在推動。

最近台灣最熱門的話題,莫過於來自台灣的藝人歐陽娜娜被邀請上中共的國慶節目唱《我的祖國》一事。毫無疑問地,歐陽娜娜之所以能上節目,莫過於她是台灣人的身份,藉以達到宣揚/輸出大一統的中華民族主義。

然而弔詭的是,今日追求台灣人主體性的台灣,竟也同樣利用國慶日來統戰非本國籍人民來達到宣揚中華民族主義,那就是中華民國的僑委會今年舉辦的「109年僑生鄧麗君金曲歌唱比賽」。這活動相比起歐陽娜娜在中國十一國慶的演出,至少還是讓「僑生」透過「選秀」來為雙十國慶獻上一曲,雖然「僑生」的「身份」一樣是不可或缺的元素,但至少能力是經過一定肯定的。

一開始筆者還以為是哪個民間組織舉辦的樂齡歌唱大賽,畢竟鄧麗君真的離年輕人蠻遙遠的,但仔細一看,該活動稱「為鼓勵目前在臺在學的僑生,一同參與雙十國慶慶祝活動,僑委會特結合深受海內外僑胞喜愛的鄧麗君歌曲辦理「109年僑生鄧麗君金曲歌唱比賽」….結果真的是僑委會的統戰活動。彷彿迴光返照,回到兩蔣時代,國民黨政府又再利用海外華人彰顯自身為「正統中國」。

僑居在台北的筆者,是馬來西亞華人,不是僑委會過時的政治術語口中的「僑胞」,很清楚「僑生」是個時代的政治產物,也清楚知道絕大部分在台的「僑生」,都不具有中華民國國籍。根據官方在9月29日公佈的入圍的歌唱比賽名單,15組參賽者中有多少為是中華民國國民,筆者不得而知,但能肯定的是這參賽規則是開放予所有的在籍「僑生」(包括無中華民國國籍者),而且10月7日從決賽誕生的前三名參賽者,都是馬來西亞籍華人。

並非筆者要政治化這活動,舉辦任何有關鄧麗君的活動都不是問題,問題在於主辦單位是僑委會,而且還是國慶活動。僑委會本質上就是帶有高度(大中華)政治基因的組織,任何舉措必有其政治意識形態在推動。試想看,為何僑委會辦的這歌唱比賽,不是叫「亞洲天王周杰倫金曲歌唱比賽」 、「亞洲舞王羅志祥金曲歌唱比賽」、「亞洲天團五月天金曲歌唱比賽」,而是鄧麗君呢?

鄧麗君在馬來西亞

有句話叫「只要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鄧麗君的歌聲」。不否認鄧麗君對華人世界的影響力,但也不能否認的是,在那國民黨的威權時代,作為對華人世界有影響力的歌手,國民黨必然利用鄧麗君作為統戰工具,對內的宣傳筆者就不多說,對外就包括籠絡與東南亞華人的關係,同時藉以宣傳自身仍是「正統中國」的地位。

例如,根據筆者在國史館發掘到的檔案,1982年國民黨不滿鄧麗君在同年2月8日,於馬來西亞吉隆坡的「金馬夜總會」表演時,舞台上有中國酒類產品。根據駐吉隆坡遠東貿易中心(駐馬來西亞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的前身)發給遠東貿易文化事業總公司(從前中華民國經濟部於非邦交地區設置的單位)的公文檔案,由於鄧麗君在吉隆坡演出時,許多公司欲藉鄧麗君演出乘機打廣告,當中包括馬國一家華人公司-海鷗企業,該公司老闆是與中國大陸關係密切,因此遭致國民黨當局的不滿。就在那場表演八年前的1974年,馬來西亞決定與中華民國結束互設領事館的外交關係,轉而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

中華民國駐吉隆坡領事館撤出後,之後在吉隆坡繼續以駐吉隆坡遠東貿易中心的形式駐點,但仍舊監督馬國華人對「中國」的政治立場。因此當時駐吉隆坡遠東貿易中心便要求鄧麗君經紀人李全達查明情況,之後李全達回報稱,經與金馬夜總會了解後,海鷗企業表示僅用鄧麗君的演出作為商業宣傳,不附帶其他目的。不過駐吉隆坡遠東貿易中心依然要求李全達和金馬夜總會,勿再出現鄧麗君與中國酒類同框的廣告照片。

也許國民黨當局依然不放心,駐吉隆坡遠東貿易中心還派人「監督」鄧麗君在夜總會的演出。根據公文中的記錄,鄧麗君每一場的最後一首歌必唱《梅花》,並對馬國華人說「我最後要唱的這首歌具有特別意義,它代表中華民國人民對海外華僑人民的關懷及堅毅勤勞精神之欽佩仰,歌名叫梅花,相信大家都熟悉,歡迎一起合唱…」。除了馬國,過去鄧麗君在美國巡演時,也有唱《梅花》。

駐吉隆坡遠東貿易中心在公文中總結道,他們除證實了鄧麗君沒有意思為中共酒類做宣傳,以及鄧麗君每場必唱《梅花》,可證明鄧麗君的愛國之心。由此可見,國民黨當局認為鄧麗君有做到滿足「教化」海外華人,達到宣傳中華民國為「正統中國(祖國)」之目的,藝人的一舉一動,從來不是「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如今僑委會以鄧麗君再次強化「僑胞」與中華民國台灣為乃「(想像的)共同體」的背後,依然是大中國主義作祟。

IMG_20181126_162048
Photo Credit:杜晉軒/翻攝自國史館
圖為1982年《南洋商報》刊載海鷗企業的廣告,而廣告內容就是鄧麗君在金馬夜總會的表演。

僑委會揮不去的「祖國」幽靈

有趣的是,這次僑委會舉辦的歌唱比賽初選規則,居然有9首指定歌曲,分別是《但願人長久》、《南海姑娘》、《你怎麼說》、《甜蜜蜜》、《小城故事》、《夜來香》、《月亮代表我的心》…還好沒有唱《梅花》,不然真的是讓非中華民國國籍的「僑生」太尷尬了,不過至於冠軍會在9日的國慶晚會唱什麼歌曲,筆者就不得而知了。

試想看,對「僑生」群體稍微有認識的人都知道,雖然他們是依據《僑生回國就學及輔導辦法》,但因身份資格認定採取過時的血統主義,只要不具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的海外華裔都能申請,因此在台的絕大多數「僑生」,都不具有中華民國國籍,完完全全是外籍人士,而在台的絕大多數馬來西亞「僑生」,都是沒有中華民國護照。

試想看,讓一個外國人以「僑胞」的身份在國慶晚會演出,完全是複製威權時期對台灣人灌輸「大中國主義」的對內政治教化行徑。也許僑委會的主事者未必這麼想,只是年復一年地辦更多活動,消耗預算,有關僑委會在過去威權時期的角色,也許自身也不太清楚。雖然這活動還不算是威權復辟,但顯見大中國主義的「祖國」幽靈仍在僑委會盤旋,魂隱魂現。

筆者無意貶低鄧麗君的歷史地位,但也必須客觀指出,在那威權時代下,在所難免地會受威權統治者牽制,一定程度上配合對內政治宣傳,與對外「中華民族」(海外華人)的「大外宣」。如果鄧麗君還在世的話,雖然很大可能其國族認同還是大中國的,但至少在六四事件後,鄧麗君依然勇於站出來聲援示威學生,而且曾聲稱六四不平反的話,就不會去大陸,光是這點歷史地位,歐陽娜娜是無法相比的。

筆者也不會去苛責那些參賽的「僑生」,畢竟學生在這階段總想要尋找舞台,而且在台的許多「僑生」也未必搞得懂什麼叫「僑委會」和「僑胞」,畢竟多數人還是喜歡「由你玩四年」就好,只是…真的有必要去這具有統戰意味的活動尋找舞台嗎?此外,每年透過僑委會安排來台參加雙十慶典的所謂「僑胞」中,擁有中華民國國籍者的比例有多高,也是值得存疑的。

筆者再舉個案例,2018年中國有檔歌唱節目叫《中華情》,明顯這也個強調「中國夢」的節目,當時參賽的馬國歌手蔡恩雨被主持人問到是否來「祖國」(中國)發展的話會更好?蔡恩雨回答:「我在馬來西亞是有的,但能夠來祖國的話更好。」2019年,參加中國節目《中國好聲音》的馬國歌手以格,在節目中被王力宏問到「祖國」唱歌的感想時,以格回應稱:「我覺得回到祖國唱歌,在這邊感受到的事情,是在馬來西亞感受不到的,我做到了。」

由於馬國和中國都是奉行單一國籍法的國家,因此身為馬國國民的蔡恩雨、以格認中國為「祖國」的表態,引起了馬國華人社會的嘩然,而她們之後也為此表達歉意。無論是當事人與中國人對「祖國」二字有認知偏差,或是節目效果所需,馬國華人社會反彈的背後,顯示了馬國華人對建立自身主體性的追求,儘管當中仍有分歧(確實仍有部分華人嚮往大中國主義)。

無論這屆「僑生鄧麗君金曲歌唱比賽」的冠軍是否會在國慶晚會上唱《梅花》,或如同蔡恩雨、以格那樣,在舞台上稱很高興來到「祖國」(中華民國),歸根結底,僑委會辦這活動的做法,其實和中共利用歐陽娜娜沒什麼兩樣,如同尼采說的:「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怪物。當你凝視深淵,深淵也凝視著你。」而僑委會的做法只不過多了「選秀」的橋段。

筆者不奢求參賽的「僑生」能對僑委會背後無法與時俱進的意識形態能看得多透徹,但至少希望台灣官方能反思,到底由官方舉辦這類活動的價值何在,而且這類欲強化中華民國乃「海外華人」的「正統祖國」的活動,也與台灣主流社會是有距離的。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