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車司機血汗又過勞,為什麼客運業者評鑑還是年年拿優等?

公車司機血汗又過勞,為什麼客運業者評鑑還是年年拿優等?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北市公車評鑑每年幾乎編列市府100萬的執行預算,是監督台北市公車營運的一道防線。當台北市發生了重大的公運事故,回顧這道防線卻驚覺完全沒發揮作用,您知道制度是怎麼運作嗎?帶您手把手拆解,讓你知道「血汗公運」是如何煉成的。

2020年9月21日這天,正值市議會質詢期間「交通部門」質詢的首日,但是車禍發生,已經是在質詢之後。

質詢6點結束,台北市公車藍26路線則在晚上8點8分造成一死一傷的車禍慘劇。第一時間,因為事發當時駕駛睡著,「過勞」成為媒體關鍵字,此時公運處承受極大輿論壓力。雖然說市政府「隔局如隔山」,但因為這案件的關注度太高,隔日(22日)一大早,勞動局就前往三重客運南港站進行勞動檢查。

到了22日,交通部門質詢的第二天,下午1點半開始公運處被罵了一個小時,忽然風向變了,倒不是勞檢結果出爐,而是新聞報導司機在事發前三天有吸毒,所以當議員阮昭雄上場質詢之際, 公運處長常華珍面對議員過勞的指控直接定調說:「不是過勞,是毒駕」,此時聲音洪亮又確實。甚至在23日晚上六點以公共運輸處發出新聞稿,以「毒駕」定調,全文不見過勞二字。

9月25日勞動局公布22日稽查的成果,風向又轉了,三重客運確實違反《勞動基準法》第35條規定,未於勞工連續工作4小時後,至少給予1次有30分鐘之休息時間,而且還是累犯,因為早在8月17日專案勞動檢查就發現違法,但三重客運收到檢查結果通知書後仍未立即改善,致使肇事許姓司機於事故前幾日仍有多日未有足夠休息時間之情形,最後勞動局「重罰」業者40萬元。

勞動局2019年就做過「過勞專案報告」,但結論也只有絕望

2019年10月21日,經過議員陳怡君提案要求,台北市勞動局做了一個針對台北市公車的過勞狀況專案報告,結果初檢12家業者違反勞基法樣態比例百分之百。業者對每年會有兩次稽查無所畏懼,甚至是該報告的結語也充滿了絕望,翻開報告,可以看見勞動局悲憤的寫下:

「本府勞動局於進行複查檢查專案前,曾邀集12家公車業者進行座談,與會業者代表皆表示,會配合法令辦理改善。惟複查結果仍有8家事業單位有違法情形,改善率僅 33.33%,改善情形相當有限,難見相關業者有積極改善行為。 」

以及用文字描繪了超時的血汗日常:

「超時工作與休息時間不足等違法情況仍然相當嚴重,不僅超時時數過長,駕駛員在長時間駕車後休息時間也相當短暫,甚至加班至夜間後,翌日清晨即需再度出勤,休息間隔甚有不足八小時情形,因此,長期加班及休息時間不足之情形,駕駛員疲勞、過勞駕駛的陰影仍揮之不散。 」

即便隔壁棚的「勞動局」對公車過勞寫下接近控訴的字句,但對於「真正的管理者」的「公運處」來說這些完全都不是問題。

公運處大部分的責任都在補助給經費就好,對於管理監督完全是拿業者沒輒,因為違反勞基法在北市公車評鑑是沒有扣分項目的,一直到2020年第一期評鑑因為議員的要求,過勞才有1分的額度。

北市公運環境的勞動環境低落,直接影響到了服務品質,本次藍26事件一發生,台北市公共運輸處一副就是「絕無過勞」在那邊先瞎挺,一開始就先跟三重客運同一個鼻孔出氣,隨著幾次風向的變換,讓各位更清楚公運處的態度。做為主管機關,作為發放補貼、補助的管理者,各位朋友認為這一次的公共運輸處,有善盡監督的職責嗎?

aukvzfnkkbbxrbx6p7cx8mbsdq3hpx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勞動部公開資訊,看見「大到不能倒」的公車集團

常聽見「透明政府」這四個字,但是台北市可不想讓你知道「三重客運」的母公司叫做「臺北首都客運集團」,旗下的客運公司有大都會客運、台北客運、首都客運、三重客運、台中客運,而在大台北地區該集團的市佔率是六成。

市佔率如此大,大到不能倒啊!

其中的「大都會客運」更擁有市府官股38%,北市府還有四席公股代表監督大都會客運,但大都會的交通違規跟過勞總是名列前茅,北市的公車評鑑有許多規則都是為了集團量身定做,拿這些企業的名稱進入中央政府勞動部的網站去查詢,會發現過勞的問題真的超乎各位想像,對比在地方政府的評鑑中毫無地位的勞動指標,今日看來倍感諷刺。

事發至今,有許多立法委員提出各種客運財團違規的資料,這些違規早在事故發生之前就行之有年,目前的公運結構就是長期不重視勞動的環境,自然服務品質就會低落。

這樣的低落並不只是不舒適而已,而是更進一步使乘客摔倒、跌傷、夾門甚至是傷亡,而我們做為乘客並不會知道其他乘客的狀況,所以少搭公車的人會以為公車非常安全,經過議員邱威傑的要求,才讓公車違規樣態的統計首次在公運處網站上公布,抽煙、吃檳榔、毆打乘客、闖紅燈各種樣態的具體數據也全部公開,這就是打破資訊落差。

光光是台北市,就連續四年公車乘客摔傷高達200人以上,好比外野看台上見到棒球朝你的臉飛過來,連續四年都被擊中臉,台北市的官員完全不知道要怎麼閃躲怎麼解決,甚至還提出增加車內握桿來應付過勞司機的急煞跟猛起步。笨蛋!問題在過勞,是因為過勞司機才會瘋了似的趕時間。

違反勞動法規公車評鑑確實會扣分,最高扣1分

先不用說過站不停的(C2)指標,府辦的聯合稽查都是滿分,跟市民投訴扣分的數據根本天差地遠,也不符合我們每天搭公車的真實現況。以及更扯的低底盤公車(D1)指標佔六分,請問低底盤公車會天天換?天天購買嗎?這六分根本就是送分的。還有「行車肇事率」 (B4) 指標把死亡車禍跟一般事故違規放在一個大水庫混一起算,再除以總里程數,導致公司越大路線越多的業者分母越大,扣分越少,所以大公司的司機越敢開的更狠!

此外,還有不透明的額外加分機制,但在這些殘破不堪的公車評鑑之外,雖然透過議員要求爭取到了勞基法違規要「扣分」,最後公運處給出來的,是「1分」:根據2020第一期評鑑報告內容(就是首次推出1%違反勞基法〔E9〕指標的評鑑內容),它的遊戲規則是一次扣0.25分,扣到滿1分就不再往上,以2020年第一期的大南汽車為例,6次的違規跟4次的違規是一樣扣一分,以此類推的話16次違規也跟4次違規一樣扣1分。

chart1
來源:2020年第一期公車評鑑報告,頁A-53

增加過勞指標,對業者來說還是無關痛癢

台北市的公車制度有公運處護體根本是難改革,各種缺漏能規避就規避。

試想,一個過勞血汗的產業如何能吸納優秀人才?當業者把司機勞動力當作是免洗人力,用盡即丟,完全沒有想過要栽培或是培養人才,同時作為門神的公股代表「阿我就怕被罵啊」的態度,加上公運處所推出的各種看似一回事的監管機制,全部都是花拳繡腿掩飾拳法,導致惡劣的勞動力繼續存在業界,守法司機卻是待不下去。

攤開《109年申訴公車服務品質優缺失成案數統計表 》,吃檳榔、抽煙、夾乘客通通來,這是台北市一年花費近46億預算砸在公車上應該有的服務品質嗎?司機被壓榨血汗,勞動力環境的不健全,導致劣幣逐良幣而服務品質低落,真正的核心是業者的肥貓需要被改革,官商之間的曖昧關係需要被打破!市府的補貼資源要進入客運業的勞動端,而非業者的經營層口袋!

chart2
今年的吸菸以及吃檳榔數據 | 來源:台北市公運處網站

目前北市公車的勞動環境,完全無法讓人放心讓自己的朋友或是親人前往工作。隔壁棚的勞動機關使不上力,真正的主管機關又是充滿包庇,媒體環境又容易被帶風向引起民眾跟司機的對立,例如「下車不會按鈴的爭議」等等事件強調惡司機或是惡乘客單一事件,而不問結構。

種種做法,樣讓真正該負責的「客運業者」與「政府官員」只要隔岸觀火即可,所以被視為免洗的勞動力充斥著客運業,即使是更生人要再度就業重新進入社會,面對的也將是極其惡劣的勞動環境,然而這一切這是天天早上都會搭幹線公車上班的台北市長所看不見的。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