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綠能的高估與低估:核能、地面光電、屋頂光電的爭議與未來

台灣綠能的高估與低估:核能、地面光電、屋頂光電的爭議與未來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氣候變遷加上核能漸成昂貴又緩不濟急的選項,綠能在台灣不斷發展,然而對照政府的規劃與實際完成度,有什麼部分高估?什麼部分低估?又該如何面對綠能發展時的爭議呢?

事實上,政府對地面型光電並非毫無作為或管制,只是仍不足以解決問題。依照現行法規,光電選址時會優先避開國家重要濕地與62類環境敏感區,政府也盤點出受污染土地、地層下陷區、不利耕作區、廢曬鹽田等較難以作為其他利用的土地,作為優先推動光電的區域(如下表)。


資料來源:能源局2019年底統計資料,地球公民製表

但上表中這些爭議較小的土地僅有9000多公頃,至2019年僅完成0.79GW,縱使這些土地全部設置光電,仍無法達到2025年14GW、1.4萬公頃的目標。換言之,光電有可能仍需設置於農地或魚塭等目前較有爭議的地區!因此設法避免光電與農漁產業衝突,進而讓它們相輔相成、加值共生,是接下來政府需要更積極處理的課題。

光電是目前最「綠」的再生能源之一

相對於其他類型的能源,從生命週期來看,台灣使用的晶矽型太陽能板,是對環境較友善的能源,除了光電板使用時不會產生空水廢毒以外,更包括下列原因:

  1. 光電板製造過程中所排放的二氧化碳,在發電一年後就可抵消。
  2. 環保署要求廠商生產光電板時就必須繳交回收基金,待光電板使用20年後,將會由專門的回收業者來處理,進入循環經濟系統,成為新的光電材料或工業材料,避免衍生廢棄物問題。
  3. 光電板製程中的高污染矽泥,現在已有台灣廠商可轉化為鋼鐵業需要的矽錠產品,或紡織、輪胎、製鞋業所需的高純度矽粉、碳化矽等工業材料;上游晶圓產線已紛紛改鑽石切割,不會再產生新的矽污泥與切削液,也更便宜;至於佔光電板成分高達九成的玻璃、鋁框、金屬線等,在台灣已有多年成熟的回收技術。

盡管光電板的環境負荷比其他能源少,但仍需要政府的作為和公眾的監督。

實踐低碳綠能 台南推陽光電城計畫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地球公民這樣看光電問題

簡言之,為了減煤、減污、減碳,台灣需要發展再生能源,太陽光電更是不可或缺。但屋頂光電可設置量有其侷限,不可能不動用到地面光電!地球公民認為,我們不可能走回擁抱核煤的老路,要解決光電爭議,讓轉型前進。因此,我們需要:

1. 優先推動屋頂光電與節能,為地面光電及其他再生能源爭取建立完善機制與發展的時間

政府應調整策略和路線,盡可能提高屋頂型光電的目標,降低地面型光電壓力,鼓勵民間社會投入綠電,例如在自家屋頂安裝太陽能板,成立或加入能源合作社、社區能源公司,讓人民共享能源轉型利益,而非讓利益集中於大型資本。

就綠色振興的角度,除了推動再生能源,政府還應大力投資「節能的產業和生活」等能源轉型工程,引導各行各業提升能源效率,推動建築節能改造、交通運具電動化,改善工業製程,降低或取消化石燃料補貼,驅動台灣的產業升級轉型,更持續改善空氣品質。

2. 進行整合資源規劃(IRP)與環社檢核,審慎評估地面型光電總量與位置

為了兼顧能源轉型及環境永續的目標,行政院應盤點與整合國內所有能源建設的資源與條件(包含土地環境、能源基礎設施、市場條件等),規劃出最小成本的再生能源開發組合方案,定義並找出適合發展地面型光電的區域及總量上限;同時透過環社檢核[2]程序,在公民參與及科學辯證下,審慎評估開發場址的環境與社會影響,讓光電在對的地方,用對的方式加速發展。

3. 農業綠能應以改善農漁業生產條件、促進永續農業為前提

農漁產業容易受到氣候及市場變動影響,造成農漁收益少與不穩定,留不住人才。隨著老農凋零,越來越多農地廢耕,農村衰弱,而面臨各種開發壓力。其中,不少農地變更做光電區,引起光電與農業發展的矛盾,迫使農委會於2020年7月出面制止農地化整為零的變更歪風[3]

然而,歐美日韓等國卻有許多鄉鎮,由下而上主動發展農業綠能,不僅為農業地區帶來穩定的收益,成功帶動青年回流,更提高了農漁產業因應極端氣候的韌性[4]

事實上,農業與綠能都是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5],意味著我們應當致力於謀求農業與綠能的共存共榮,而不是只能二選一。因此,農漁業的政策規劃者、相關從業人員,以及農漁村社區工作者,如果可以主動探尋透過綠能資源的引入,協助改善農漁村生存與生產的條件,化解農漁產業人口老化與產銷平衡等既存問題,才有可能真的達成「以農為主、綠能為輔」的目標。

碎石棄渣區轉型成功 台電派黃牛助陣友善環境
Photo Credit: CNA

站在地球公民的立場,我們希望農業與綠能都能永續發展,因此我們認為:

  1. 農業綠能須以解決農業問題為前提,並應結合農村既有資源,鼓勵生質能、小水力、太陽能等多元發展;
  2. 在土地運用方面,除非農地環境不佳、或有更緊急重大的問題(例如阻止地層下陷),否則反對農地變更,應以鼓勵農電共生為方向,且不得造成生態環境品質下降;
  3. 農委會除了要加速推廣畜禽舍屋頂光電及農電共生的可行性研究之外,更應與縣市政府合作,積極盤點轄內農地資源,進行優劣分級,輔導不利農耕地轉型綠能園區,結合綠能改善農業生產環境,提出鼓勵優良農地永續營農的誘因機制,例如提撥綠能收益作為優良農地耕作給付等。

結語

氣候緊急,台灣必須揚棄仰賴化石燃料的發展路線,追求最小社會、環境、經濟成本下,創造最大的綠色能源與永續共好的社會。

台灣正站在能源轉型的十字路口,需要更多人參與想辦法找出路,才有可能在減碳減污、農漁永續與自然保育之間,求得最大公約數,創造經濟與環境共榮的最大利益。這個挑戰不小,但我們沒有逃避的藉口,集結公私民各領域中所有人,一起來把事情做對!

註解

  1. 黃孔良、蕭子訓、葛復光(2018),屋頂型太陽光電潛力及策略評估
  2. 環社檢核:在光電案選址前,先由經濟部門與開發方進行潛在區域的環境與社會影響檢核,透過公民參與,確認區域課題及開發風險,提出「迴避、縮小、減輕、補償」之因應對策。詳見李翰林(2020),「光」發電不夠,還要放對地方:綠能、生態與社會如何共好
  3. 農委會召開記者會,宣布禁止農地申設660平方公尺容許設置光電,兩公頃以下農地除非是畸零農地,否則也不允許變更為光電用地。農委會新聞稿
  4. 可參閱:社區作伙來發電,公民電廠為社區賺第一桶金
  5. 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

延伸閱讀

本文經地球公民基金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