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拉威爾《決斷2秒間》:人類都有「說故事的問題」,總是急於解釋其實自己並不明白的事情

葛拉威爾《決斷2秒間》:人類都有「說故事的問題」,總是急於解釋其實自己並不明白的事情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威廉斯的打擊能力在棒球史上領袖群倫,可以信心滿滿地解釋自家的擊球訣竅。然而威廉斯的說法與實際行為是兩回事,就如同瑪莉雖然可以描述自己喜歡的男性,但那並不意味她就一定會與這樣的男性來電。

文:麥爾坎.葛拉威爾(Malcolm Gladwell)

我們都有「說故事的問題」

不久之前,一個春寒料峭的晚上,二十四位男女聚集在紐約曼哈頓一家酒吧的包廂內,男女各半,參加一場非常別緻的「快速約會」。他們都是二十來歲的年輕專業人士,有華爾街的金融業人員、醫學院學生、學校教師等等。其中四位女性來自鄰近的安克蘭珠寶公司總店,四個人都穿著紅色或黑色上衣、牛仔褲或深色長褲。男士們除了一、兩位例外,清一色穿著曼哈頓上班族的標準服裝:深藍色襯衫與黑色西褲。剛開始的氣氛有點彆扭,大家各自緊握著酒杯;活動負責人是一位高挑迷人的女子凱琳(Kailynn),接下來就由她出面帶動這群男女。

凱琳規定,每一位男士能和每一位女士談話六分鐘。女士們一整晚都坐在沙發上,這排低矮的沙發緊靠著牆壁,環繞整個包廂。男士們輪流與沙發上的女士一對一談話;凱琳每隔六分鐘搖一次鈴鐺,提醒男士們時間到了,該移駕至下一位女士面前。每一位參加者都拿到一枚徽章,分配一個號碼,還有一張簡單的表格。六分鐘過後,假如你喜歡剛剛跟你談話的人,就勾選他或她的代號旁邊的方格。如果兩位參加者相互勾選對方,他們會在二十四小時內拿到對方的電子信箱。活動即將開始,酒吧裡瀰漫著滿心期待的竊竊私語,幾位參加者匆匆趕進化妝室梳洗打扮一番,凱琳搖響鈴鐺。

過去幾年來,快速約會在全球各地蔚然成風,原因不難瞭解。這種活動是將男女約會提煉萃取為一種瞬間判斷,每一位坐桌前的男男女女,都要回答一個再簡單不過的問題:以後我還想再和這個人見面嗎?回答這個問題不必耗掉一整個晚上,幾分鐘時間已經足夠。例如薇瑪,她是四位來自安克蘭珠寶公司的女性之一,沒有看上當晚任何一位男性,而且都是一見面就立刻打定主意,「他們才說完哈囉就被我甩了,」薇瑪說,眼珠向上翻。

隆恩是一家投資銀行的財務分析師,他勾選了兩位女士,其中一位是他在交談一分半鐘後決定;另一位是第二桌的麗蓮,隆恩一坐下來就心意已決。「她的舌頭有穿洞。」隆恩對這點激賞不已,「你到這種地方來之前,心想大概會遇見一堆律師之類的人物,但她完全不一樣。」麗蓮也喜歡隆恩,「你知道為什麼嗎?」她說,「因為他來自路易斯安那州,我喜歡他的口音。我故意讓筆掉在地上,想試探他的反應,結果他立刻就幫我撿起來。」

後來我們知道,當晚有許多女士一見面就喜歡上隆恩,許多男士則當下就對麗蓮情有獨鍾。他們兩人都一種萬人迷的魅力。「其實女孩子都很精明,」身穿藍色套裝的醫學院學生瓊恩在當晚結束後說,「她們一開始就心裡有數:我喜歡這個人嗎?我可不可以帶他回家見爸媽?或者他只是一個只想跟我上床的討厭鬼?」瓊恩說得沒錯,有一點要修正:精明的不只是女孩。人們運用「薄片擷取」來挑選約會對象時,幾乎每個人都相當精明。

假設我稍微改變一下快速約會的規則。如果我試圖窺探那扇深鎖房門背後的奧秘,要每個人解釋他們選擇的依據,那會如何?當然,我們知道這種做法是緣木求魚,畢竟潛意識的運作機制永遠是諱莫如深。如果我們擺脫顧慮,硬是勉強人們解釋他們的第一印象與瞬間判斷呢?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的兩位教授艾嫣佳(Sheena Iyengar)與費思曼(Raymond Fisman)就是這麼做。而且兩位學者發現,如果你要求人們解釋自己的想法,將產生非常奇特而令人困擾的結果,原本看似最為透明單純的薄片擷取運作,結果卻成為一團迷霧。

艾嫣佳與費思曼本身就是一對奇特的搭檔;艾嫣佳是印度裔,費思曼是猶太人;艾嫣佳是心理學者,費思曼是經濟學者。兩人之所以會涉入快速約會這個主題,是因為有一回他們在一場宴會上爭論媒妁婚姻與戀愛婚姻的優缺點。費思曼告訴我:「我們已經成功撮合一對佳偶了。」他身材瘦削,看起來像青少年,帶有一種諷刺挖苦的幽默感,「這個結果令我相當驕傲,你只要撮合三對,死後保證可以進猶太教的天堂,顯然我的進度挺不錯的。」

艾嫣佳與費思曼在百老匯西城酒吧後面的包廂舉辦快速約會,那家酒吧與哥倫比亞大學校園隔街相望。這一系列快速約會是相當典型的紐約風格,只有一點例外:參加者不僅要在表格上勾選喜歡或不喜歡,而且還得在快速約會開始之前、當天晚間活動結束之後、一個月之後和半年之後,各填寫一份簡短的問卷,從一分到十分,評估他們期待約會伴侶擁有的特質。這些特質包括:個人魅力、共同興趣、風趣幽默、誠懇態度、聰明才智與事業野心。

除此之外,每一場快速約會結束之後,參加者必須評量他剛才邂逅的對象,評分根據同樣是上述的六種特質。等到晚上整個活動落幕,費思曼與艾嫣佳會得到一份鉅細靡遺的資料,瞭解每一位參加者在約會過程中的感受。當你檢視這些資料時,一種怪異的感覺將油然而生。

例如在哥倫亞大學舉辦的快速約會中,我特別注意到一位皮膚白晰、金髮鬈曲的女性,和一位身材高大、精力充沛的男子;後者眼珠碧綠,留著一頭長長的棕髮。我不知道他們的名字,姑且稱他們為瑪莉與約翰。我全程觀察他們的約會經過,從一開始就察覺他們兩情相悅。約翰在瑪莉的桌子前面坐下來,兩個人的目光如膠似漆。她害羞低頭,有點緊張,身體前傾。在外人看來,這似乎是完美的一見鍾情,但是讓我們進一步探究,問幾個簡單的問題。首先,瑪莉眼中約翰的人格特質,與她在活動之前列舉自己欣賞的男性特質,兩者是否吻合?換句話說,瑪莉預測自己喜歡哪一種男性的準確度有多高?費思曼與艾嫣佳很容易就找到答案。

對照比較這些參與者在活動前的陳述,以及約會當時真正吸引他們的特質,費思曼與艾嫣佳發現兩者並不一致。舉例而言,假如瑪莉事前說她喜歡聰明而誠懇的男性,這並不保證她在活動中一定會被聰明而誠懇的男性吸引;以她最喜歡的約翰來說,他雖然頗具魅力、也幽默風趣,但並不以聰明或誠懇見長。而且如果在整個快速約會活動的過程中,瑪莉中意的男性全都是約翰這一型,第二天瑪莉描述她心目中的白馬王子時,她會說自己喜歡有魅力又風趣的男性。不過這種變化只限於結束後第二天,要是你隔一個月再問她,她又會改口說她看重的是聰明與誠懇。

如果這段敘述令你大惑不解,沒有關係,你的確應該困惑:瑪莉說她嚮往某種男性,然而當她面對滿屋子的選擇,並且遇見真正中意的對象時,她幡然改變自己對男性特質的期待要求。不過等到一個月過去,她又回頭肯定自己先前的講法。因此我們不免要問:瑪莉到底喜歡哪一種男人?

「我也不知道,」艾嫣佳面對我的問題,只能如此回答並反問:「你覺得一個人的事前陳述能代表他的『真實自我』嗎?」

她沉吟片刻,費思曼接過話說:「不能,『真實自我』是透過一個人的行動來呈現,至少經濟學家是這麼認為。」

艾嫣佳一臉疑惑:「我可不確定心理學家會有同感。」

兩位學者相持不下,其實原因在於標準答案根本就不存在。瑪莉對於自己欣賞的男性特質自有定見,這種看法不能說錯誤,只能說不完整。她事前陳述的是她意識層面的理想,出自端坐沉思時認定自己期待的男性條件。然而她無法完全掌握與某人初次見面的當下時刻,會依循什麼標準來形塑自己的喜好,這部分的訊息隱藏在那扇深鎖房門的後方。

與職業選手共事的網球教練布萊登,也有類似體驗。他多年來致力於訪談世界網壇名將,探討他們如何、以及為何以某種方式打球,然而布萊登總是失望而歸,「我們雖然針對頂尖高手做了那麼多研究,但還是找不到任何一位選手能夠徹底瞭解並清楚詮釋自己的球風,」布萊登說,「他們的講法會隨著時間改變,或者根本不知所云。」布萊登的例行工作之一,是將這些高手的動作拍攝下來,並將影片數位化,在電腦上分割成一格一格的畫面,讓他能夠精確瞭解其中細節,譬如說山普拉斯(Pete Sampras)以反手拍回擊一記對角斜線球時,肩膀會轉動多少角度。

布萊登的數位化影片中,有一捲是網壇巨星阿格西(Andre Agassi)的正手拍擊球動作。布萊登將影像高度精簡,讓阿格西本人只剩一具骨架,因此當他移動要擊球時,全身每個關節的動作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以便做各種測量。這捲阿格西的影片是絕佳的例證,顯示我們無法一邊施做某種行為、一邊解釋其中原委。

「幾乎每一位職業選手都說,他們打正手拍時,會在擊球的瞬間用手腕的力量轉動球拍,」布萊登說,「為什麼?他們看到什麼?你注意這裡,」他指著電腦螢幕,「看到他擊球那一瞬間的情形嗎?以數位影像分析手腕的轉動,可以精確到八分之一度,但我們幾乎完全看不出球員有轉動手腕。你注意阿格西的手腕有多牢固,球被擊出之後許久他才轉動手腕。他以為自己在擊球的瞬間轉動手腕,其實根本不是那麼回事。為什麼有那麼多人上當?球員們付大把鈔票請來的網球教練,告訴他們擊球時手腕要轉動,唯一的結果卻是手臂受傷的案例暴增。」

布萊登發現棒球名將威廉斯(Ted Williams)也是同樣的問題。威廉斯可能是美國職棒歷來最偉大的打者之一,對棒球打擊藝術的素養與洞見備受推崇。威廉斯對一件事情津津樂道:他能夠一路緊盯著飛向球棒的球,直到棒子擊中球的那一瞬間。然而布萊登從他對網球的研究得知,威廉斯的說法是天方夜譚。一顆網球在飛向球員的最後五呎中,因為距離已經太近,而且速度實在太快,根本不可能看得見,這個時刻的球員其實與盲人無異。棒球的情形也一樣,沒有球員能夠看見一顆球飛近球棒。

「我和威廉斯見過一次面,」布萊登回憶,「當時我們受席爾斯百貨公司邀請出席一場活動。我對他說:『嘿,威廉斯,我們剛做過一項研究,顯示人不可能看見球飛近球棒,那過程只有三毫秒。』而他也實話實說:『這個嘛,其實我只是好像可以看見。』」

威廉斯的打擊能力在棒球史上領袖群倫,可以信心滿滿地解釋自家的擊球訣竅。然而威廉斯的說法與實際行為是兩回事,就如同瑪莉雖然可以描述自己喜歡的男性,但那並不意味她就一定會與這樣的男性來電。我們人類都有一種「說故事的問題」(storytelling problem):我們總是急於解釋其實自己並不明白的事情。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決斷2秒間:擷取關鍵資訊,發揮不假思索的力量(暢銷慶功版)》,時報出版

作者:麥爾坎.葛拉威爾(Malcolm Gladwell)
譯者:閻紀宇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我們何時要信賴直覺?何時又該提高警覺?
21世紀的彼得.杜拉克——麥爾坎.葛拉威爾——顛覆思維代表作

出版首週即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榜TOP 1
獲選《快速企業》年度最佳商業書
AMAZON年度總榜TOP 5
全球34國語言譯本

如何做出好決定?

2秒間,心理學家就能看出一對夫妻未來的狀態。
2秒間,古物專家就能辨識一尊希臘雕像的真假。
僅2秒鐘的無聲教學影片,學生對教師的評價,就和上了一學期課的學生相同。
但人們的快速認知機制,也造就了失敗的新可口可樂和美國史上最差勁的總統……

生活中的決策,無論好壞,我們到底是如何做成的?
為什麼有些人跟隨自己的直覺就能勝利?
有些人卻始終跌跌撞撞,落入失敗?

超越理性與邏輯,解開心理學上最受關注的「適應潛意識」。

「慎思明辨」、「三思而後行」是我們面對重大問題時一貫的態度,總認為蒐集的資訊越多,思考的時間越長,對我們的幫助就越大。然而,想增進自己的決策品質,就應該接納瞬間判斷的神祕本質——我們確實可以在渾然不解緣由的情況下,掌握世事的真相。

在各自領域斐然有成的人,成功的原因至少有一部分是因為他們能夠形塑、操控自身的潛意識反應。葛拉威爾援引神經科學與心理學的最新研究成果,以及多樣個案作為研究素材,如快速約會的過程、流行音樂的運作等,證實影響決策優劣的關鍵,並不在於能夠快速處理多少資訊,而在於我們全神貫注的特定焦點。

決斷2秒間,並不是少數人才擁有的神奇天賦,而是每個人都能自我培養的能力。既然我們能夠將思考磨練得條理分明、謹慎縝密;同樣的道理,我們也可以訓練自己擷取關鍵資訊,排除經驗與環境造成的偏見,做出最好的決定!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