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拯救經濟而通過的《創造就業綜合法案》,為何引起印尼大眾的憤怒?

為拯救經濟而通過的《創造就業綜合法案》,為何引起印尼大眾的憤怒?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若以外國人的眼光而言,這樣的新法規只是「正常化」了,但對習慣舊法的本地勞工而言當然不是滋味。而這樣的新法,還給了印尼本地宗教狂熱份子一個推翻當前政權的好理由。

這個星期的印尼並不平靜,主要是國會在10月5日提前通過了《創造就業綜合法案》(RUU Cipta Kerja,簡稱綜合法案),而全國工會串連欲阻止這項法案正式成立。現在全世界因新冠肺炎肆虐處於多事之秋,印尼疫情至今不見緩和,但許多防疫禁令措施已讓經濟受到嚴重打擊,預估今年的GDP為負成長,失業及無薪假人口劇增,以及將於今年12月舉行的地方選舉讓各黨派與政治人物各有盤算,在在都為這週的全國勞工遊行添加不可控因素。

佐科威總統欲推行的這項新法案,意在吸引外國投資,並促進國內資方投資的意願。立意雖佳,但在有心人意欲藉此紛亂之時讓社會不安、政權不穩,以致社交媒體出現許多不實或者過於簡化的訊息。事實上若能細究新法案,個人認為只是把印尼先前相較於世界各國過度保護勞工的法規,往較合理的方向做調整,可惜人性「由奢入儉難」,要掃除這樣由來已久的積弊,並非易事。以下列舉幾項新舊法比較:

一、關於薪資

例如「最低薪資」的訂定,現今法令允許各省、各行政區、各市自行訂定,結果遂有現在整個雅加達大都會區(JABODETABEK) 內各地最低薪資不同調的狀況,例如大都會區內與雅加達相鄰的衛星城市勿加泗(Bekasi),即便物價水準較首都雅加達低得多,但最低薪資卻足足高出雅加達最低薪資7%,唯一的原因就是勿加泗市長為了選票考量,硬是應允訂定較高的最低薪資。新的法令則明訂未來最低薪資將統一以省級為決策單位,希望能消弭小區域地方政府各自為政的亂象。

另外,現行每年最低薪資的調整漲幅計算為:前一年的最低基本薪資x每年的通貨膨脹率xGDP成長率,因而過去幾乎每年的薪資調整都可高至10%-16%,佐科威總統上台後試圖將其壓制到漲幅為7%-8%,但就算是每年7%-8%的薪資漲幅,在世上就算不是舉世無雙,大概也是寥寥無幾,相較於台灣歷年的平均薪資漲幅2%-5%,印尼這樣的漲幅多少都會令投資者卻步。新的法令將最低薪資的計算,抹去了須考量通貨膨脹率,只隨著各省區GDP調整,而印尼GDP平均在5%-6%,想當然爾新規會遭到勞方反對。

AP_20282385902091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10月8日印尼學生跟勞工在雅加達針對《創造就業綜合法案》的發起抗議活動

二、關於社會福利

根據現行規定,公司必須要為員工加入國家的全民健保體制與退休金體制,一般而言,勞方自付金額為薪資的3%,資方負擔薪資的6.24%,若有違反,資方會被要求背負較重的刑事責任,如此資方不但成本不貲,責任不可謂不重,確實會讓規模較小的中小企業再三思量。新的法規則是不強制資方遵循此政策,盼以此吸引更多原本躊躇的投資者能提供更多工作機會。

三、關於特殊假

以宗教立國的印尼,現行法規比較特殊的,是容許勞方以宗教理由請假,資方有義務准假。比如伊斯蘭教徒視為最神聖的聖加朝聖之旅,通常來回至少要兩至三週不等,如勞方以此為請假之理由,資方不得以工作為由予以拒絕,就算有再趕再急再重要的工作,都只能忍住點頭同意。又譬如,現行法規也准許女性在每個月經期的前兩天請假,這大概也讓在台灣勤奮環境中長大的我們覺得有點匪夷所思。新推的法規,把上述法律保護的特殊假都取消了,其實若以外國人的眼光而言,這樣的新法規只是「正常化」了,但對習慣舊法的本地勞工而言當然不是滋味。而這樣的新法,還給了印尼本地宗教狂熱份子一個推翻當前政權的好理由。

四、關於工作合約

舊法對於聘用外國人、企業的外包人員合約、與對本地勞方的合約多有苛求。以聘用外籍人士為例,不但工作證的申請甚為繁瑣,法律還規定主管機關有權決定是否同意公司的確需要從外國聘人,但其實所謂主管機關評判標準實在因人而異,檯面下「運作」空間模糊,甚為惱人。但在新法下,這樣讓投資者耗時費力的條款多已移除或簡化。

shutterstock_133729082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五、關於離職金

印尼實為一個超級保護勞方的國家,記得當我第一次了解印尼的離職金時真是驚嚇得瞠目結舌。現行法規明定,若勞方離職,資方須給予「離職金」與「賠償金」兩部份。離職金按服務年資計算,最高可領得32個月的薪資(新法將之修降至25個月),賠償金另有一套計算法,最高可領10個月(新法將之降至8個月),另外對於未申請使用的休假與各種補助費(如交通補助、住宿補助、醫療補助等)皆須給予(金額最高為離職金的15%,但新法將之取消。)

上述的一份離職金與一份補償金,還只適用於資方主動解聘勞方,且解僱之前需給與勞方三次正式警告信後才可解聘。也就是說,如果有一個員工表現不佳,資方需視情節才能開立警告信(比如實質表現未達訂定目標,可開警告信,但若員工喜歡遲到早退卻屬情節不夠重大,警告信無法成立),也就是當資方需要開除勞方必得思考再三,因為不但成本不菲,一不小心就有處理漏洞讓勞方能對資方提起訴訟。

若資方解聘勞方的原因是在資方,比如連年虧損、進行購併或是資方裁員(包括沒有三封警告信的解聘),則上述的離職金必得給勞方兩倍份,再加上一份補償金。如解聘是因為勞方到達退休年齡,離職金也需是兩倍份。新法將這些瑣瑣碎碎的規定也都取消,基本就是給離職勞方一份離職金與一份補償金。這樣的新法尤其對於人力密集產業真有如天降甘霖,但對原本可以較輕鬆態度面對離職的勞方,心裡可就不是滋味了。現行法規下,勞方與資方可以說「相互交相賊」,若要解聘,資方總希望可以找到名目警告以降低離職金給付,但有些勞方會試著以不超過底線的消極做法(比如常請病假或事假),希望可以刺激資方解聘,因而可以拿到兩倍離職金。又或者有些人因經濟有些拮据,竟用離職來「賺」一筆現金,剩下的以後再說。這些都是因為高額離職賠償衍伸出的問題。

印尼推動此新法,勢必歷經阻礙與陣痛,畢竟舊法行之有年,勞方「曾經滄海難為水」,又正值疫情導致國內與全球經濟衰退,人民精神更易消極萎靡,與此之時強推此法,給了虎視眈眈的反政府勢力大好機會,給了許多生活不濟進而生怨的人民一個發洩出口,動盪怕是在所難免。但正如印尼經濟部長所言,預期新法的推行能吸引更多本地與外國投資,盼能增加三千萬個工作機會,為長遠計,這才是對社會國家真正有利的「必要之惡」。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