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無禁忌的生態攝影師金磊:全年三分之一時間都泡在水裡,最心動的還是鯨豚

百無禁忌的生態攝影師金磊:全年三分之一時間都泡在水裡,最心動的還是鯨豚
Photo Credit: 金磊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或許是信念夠強,或許是天助自助者,金磊在第三年開始拿到補助,作品也逐漸被看見,累積的經驗更讓他有能力可以開班授課、增加收入,就這樣他一路走來,到了拍攝鯨豚的第十年。

文:羅盈竺|圖:金磊

穿著潛水裝、咬著呼吸管,雙蹼在水中一蹬、一伸,四周的海水在陽光照射下猶如寶石,散出熠熠光芒,眼前所見是無盡的琥珀藍,這時遠方有個像捷運車廂這麼長的大傢伙,緩緩地擺著鰭,向你飄過來,越靠越近、越靠越近……。這不是夢境,而是台灣第一位水下鯨豚攝影師金磊的日常。

2017年他拍的一張大翅鯨的照片獲得英國自然歷史博物館野生動物攝影比賽的最佳民眾票選獎,終於成功得到世界的關注,全年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都泡在水裡的金磊,今天來到陸地上,啜著冰拿鐵說著故事,把整座海洋都搬到咖啡廳來了。

跨入生態攝影已經十年,金磊從高中開始接觸攝影,大學他在陽明山上念生物,原本沒事就宅在家打電動的他,因為課程需要開始跟著學長姊四處去山上拍動物,他漸漸發現自己喜歡待在野外,甚至為了可以坐山擁海自願到花蓮去當兵,從此與黑潮結緣至今。「一開始並沒有很篤定就要拍鯨豚,只是因為喜歡攝影又喜歡待在野外,所以就希望自己可以以生態攝影為職業。」

他在花蓮擔任黑潮的生態解說員,出海時就在海上拍拍照,後來又回到台北念研究所。某天在北海岸看著灰灰綠綠一點也不像海的海,他才發現比起山,花蓮那片湛藍的海更能牽動他,於是畢業後他跟黑潮合作,向林務局提案,成功得到資金去拍攝了一部關於海豚的紀錄片,成為他與鯨豚之緣的開端,但當時拍完他並不滿意。

想要像國外攝影師一樣捕捉水面下的海豚,但土法煉鋼試了兩三年都沒成功,金磊在紀錄片結束後,開始思考自己究竟想做甚麼?「到處拍來拍去後,發現自己拍起來最爽、最心動的還是鯨豚。」到處詢問後發現台灣沒有生態攝影師在拍水下鯨豚,因此他下定決心,掏空積蓄去東加王國跟著國外攝影師學習。

RC5D4028-LR90
Photo Credit: 金磊提供

剛開始的前兩年,龐大的裝備與攝影課程費用,加上日常生活和養小孩的開銷,讓他在夜裡都焦慮得睡不著,不斷地反問自己是否應該放棄,去找一份大家認為穩定的工作,「但我是那種相信走出去可能下一秒就被車撞死的人,意外甚麼時候會發生都不知道,所以現在不把握的話就甚麼都沒了,而且老了回過頭來,我一定會後悔。」無論如何都無法放棄,那就繼續做吧,看能走到哪裡,就到哪裡,當時他是這麼想的。

或許是信念夠強,或許是天助自助者,金磊在第三年開始拿到補助,作品也逐漸被看見,累積的經驗更讓他有能力可以開班授課、增加收入,就這樣他一路走來,到了拍攝鯨豚的第十年。從東加拍到日本御藏島再到阿根廷,有鯨豚出現的地方就有他,他越拍越好,也越來越少拿起相機,「現在拿起來就是關鍵的時刻,可以捕捉到想要的畫面,剩下的時間我都在觀察牠們,跟牠們對看。」

金磊逗趣的說,有時候都不知道是誰在看誰,海豚和鯨魚對人也會好奇,尤其是寶寶們,「我碰過很天兵的大翅鯨,牠會把你當保母,就在底下睡覺,然後讓寶寶一直上來跟你玩,等牠睡飽了,看寶寶沒事就上來把牠帶走。」聽來有趣但實際上鯨魚和人類懸殊的體型,靠這麼近拍攝,難道沒有潛在的危險嗎?金磊說很多時候心裡的恐懼其實大於實際的危險性,都是自己嚇自己,只要掌握好自己的狀態,懂得去抓距離,這件事其實比大家想像中安全的多。

訪問的尾聲我們向金磊問到是怎麼做到這樣「百無禁忌」,他爽朗的答道「其實也沒這麼厲害,我就是想玩而已,大家好像都會把玩想成一件不務正業的事,但其實玩是一件很重要而且很正當的事,因為當你玩得快樂時,才能一直做下去。」留下瀟灑又充滿哲理的話,享受水下生活的金磊會繼續玩下去,而我們不停羨慕百無禁忌該有多好的腦袋,或許該轉個方向,先想想怎樣才能讓自己玩得正當了吧。

金磊簡介: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生命科學研究所碩士,長年擔任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解說員,現為專業生態攝影工作者。作品入圍2017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全球最重要的生態攝影比賽之一。

本文經日日好日 X 雜誌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