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時事】為什麼《Nature》要刊出政治偏頗的反川文?

【關鍵時事】為什麼《Nature》要刊出政治偏頗的反川文?
Photo Credit: Nature F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到《Nature》兩篇文章提到對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態度時,實在不得不說──這兩篇文章的雙重標準實在太政治、太偏頗了!

最新一期的《Nature》有兩篇政治立場鮮明的文章,標題直接說「川普如何傷害科學」、「拜登當總統對科學的五大意義」,接著再補上一篇聲明「為什麼《Nature》現在要報導更多政治」。

與其說這兩篇文章在討論科學制度的影響,實際上大部份的篇幅在講美國的疫情如何失控、總統不信任科學界、領導無方......但看到兩篇文章提到對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態度時,實在不得不說——這兩篇文章的雙重標準實在太政治、太偏頗了!

文章對川普對科學的傷害提到「川普妖魔化WHO這些國際組織,減弱了美國因應全球疫情的能力」。但眾所皆知的是,WHO在二、三月對疫情初期的遲鈍反應,以及中國曖昧不明的隱匿,是造成歐洲到全世界的大流行更重要的政治因素。

而美國在七月份脫離WHO是否太過火,確實可受公評與討論,但說是減弱美國因應全球疫情的能力,根本是倒果為因;而解讀成對WHO在疫情初期措施的不滿,才更符合事實。

《Nature》如果要本持著自己宣稱「政治與科學是不可分割」的精神,卻沒有把同樣的標準用來檢視WHO以及中國對疫情的隱匿,甚至在捧拜登的文章裡(天外飛來一筆的加一句「拜登承諾如果他當選,會重新支持WHO」)。在文末還大篇幅卻沒有理由地指出,對中國軍方進入美國科學界管制太嚴、管太多美國科學家接受中國研究經費,最後還糊里糊塗的下了一句「應該要在開放與安全之間保持平衡」的結論。

狂言語錄 vs. 空泛分析

川普如何傷害科學」其實看不到太多的分析,反而比較像是川普狂言語錄,記載他對科學界不友善的狂言大全。但如果想從「拜登當總統對科學的五大意義」來看學術界未來會怎麼轉變,我實在也看不出所以然來。

而有一段的開頭寫到「拜登最主要的科學興趣是癌症研究,特別是2015年他46歲的兒子因腦癌去世之後,他在副總統任內開始帶領政府的癌症研究計畫……」我可以同理拜登的喪子之痛,也樂見他對科學界的支持,但這段描述真的很像高中生在推甄醫學系的時候說「因為我阿公阿嬤都得癌症,所以我想讀醫學系救更多的人」一樣老掉牙,他如何改變科學界的這項理由對我毫無說服力。

《Nature》宣示往後將討論更多政治的初衷若能延續,期待身為國際學術期刊的龍頭,《Nature》下個主題應該更具有國際視野的評論WHO對疫情大流行的責任。而英國出版的《Nature》能評論美國總統大選對科學的影響,應該也有能力全面地報導中國政治對科學的影響才是。

《Nature》政治評論的原文

本文經林煜軒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