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不答應「區分中國共產黨與中國人民」,習近平為何強烈回擊?

絕不答應「區分中國共產黨與中國人民」,習近平為何強烈回擊?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個國家的領導人什麼時候才能說自己的執政黨和人民不可分割?這種說法從政治學的角度來說有怎樣的合理性?德國之聲採訪了兩位德國的中國問題學者,就習近平的這一表態請他們談談看法。

文:任琛

在新冠大流行瘟疫以及香港和新疆問題的影響下,國際社會——尤其是美國、英國、澳大利亞等國家不斷對中共當局施加壓力。今(2020)年9月初,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提出了五個「絕不答應」的概念,其中的一個「絕不答應」是:「任何人任何勢力企圖把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割裂開來、對立起來,中國人民都絕不答應。」

把中國人民和中國共產黨分開來看,其實是近年來部分西方學者的共識和呼籲。加入留美華商郭文貴反共陣營的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Steve Bannon),在公開場合多次提及要把中國人民和中國共產黨以及中國政府分開的表態,再次引起了人們對這種說法的廣泛關注。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也在多次對話政策的演說中,提及應該區別對待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的說法。

如今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對這種說法進行正式,而且措辭激烈反駁,在德國波昂大學全球研究中心主任辜學武看來,實際上是表現了中美的衝突已經形成了一種新的升級事態。辜學武指出,中共現在意識到,美國以地緣戰略的目標出發,不僅要遏制中國的崛起,而且要推翻中共的政治體制,徹底否定中共執政的合法性。

因此他認為,習近平的最新表態可能是向美國傳遞一個訊息,即:你要適可而止,我們已經意識到你們想做什麼。

曾經在德國杜伊斯堡-埃森大學任教的漢學家黑伯勒(Thomas Heberer)也同意,習近平的相關表態和美國,尤其是川普(Donald Trump)政府對華政策有關。從政治學的角度來說,黑伯勒認為評判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是否可以被分別看待的一個重要問題就是:共產黨在中國人民之中有沒有執政的合法性?共產黨是否已經和人民隔離開來?還是說,大部分中國人民都支持共產黨的政策和目標?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同時在德國魯爾都市孔子學院領導層任職的黑伯勒,特別提出了兩個國際學術領域的民意調查。

一個是由美國密西根大學負責開展的「全球價值調查」(World Value Survey)。另一個是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推出的長期調查。兩個調查的結果都顯示:在過去的15年中,中國民眾對中國共產黨政策的認可度明顯增高。這也與黑伯勒個人的觀察結果相符。

他向德國之聲表示:「通過我自己的觀察,以及和中國各色人等的交流可以確定,中國人民內部目前對共產黨領導層的政策有著很高的認可度。」同時他也指出,在學術層內,有許多對中共但前政策路線持批評態度的人。

中國政體是一朵「奇葩」

作為學者,德國波昂大學政治學與國際關係學教授辜學武,不願意就是否認同中共的政策路線作出表態,他更願意當一個觀察者。

判斷習近平所說的「任何人任何勢力企圖把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割裂開來、對立起來,中國人民都絕不答應!」具體有多大的合理性?他首先表示「中國的政體,從政治學的角度上來講是一朵奇葩」,因為,以他的看法,中共的體制既不屬於極權,也不屬於威權、也不屬於自由民主,而是一個獨特的體制。

按照中共以前自己的話來說,中共和中國人民就是魚和水的關係。而現在更像是一種鋼筋和水泥凝固在一起的結構,無法分割。

在辜教授看來,中國現在既不是威權體制,也不是極權體制,而是一個「功權體制」。也就是說中共的合法性,既不是民主的大選,也不是靠高壓手段完成,而是通過建立功利。通俗的說就是:老百姓需要經濟的發展,共產黨就會說:你需要什麼我給你什麼。

辜學武在此回顧了中共過去幾十年自我更新,通過反饋自我調整的過程。比如說老百姓希望做堂堂正正的中國人。中國共產黨提出了一個「民族尊嚴」的概念。老百姓希望過好日子,中國共產黨提出了一個「小康」概念。老百姓希望好空氣,習近平來一個「金山銀山綠水青山」。老百姓最擔心的生老病死,他來一個「全民社保」。老百姓要出行安全,他來一個大規模監控。老百姓希望到全世界旅遊,共產黨開放旅遊讓中國人走出國門。

正是在這種不斷調節的過程中,中國領導層不斷對外界的刺激有所反應,並進行分析和調節後制定一種新的策略,然後緩解產生的衝突。對於辜學武教授來說,這也是為什麼習近平說中國人民絕不答應把中國共產黨和人民割裂開來時,並不是沒有底氣的原因。

長年關注中國政治的黑伯勒也認為,中國從70年代末開始的社會經濟發展取得成功,政治體制相對穩定的事實也表明:僅僅用「威權體制」的說法概括中國,並不能能夠讓人很好地分析中國的政治發展。中國的成功史無法簡單地用威權體制或者一黨獨裁來解釋,因為大部分威權國家基本上難以進步發展。

AP_1806124508025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建功立業」和執政合法性

黑伯勒觀察到,中共2017年提出了到2050年全面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說法。為此計劃至2020/21年以「質」取代「量」的發展,消除貧困,實現小康社會;到2035年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在關鍵科技領域成為全球領先,解決環境問題到2050年成為與美國平起平坐的世界強國,全面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

正是共產黨提出的這些「目標」,得到了人民的支持。在黑伯勒看來,這也是習近平提出「把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割裂開來、對立起來,中國人民都絕不答應!」的原因。這兩方的共同目標是:實現現代化,與美國並列成為世界強國。

但同時,從世界上許多國家的民主化進程,尤其是東西德合並的歷史來看,人民與執政黨的分割、對立也是推進社會變革,發展的一種源動力。辜學武教授並不否認這種說法,但是在他看來,從中國共產黨的發展史來說,並沒有停留在1945年的基礎上。

中產階級崛起之後,中共意識到,按照傳統的西方政治理論,中產階級一定會對中共的統治形成挑戰。但是,中共馬上在江澤民時代搞了個「三個代表」理論。也就是說,社會上新形成的富有階層,只要他們願意,全部納入共產黨。通過各種Co-Option(編:選擇加入或收買)把成長起來的、新的、具有社會影響力的人,全部拉入到體制中去。

這也包括吸收像成龍、姚明這樣的文體界的明星人物成為體制的一部分,並形成了一種能把不同的階層概念淡化、中立,然後綜合的功能。

在辜學武教授看來,以成龍、姚明這種人的成長背景來說,他們應該是反對極權體制、反對威權的,但是他們願意和中共一起走,一方面有可能是一種大家在利益上的互相認同。另一方面,也說明中國的資本家精英層有可能認同中國的一些所謂的訴求,包括民族主義的訴求。

在這兩位德國學者看來,中國共產黨在歷史的過程中不斷「建功立業」,是中國共產黨維護統治和相對社會穩定的基礎。黑伯勒指出,當今世界的最新發展趨勢表明,民主無法簡單地通過移建民主機構來實現。它同時要以民眾的認知為前提,發展穩固民主結構和民主機構。

辜學武教授認為,一個威權體制的獨裁政權是有時效性的。世界上從來沒有一個這樣的政權,能夠經歷存在70年以上的過程。與韓國的朴正熙政權、台灣的蔣家政權相比,中共存在了71年,「這就說明它的合法性、它的功績自有其區別。」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