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長中的「部落主義」,讓台灣內部與兩岸關係的分歧越來越大

滋長中的「部落主義」,讓台灣內部與兩岸關係的分歧越來越大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部落效應發生時,你看到對方做什麼都是不對的,也沒法公平的看待一個對方,如果放任「部落化」持續分歧台灣社會,想想一個團結台灣尚不足以應對中國崛起,更遑論是已經分崩離析的台灣呢?

蔡英文總統在國慶大會發表演說,倡議以「團結合作共度挑戰」,並對國內各政黨喊話,對內互相競爭、立場針鋒相對,這是民主日常。但為國家生存發展、自由民主的價值,對外應團結努力,攜手帶領國家度過挑戰;並呼籲從「共同體台灣」走向「世界台灣」。

此外,蔡英文更肯定台灣人民在對外關係以及國家安全議題,彼此間距離正在拉近。例如在立法院,在野黨提出促進台美關係的議案,獲朝野黨團無異議通過。六都首長共同抗議一致對外,更正國際組織矮化台灣的做法。此為跨黨派合作,團結表達立場的表現。

顯然,蔡英文已經注意到台灣民主政治正有走向極化,民主化過程伴隨國家認同分歧及國家利益界定爭議,兩岸政策取向「和中」與「抗中」,成為政治上二元悖論與對立選擇,此將不利於「共同體台灣」建構。藍綠雙方各自建構意識型態、價值及信仰體系,相互標籤化、污名化對方,藉此形成共同政策理念及取向;在封閉觀念體系中形成一種內部凝聚、外部排斥,但卻分化台灣整體共同體的「部落主義」社會。

一旦產生「部落效應」,將導致整體台灣社會斷裂、分化及衝突,不利於台灣社會凝聚、整合及和諧。

什麼是「部落主義」?

「部落主義」是哈佛大學心理學專家丹尼爾所觀察到一種現象,意即:「當部落效應統治你的時候,你,看到對方做什麼都是不對的,沒法公平的看待一個對方。」「 部落效應」是說在遇到共同捍衛一個利益時,不自覺的捲入到共同身份中,不退讓不妥協,和另一方無形成為不可避免的對手。當族群受到歧視及區別待遇及感受到威脅時,就會變得更加孤立、更具防禦性,就會產生團結一致對外,形成更加「部落化」存在。

長期以來,中華民國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所持守「一中原則」的壓制,無論是處於互為排他性的「中國代表權」爭奪,零合外交競逐,導致斷交連連;或者是因承認「九二共識」意涵的「一中原則」,而保有「有限性」外交空間;及因不承認「九二共識」而停止「外交休兵」,接連喪失七個邦交國及七個以中華民國名稱為辦事處改為「台北」。

同時,對台頻繁軍事壓制,例如不斷軍事演習、武統威脅,包括飛彈試射、軍機越過海峽中線、軍艦及軍機繞島巡視。這種外交及軍事「極限施壓」,中共當局動員極端民族主義及愛國主義,反而激化台灣民眾反感及敵意,強化反中路線及意識。

RTX6V90E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在面臨強權壓制下,這就容易產生台灣新國族主義,台灣人認同及台獨支持度、反中意識在新冠疫情後,反而創下歷史新高。這種「部落主義」及「部落效應」正在襲擊兩岸關係、中國社會及台灣社會。反應在兩岸關係主張時,就會產生「示弱退讓不會帶來和平」(武勇派)及「台灣安全、兩岸和平」(綏靖派)路線分歧、相互攻伐。

台灣社會與兩岸關係發展,正陷入「部落主義」困境

從兩岸關係來說,中國社會因綜合國力上升激長,強調和平崛起、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及國家完全統一、美麗中國夢;而台灣社會則是歷經台灣主體意識增長過程,強調台灣政治自主性及台灣認同、淡化中華民族主義及建構中華民國台灣化、台灣正常國家運動。不僅台灣社會逐漸走向分殊化而非整合化,也連帶影響兩岸關係走向分殊化。

中國社會從「反台獨」走向「反台灣」,台灣社會則從「反中共」漸傾向「反中國」,兩岸人民反感及敵意日增,台灣社會政黨對立、族群撕裂及國家認同衝突日劇。

台灣內部:反中「武勇派」及和中「綏靖派」路線,幾乎南轅北轍

「武勇派」推動台灣主體化的極化發展,建構反中意識及路線,不僅反對「九二共識」存在、反對「一國兩制」;極端的「武勇派」甚至試圖推動台灣正常國家運動、公投制新憲、限縮主權與領土範圍及變更國旗、國號及國歌;甚至聲稱將近七成以上民眾支持台獨,美台關係進入斷交以來最密切,美國強化對民主台灣支持,積極投入美國所建構「印太戰略」,倡議「聯美抗中」;國族認同上界定自己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綏靖派」則主張「九二共識」、反對「一國兩制」,力主捍衛中華民國、漸進式修憲範圍及維護傳統國家象徵性政治圖騰;認為兩岸關係目前處於兵凶戰危,批評執政黨將國家帶入戰爭邊緣風險;主張「和中友美」國家戰略,恢復兩岸對話;國族認同上傾向雙重認同及中國人認同。極端的「綏靖派」主張「九二共識」,也倡議「一國兩制」,儘管界定「一國」為中華民國,但卻認為掉入中共當局對台政策的「語境陷阱」。

「武勇派」批判「綏靖派」為在兩岸政策過於親中、舔共、求和、求降,滅台灣威風長中國志氣,對中國一再委屈求全。「武勇派」則被視為反中、抗中、自大、妄動,不顧兩岸權力不對稱結構政治現實, 一再刺激挑釁中國,致兩岸關係惡化陷入惡性循環。

五星旗
Photo Credit:Jose Luis Hernandez@Flickr2.0 Generic (CC BY-NC-ND 2.0)

然而,不論是「武勇牌」或「綏靖派」之主張,看似南轅北轍、截然對立衝突;實則並非完全沒有共識。兩派皆反對中國「一國兩制」、反對共黨一黨專政及欠缺自由民主與人權,對中華民國具有某種程度公約數,儘管「武勇派」對中華民國認同被視為「借殼暫用」。「武勇派」與「綏靖派」的路線衝突,本質上為「人民內部矛盾」,但卻逐漸上升成「敵我矛盾」,「部落效應」導致雙方欠缺政黨、族群對話及相互標籤化、難以團結合作。

兩岸社會:當局相互批判,彼為追求台獨建國、去中國化

兩岸當局之敵對如螺旋般上升,看似相互克制短期效應的懦夫賽局,然實質上卻已爆發煞車皮、轉轍器都出現失靈現象。

兩岸當局固然虛張聲勢加速衝突,但卻愈演愈烈衍生難以遏制之勢。目前第一軌道的官方對話、第二軌道半官方對話已經付之闕如,第三軌道對話卻又在反中政治氛圍下難以展開,「部落效應」導致雙方採取涇渭分明政策立場,相互妖魔化,對抗凌駕對話、衝突大於合作。此看似台灣反中意識及主體性發展,為「武勇派」路線揚升及獲勝;然則,實以埋下激化兩岸衝突及敵意的惡果。

大部分「武勇派」與「綏靖派」的基本共識,或許仍是「中華民國」

國民黨宣稱立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九二共識」,提出沒有正視中華民國就沒有「九二共識」,兩岸對話與談判必須正視中華民國存在;而民進黨則不承認「九二共識」,提出兩岸對話與談判不要預設任何政治前提;蔡英文總統在2019年元旦講話曾提出,兩岸對話必須是政府與政府談判,尊重中華民國存在。

換言之,在兩岸三黨中,國、共兩黨雖具「九二共識」,但對正視中華民國沒有共識;國、民兩黨則是對認同中華民國具共識,但對「九二共識」卻沒共識;至於民、共兩黨在中華民國、「九二共識」皆無共識。

顯然民進黨、國民黨在認同中華民國方面具有共識,如此「台灣共識」的最大公約數就是中華民國。然而,在泛綠聯盟中仍存在撤廢中華民國、廢除中華民國憲法、台灣正名運動思維,認同台灣人但卻缺乏中國人、中華民族認同,這導致「綏靖派」難以完全相信「武勇派」。民進黨內部並非鐵板一塊,如正國會倡議台灣正常國家運動,主張廢除憲法增修條文「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及涉及國名、國旗、國歌、國號等政治圖騰變動。

雙十國慶 高市民眾街頭揮舞國旗(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無論是台灣社會或兩岸間「部落主義」,不僅無助於台灣社會及政黨和解,反而激化內部族群及國族認同對立;也不利於兩岸社會相互認識、認同及政治和解。「部落效應」強化台灣內部相互標籤化、污名化,強化政黨、族群對立與衝突,撕裂台灣命運共同體之社會連帶感;同時,也會激化兩岸社會擴大化反中與和中路線之對抗;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與「去中國化」、台灣國族建構之對立;漸進式台獨、法理台獨、正常國家運動與國家完全統一、一國兩制之衝突。

無論是台灣社會或兩岸互動,若要擺脫「部落主義」困境,就應強化彼此對話,促進相互認識、理解、具備包容心及尊重接納差異。就此而論,台灣社會應先啟動政黨對話、召開國是會議,開誠布公透過由下而上對話機制、凝聚「台灣共識」;在此基礎上,透過和平、對等、尊嚴及對話,化解兩岸對立與衝突,尋求「兩岸共識」。

台灣兩岸政策,也應建立在中華民國國家認同基礎上,藉此界定明確化國家利益;台灣社會應擺脫反中與和中的政治正確選擇,藍綠間應彼此相互克制停止雙方污名化。從「台灣共識」到「兩岸共識」形成,必然是「台灣共同體」凝聚到兩岸、區域利益與和平穩定建構的必經之路。

值得警惕是,一個被「部落化」所分隔台灣社會,將會是一個沒有共識、分歧嚴重社會;一個團結台灣尚不足以應對中國大陸崛起,更遑論是已經分崩離析的台灣呢?一個被「部落主義」所滲透分化社會,如此是更便利於外部力量從內部堡壘攻破之。就此而論,台灣社會內部應停止親中舔共、中共同路人之標籤化、污名化批判,藍綠政黨應從對話、走向和解,執政的民進黨當局透過諸如國是會議等民主機制,探索凝聚「台灣共識」應是責無旁貸,如此始能真正打造對內凝聚認同及對外開放包容之「台灣共同體」。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