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讀司法」放映講座:訴訟是兩個苦難的交集,法庭上沒有誰是絕對的受害者或加害者

「視讀司法」放映講座:訴訟是兩個苦難的交集,法庭上沒有誰是絕對的受害者或加害者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視讀司法」放映講座巡迴,陪伴我們學習為法的主人,貢獻已力而讓法律帶來更好的生存力。

「視讀司法」放映講座獨立書店巡迴 總結報導

總計十場的「視讀司法」放映講座巡迴——其中五場深入在地獨立書店,整個獨立書店巡迴於九月結束,這趟旅程宛如一趟小小的田野調查,讓大眾從不同的角度,看見法官、看見司法院、看見法。

五場放映講座內容,分別和大眾探討:

  1. 「知法玩法的終點」《懸案判決》高耀威(正興幫創始人) vs. 鄭昱仁法官
  2. 「什麼是贏?什麼讓我們贏?」《永不妥協》馬耀・比吼(Pangcah人跨界守護者) vs. 張鼎正法官
  3. 「富含人性的法律世界」《不完美的正義》陳添順(鴻梅文創董事長) vs.宋家瑋法官
  4. 「來去法庭吵個明白?!」《你只欠我一個道歉》余國信(洪雅書坊坊主) vs. 陳明呈法官
  5. 「人民是為了生存而守法」《判決》李偉文(跨界社群領袖) vs. 許紋華司法行政廳廳長

為何做錯事不用付出代價思維的影響

在發問的民眾中,可以感覺到「做錯事沒有被『處理』」,是一種立即反應的「正義感」,不論是傷害了別人的人,或者判決錯誤的法官。然而進一步探討,為什麼要有法律?法律從什麼需求誕生?我們慢慢的發現,大眾與法的距離,來自慢慢疏離了參與法律意義的賦予和落實,而不是「正義未獲伸張」。怎麼說呢?

「人民因生存而守法」,「什麼是贏?什麼讓我們贏?」的討論幾乎貫穿五場。鴻梅文創董事長陳添順以自己在芝加哥火車上的故事,講出了人們「要求處理」的根源想法:「當火車上大聲放音樂的黑人被迅速以重裝備警察帶走時,內心是安心的,希望自己的安全被保障」,這個想法並沒有問題,但誰是危險的?什麼是危險的?

陳添順提出同時間的思考:「這位黑人也不過唱歌大聲一點,需要這樣處置嗎?」而當黑人、原住民、貧窮一定代表危險的時候,貼標籤、排擠、不願意瞭解、無法感同身受的狀況,才是問題,因為如果有一天被貼標籤、排擠、不受瞭解是自己的時候,這個「自己」是否就不受到法律的保障和支持了?如果是這樣,那法律的存在意義和功能就被動搖了。

「人民因生存而守法」,什麼是生存?自己的安全是生存,有一天自己被貼標籤,不受保障,卻也是不生存。那如何在法價值上思辨多元觀點的「生存」,是每一個人可以、也有責任去參與和護衛的,每一個人參與的立場,都影響著法律有多少真實力量。

陳明呈法官說到:「訴訟是兩個有苦難的人的交集,法庭上沒有誰是絕對的受害者或加害者」,開啟了做錯事必須被「處理」的「處理」是什麼的探討。是大快人心?還是讓錯事有被修正、彌補、引導、學習的機會?洪雅書坊坊主余國信先生提到:「《你只欠我一個道歉》電影中讓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話:內戰已經結束了,但每個人內心的戰爭還沒,因為我們從未和解。」法價值思辨的基礎,也許更重要的不是貫徹絕對的是非對錯,而是理解規矩的用意,幫助彼此理解彼此、幫助規距的用意被理解而得到遵守的意願和護持。

法官 Close-up view of brown wooden mallet of judge on wooden table, law concept — Photo by SergPoznanskiy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什麼讓我們贏?

「什麼是贏?什麼讓我們贏?」在馬耀・比吼的一席話當中,開啟了什麼是理解的探討:「原住民打獵,是為了為族人帶回蛋白質,面對漢人觀點法律的禁止或處罰,以暴制暴就輸了」「什麼是贏?我想了很久,我知道族人在與祖靈(可以用祖先和大地的意思理解)連結,堅實自信自己所在的時候,是贏。」

觀眾有人為原住民而大力達伐漢人文化的暴力,馬耀・比吼問了一句:「你是要告解嗎?哈哈」,也許也可以讓我們再深入省思,不論我們是「漢人」當中覺得規矩如此最好的那一方,或者為原住民大力達伐漢人文化的那一方,也許我們都失去了自信自己之所在的力量,因為失去理解和幫助的能力,只是選擇可以報復、殺戮、撻伐的位置。貼標籤只是方便撻伐的前奏,從這個例子來看「什麼是贏?什麼讓我們贏?」,感同身受的理解、幫助,也許才是真正秩序維持、社會進步的根源,也是法律力量的來源。

宋家瑋法官說:「為什麼我們討論死刑。因為死刑是不可逆轉的,所以如果判錯了是沒有辦法挽回的。而精神疾病患者犯罪則更挑戰大家對於誰做的誰負責的想法,事情就是他做的啊,但問題是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台灣是世界上少數還留存死刑的國家之一,而精神疾病患者犯罪每次發生都會引起媒體的軒然大波。都跟台灣社會文化狀況密不可分。」

理解、思辨、溝通的影響力

張鼎正法官說:「在訴訟之前,有更多更好的方式去面對生活當中的糾紛。」

李偉文和司法行政廳廳長許紋華 ,跟觀眾激盪如何可以感同身受去多元體會各種立場,面對目前社會上 同婚、安樂死、死刑等議題。

高耀威和鄭昱仁法官,探討了法律的極限,以及對待訴訟更有意義的態度,也許是一場溝通、互相瞭解的過程。

身為法的主人,我們是否關心立法委員是否做好他的工作?法價值的社會輿論爭辯,我們參與了八卦傳播、還是生存價值的探討?給法官的標籤與給其他人標籤帶給我們什麼?

未來國民法官新制實施時,我們是否準備好,成為一位可以理解、可以思辨、可以幫助的判決者了?

「視讀司法」放映講座巡迴,陪伴我們學習為法的主人,貢獻已力而讓法律帶來更好的生存力。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