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唐鳳:在成為一個天才之前,先讓自己當一個有血有肉的人類

專訪唐鳳:在成為一個天才之前,先讓自己當一個有血有肉的人類
Photo Credit: ELL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我們這群平凡人眼中,唐鳳像是不知道哪裡來的異星人類,橫空出世迫降在行政院內閣裡。帶著彷彿早就看透未來的超脫智慧,等待緊要關頭出手,拯救芸芸眾生。

文:DOMINIQUE CHIANG與INNA CHOU

唐鳳說她最喜歡的科幻電影是《異星入境》(The Arrival)。在我們這群平凡人眼中,她也像是不知道哪裡來的異星人類,橫空出世迫降在行政院內閣裡。帶著彷彿早就看透未來的超脫智慧,等待緊要關頭出手,拯救芸芸眾生。

唐鳳-1590729453
Photo Credit: ELLE

這一天,我們都為唐鳳瘋狂。上至總編輯,下至實習生,人人帶著仰慕的眼神乖乖排隊,只為了跟她合照。這群平日孤高的時尚人,拍過這麼多封面人物,甚麼大明星沒有見過!?偏偏,就是沒看過天才,而且還是連日本都認證的天才IT大臣。彷彿只要再靠近一點,我們就可以得到她的腦波加持,變得更聰明一點。對不起,我們就是這麼膚淺!

拍攝過程從頭到尾,唐鳳始終帶著微笑,要她做甚麼就做甚麼,不僅完全配合,面對各種無厘頭的提問,一一回應,有時甚至妙語如珠,反應又快又精準。高大的她站在鏡頭前,親切隨和地宛如吉祥物。

天才唐鳳說了史上最天才的笑話!

ELLE:大家都想知道天才的腦袋裡裝甚麼,你會感到厭煩嗎?

唐鳳:「不會啊,每個人都有好奇心。」

ELLE:平常會去KTV唱歌嗎?

唐鳳:「會啊會啊!」

ELLE:會點唱流行歌嗎?

唐鳳:「會啊,有時候還會唱《Hamilton》。」

ELLE:(大驚)那不是百老匯歌舞劇!KTV點得到嗎?

唐鳳:「點不到啊,所以就自己拿著電腦唱。」

ELLE:最近在聽甚麼歌?

唐鳳:「〈飄洋過海來看你〉最新翻唱版,還有博恩的出道歌曲……」

ELLE:你可以像福爾摩斯那樣,一眼就可以看穿這個人做甚麼職業嗎?

唐鳳:「當然沒辦法,那只有小說裡才會出現的情節。」

ELLE:「請立刻講一個笑話。」

唐鳳:「一個笑話。」(很會接喔!)

聽她說出愈平凡的答案,愈容易讓人產生自我滿足的幻覺,更感到放心。還好,我們也跟天才一樣嘛!偷偷鬆了一口氣。

唐鳳4-1590729916
Photo Credit: ELLE

一起進入唐鳳的邏輯繞圈圈……

不過總會有那麼個瞬間,讓人不禁懷疑,這樣的混亂會不會其實早就在她的掌控之中?因為,她看起來是如此淡定。尤其每當問及私人的情感與觀點,她自成一套的語言邏輯系統,乍聽之下是回答了,但其實甚麼都沒說。而且,絕不多說。

ELLE:你會有感情困擾嗎?

唐鳳:「當然也會,跟任何人一樣。」

ELLE:甚麼樣的感情困擾呢?

唐鳳:「就是怨、憎、愛、求不得……等等啊。」

ELLE:能否談談你的感情觀?

唐鳳:「大概就是先要把自己照顧好,如果能夠照顧好、行有餘力的話,當然就可以去發展人際之間的關係。但如果自己沒有辦法照顧好的話,就不容易去發展長期的感情。」

ELLE:那你現在有把自己照顧好嗎?

唐鳳:「現在還蠻好的啊,今天有人幫我梳化。」(髮型師被點名了!)

ELLE:甚麼樣的人會吸引你?

唐鳳:「有智慧的人吧,就是所謂Homo sapiens(智人)。」

ELLE:那外型呢?偏好甚麼類型?

唐鳳:「無所謂。」

ELLE:你對婚姻的看法呢?

唐鳳:「剛好今天(5月18日)是台灣同婚通過的一周年,社會上有很多人很在意婚約,就是長期的約定關係,我覺得這是蠻有意思的一件事。以前這種長期約定的關係,是家庭跟家庭之間的事,但隨著時代,尤其在專法通過之後,越來越多人視為這是個人跟個人之間的事情,所以婚姻的社會意義,也隨著時代在改變。」

ELLE:你個人接受婚約嗎?

唐鳳:「婚約當然是一個合法的社會契約責任。」

ELLE:我是指,你個人會「嚮往」這件事嗎?(不死心繼續追問)

唐鳳:「我對它當然有所好奇,就是它具體上到底有哪些義務跟哪些權利,我們那時候在進行專法盤點,還把所有整個六法體系裡面,所有的義務跟權利,所有跟婚姻有關的項目都列出來,所以我當然是有知識上的好奇。」

好吧!你以為你們的腦波頻率縮短了一些,殊不知,心智距離仍然有如月球那般遙遠。她比偶像歌手還會接招,而且始終保持高EQ的笑容與耐心。脾氣古怪、不近人情、難搞……那些世俗以為會出現在天才身上的關鍵字,並不存在她身上。

從小看透生死,求知與思考化成智慧

但唐鳳確實有個異於常人的童年。當別的小孩還在翻閱童話故事的時候,她的父親卻引用蘇格拉底的話語和哲學,以滿足她聰慧早熟的心靈。當別的小孩幻想著長大後要成為總統、漫畫英雄、電影明星……自幼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的她,卻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過12歲?

「小時候我就知道,自己一定要開刀,而且開刀還未必會成功。四歲之前,醫生都說成功機率是一半一半。雖然從四歲到12歲身體慢慢恢復健康,但還是會有那種不一定醒得來的感覺。能夠活到明天,就已經很奢侈了,所以從來不會去想,長大之後要成為甚麼,因為也不一定能長大。」是一直到12歲心臟手術成功,她才確定自己可以活得下來。

「所以從小面對生死,就很平常啊。反正今天過完了,過完了不一定有明天嘛,所以今天就好好過這樣。」還來不及長成一個憤青,小小唐鳳已經提前領悟到無常才是永恆的道理。她的身體狀況也不允許她成為憤青,因為心臟關係,只要情緒太過激動,就會暈倒。

這樣的早熟,更促使她面對兒時在學校被霸凌的遭遇時,有著不一樣的思考。「對於他們霸凌的動機,當時我很想要搞清楚,於是就去念了很多關於兒童發展、心理學的書籍,花了很長時間了解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站在對立面,她企圖理解這些人的感受,而不是陷入失望、仇恨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