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對台「資訊戰」不是只傳「假新聞」,是扭曲「片面事實」改變認知

中國對台「資訊戰」不是只傳「假新聞」,是扭曲「片面事實」改變認知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和詐騙防治一樣,該做的是要先學會懷疑,看到任何訊息就先想「這資訊很可能是操弄過的,為什麼我現在會看到這個?他想告訴我什麼?」

「假新聞」從2019年開始成為熱門議題,從選戰到武漢肺炎疫情,各式各樣看起來「很誇張但又說不出哪來怪怪的」的消息在網路上到處流傳,有些人開始產生警覺,有些人則選擇「不看新聞」,有些人則投入了事實查核的工作;在這些,中國對台灣的「資訊戰」最受到關注。

IORG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成立,他們申請了國際組織「戰爭與和平報導研究所」(Institute for War and Peace Reporting,簡稱 IWPR)的計畫經費,組起團隊,透過科技工具,在封閉的網路對話群組、地方組織、社區網絡、實體空間等,追溯這些消息的源頭,整理證據並分工進行統計和分析。今年6月發布第一份研究報告,以「關西機場事件」、「陳菊貪污」和「美國流感比武漢肺炎更致命」3個為例,爬梳了資訊戰的具體傳遞流程和樣貌。

重點不是直接傳未經證實的「假消息」,而是用真的「數據」影響認知

IORG計畫主持人之一的王希說,6月的報告出爐後,他們大致掌握了這3個事件的共同特徵,包括「中國類官媒的介入」,利用「官方眞實數據」切入以及「台灣主流媒體與政論節目的協力傳播」。在疫情上,除了以死亡人數作為資訊作戰論述核心,另一個方向是批評政府或媒體對美國流感和武漢肺炎雙重標準。

IORG計畫主持人王希和游知皓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李秉芳攝
IORG計畫主持人王希(左)和游知澔(右)

王希指出,他們後續繼續針對疫情相關消息追查,發現隨著中美關係越來越劍拔弩張、雙方在香港反送中的情事和全球疫情中,中國發動了下一波有規模系統的資訊戰,環繞的主題是「美國才是武漢肺炎病毒的傳播起點」,這當中幾個論述,可能很多台灣人也都聽過了:因為病毒外洩,美國關閉了一間軍用的生物實驗室、美軍曾在出席中國武漢舉辦的軍運會,帶來了病毒、武漢肺炎是美國的生化戰爭。

這些聽起來「好像很離譜」的消息,傳遞方法是這樣的:一開始只是陰謀論、小道消息,接著開始有「看起來像是真的」的官方文件作為證據出現,透過政論節目、傳統媒體的未經證實而「似是而非」的評論或報導,最後這些消息成為中國官方說法,也就是最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的公開發言:「病毒是從美國傳到中國來的」。而這一連串過程,想要在整個華語圈建立的認知印象就是「武漢肺炎疫情不是中國的錯,是美國的錯。」

那台灣民眾是怎麼受到這波資訊操弄?王希說明,透過他們的整理和追蹤,發現這說法開始大量出現是起始於台灣的政論節目「這不是新聞」和「57爆新聞」中,名嘴朱學恆、潘懷宗等人,拿著數十年前的美國實驗室官方文件、中國軍運會的照片和沒有經過同儕審查的中國論文等這些「有力素材」,錯誤翻譯、拼湊剪接在一起,繼續強化陰謀論的「真實度」,這些內容在電視和網路上都有超過百萬人次的觀看,並且被再製為新聞報導,甚至是「網路精華圖文」進入了數量難以掌握的社群粉絲專頁、社團和Line群組。

王希又舉例,9月10日,他們在地方群組中,發現有1則訊息在講「美國基因改造食品都很恐怖,吃了會致癌」,但其實這是2年前食藥署就已經澄清過的不實消息,「那為什麼現在會出現?因為台灣最近在討論美豬。他要讓你覺得,美國來的這些食品,好像都不太好。」

王希強調,這就是資訊操弄的重點,改變認知。傳這訊息的目的,他不在乎是不是每個看到的人都相信,只要建立一個印象,就是「美國食品不太好」,傳給100人看到,只要20人有印象,10人相信就夠了。而這些相信的人再去轉傳,就會透過這些錯誤認知的建立,在人和人之間製造更多對立和混亂,這樣資訊戰的最終目的就達成了。

比媒體識讀更「速效」的是建立「防衛意識」

王希坦言,面對這些每天在群組來傳來傳去、看起來似是而非的消息,大部分的人都不可能真的有能力去做「事實查核」,光是要找到消息的原始來源出處、判斷來源是否為內容農場、檢查資訊是否有「移花接木」的疑慮、找到相關資料交叉比對或是雙重驗證,都是很困難。

加上IORG觀察,因為台灣的民間、媒體和政府也都開始警覺,透過事實查核、澄清說明等相關宣導,不停去教育民眾,因此資訊作戰技術也跟著進化,3個進化⽅向包括在地協⼒者傳播、增加素材的可信性、多元細膩的論述方式,這些都讓消息看起來更難以辨別,也更能夠獲取閱聽眾的信任。

IORG也開始進入校園和鄉里,舉辦講座和工作坊,把那些資訊操弄的內容播放給民眾看,雖然有些人看了會覺得「怪怪的」、「很荒謬」,但都很難真的判定到底是真是假;那對多數人來講,資訊戰該如何因應?王希認為跟「詐騙防治」一樣:

剛接到詐騙電話時也不太確定真的假的吧,但經過多年來不斷的教育和宣導,我們大部分人已經習慣在一聽到陌生電話,對方講出某些話、或有某些情境時,就會開始有個防備意識:這會不會是詐騙?我先不要完全信他講的。

但我們現在一看到假消息時,卻沒辦法立即產生這樣的心理防衛機制,很容易就被影響了。所以該做的是要先學會懷疑,看到任何訊息,產生一個懷疑的,「這資訊很可能是操弄過的,為什麼我現在會看到這個?他想告訴我什麼?」

王希表示,產生懷疑就會去查,開始查就是好事,台灣要有更多公民提升防衛意識,才能抵抗資訊戰。很多人在談假新聞,其實那是過去式了;他分享最近在工作坊很多人都會說,「我又不看新聞,假新聞騙不到我啦!」但真正的問題是充斥在日常生活中的資訊,也許不是假的,但是操弄過後的資訊,改變人的認知、生活,但多數人還更加不以為意,也沒有懷疑或防備,

「媒體識讀很重要,但面對鋪天蓋地的資訊戰,更重要的是資訊判讀能力的培養,而眼前最重要的,是建立防衛意識 ,拒絕自己和身邊的人成為協助傳播這些未經證實資訊的『在地協力者』,越少人看來路不明的東西,就越少人會被影響。」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