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鐵雨》系列:就算美韓朝領導人同被劫持,卻只有政治利益最重要

《鋼鐵雨》系列:就算美韓朝領導人同被劫持,卻只有政治利益最重要
圖片來源:電影《鋼鐵雨2》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英國著名政治家Lord Palmerston曾在演說時提過:「我們沒有永遠的盟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我們的利益是永遠的,而跟隨利益是我們的責任。」這種國際關係中現實主義的概念,也反映在《鋼鐵雨》系列電影中。

《鋼鐵雨》電影系列改編自導演梁宇皙筆下同名漫畫,梁導不僅在戲裡加入國際關係議題,還有各國的本地政治。兩部《鋼鐵雨》的題材雖均涉及南北韓關係與核武,但故事內容其實是獨立的。至於「鋼鐵雨」的意思,第一部提及與之同名的火箭炮,第二部則提及同名的颱風。

《鋼鐵雨2》的韓語副標題是「頂上會談」,原文直譯即「首腦峰會」,香港副標題用「核戰危機」,兩者所指均為電影主體概念,台灣用「深潛行動」則突出了電影裡張力最強的部分。

國際政局向來波譎雲詭,梁導也許在電影中似乎暗批各國元首為求私利罔顧人民。

Screenshot_2020-10-12_at_5_59_54_PM
圖片來源:電影《鋼鐵雨2》海報

(下面內容含有劇透)

「平民的願望與當權者的考慮」

在《鋼鐵雨》中,在現任南韓總統(金義聖飾)與候任總統(李暻榮飾)會面的會議室裡,掛著一幅節錄自許筠《豪民論》的句子:「天下之所可畏者,唯民而已」,這讓筆者想起電影《V for Vendetta》(台譯「V怪客」,港譯「V煞」)中,V 說過:「People should not be afraid of their governments. Governments should be afraid of their people」(人民不應懼怕政府,政府才應懼怕人民)。

可是,在《鋼鐵雨》裡可以看到,就在北韓人擔心著「家裡連吃的都沒有」,在南韓生活、有家人在北韓的人「比起自己,我更擔心北方家人的安危」時,北韓偵查總局長李太翰(金甲洙飾)卻為了「擁核自重」與「解放南朝鮮」,準備鎖定日本發射火箭以打擊美國;南韓現任總統為了在任期結束前創下「解除韓半島戰事威脅」的偉績,打算對北韓「引爆核彈」。即使兩國內均有反對聲音,但當權者卻為私利一意孤行,漠視民眾將因他們的決定而承受苦難。最後幸得北韓特務嚴鐵友(鄭雨盛飾)捨生取義,雖然感覺上這是不難猜到的結局,畢竟都突然安排他患上癌症末期了,但還是不勝唏噓。

至於《鋼鐵雨2》,潛艇內外危機一觸即發。在南韓總統(鄭雨盛飾)施計下,北韓潛艇「白頭號」艦員聽到護衛總局長(郭到元飾)爆出他收了日本右翼集團的錢(南韓總統智囊另查出該集團背後資金為中國政府),並得知他背叛領導人(柳演錫飾)的原因,就是相信血盟中國會給他們金錢援助,同抗美日勢力。

Screenshot_2020-10-12_at_6_03_54_PM
圖片來源:電影《鋼鐵雨2》截圖

然而,艦員想的卻只是日常而微小的願望——再次吃到媽媽煮的飯;到了生死存亡之際,副艦長(申正根飾)只是問了南韓總統一句,是否只要和平協議執行順利,北韓國民就能不愁溫飽呢?平民與掌權者的想法落差,可能比海還要深。

在《鋼鐵雨2》的彩蛋片段中,南韓總統問民眾是否希望兩韓統一,似乎真的有意聆聽民眾的聲音,而在電影的設定裡,他算是最無私的一位了;只是,電影也許像現實一樣,殘民自肥的政客,大概要比為國為民的多太多了,偏偏在上位者的政策失誤,往往會由平民去承受,就像梁導在《鋼鐵雨》裡,藉郭哲宇(郭到元飾)與鐵友的嘴巴說出心聲:在分裂的國度裡,比起分裂所帶來的苦難,利用分裂來獲取自己政治利益的人,其實給人民帶來更多苦難。

「電影還原現實女性參政與諾貝爾獎提名」

《鋼鐵雨》系列某程度上還反映了現實世界的情況,在女性參政方面算相當明顯的。在電影裡,韓國女性的角色主要都是擔當男角的家屬,或像《鋼鐵雨》中的醫生與一般民眾;雖然《鋼鐵雨2》的總理(金容琳飾)是女性,但她的戲份甚少,內閣也很少女性,就像現實世界的南韓暫時以來只有一位女總統。相對地,《鋼鐵雨2》裡美國的副總統(Kristen Dalton飾)則是女性。

在《鋼鐵雨2》中,美國總統Smoot(Angus Macfadyen飾)舉手投足間像極了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台譯「川普」),有趣的是,從Macfadyen本人的Twitter可以看到他其實是反特朗普的,不過其演繹還真是維肖維妙。

Screenshot_2020-10-12_at_6_01_43_PM
圖片來源:電影《鋼鐵雨2》海報

電影裡的Smoot像個諧角,誇張的肢體動作,不熟亞洲關係,不知獨島(日稱竹島)之背景,遇上危機不能自救只能靠兩韓元首協助,甚至白宮電話號碼也要靠北韓領導人告知,似乎梁導隱約傳達了愛國心,希望韓方可以強大起來,能左右大局,不但能自救還能救人,不再是夾於美中日衝突之間的角色。

《鋼鐵雨2》裡還有一個小細節,當Smoot跟北韓領導人因和平協議而鬧翻,南韓總統向他表示,只要達成協議,相信他會得到諾貝爾和平獎的,以此來吸引他重歸談判桌,所以這又是探討為民還是為己的隱藏訊息?相對地,現實中特朗普已獲兩次諾貝爾和平獎提名[1]

「國際關係裡,沒有永遠的盟友,也沒永遠的敵人」

英國著名政治家Lord Palmerston曾在演說時提過「We have no eternal allies, and we have no perpetual enemies. Our interests are eternal and perpetual, and those interests it is our duty to follow」(我們沒有永遠的盟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我們的利益是永遠的,而跟隨利益是我們的責任)[2]

這種國際關係中現實主義的概念,也反映在這兩部電影中。起初,美國在《鋼鐵雨》裡跟南韓站在同一陣線對抗北韓,直到北韓李太翰向日本發動攻擊,較在意美日同盟的美方立即決定抽身,向韓方拋下一句「別老是指望我們為韓國解決問題」。

Screenshot_2020-10-12_at_6_04_55_PM
圖片來源:電影《鋼鐵雨2》截圖

在《鋼鐵雨2》,美國再次飾演利益為上而叛棄盟友的角色——起初美國秘密籌劃「影武者計劃」,跟日本合作準備打擊中國,但當美國總統Smoot從北韓護衛總局長口中得知,中日有秘密資金聯合策動是次政變後,便命令美方在北韓潛艇向日本發射核彈時,不得施予援手。

再比較一下《鋼鐵雨》與《鋼鐵雨2》的北韓軍官,可以看到《鋼鐵雨》的軍官好像比較現實,李太翰嘴裡跟中方稱兄道弟,但暗地裡卻清楚中方只是利用他們來打擊美日聯盟;《鋼鐵雨2》的軍官卻似乎有點盲目,他深信中方是血盟,會支持北韓對抗美日南韓,也會給予北韓金錢援助。同時,他又相信只要有Smoot在手,就不怕美方會對北韓及中方動武,完全沒意識到美副總統視之為機會,正冀望可以利用總統殉職來加強民眾對其政黨派之支持。

「電影結局隱含了梁導對韓半島政治的解讀」

至於結局方面,兩部電影均解除了北韓核武危機,反映了梁導對現時政局的看法。他在《鋼鐵雨2》的記者會上透露,他認為韓半島將來的走向有4個可能:

  1. 戰爭
  2. 通過對話解除核武
  3. 北韓解體
  4. 南韓配備核武[3]

《鋼鐵雨》的結局用了可能性4,而《鋼鐵雨2》的結局則用了可能性2。

梁導也分享了他對地緣政治的看法:「雖然過往的冷戰體制已經瓦解,但韓國現在卻夾在中美衝突之間。兩韓關係與北韓核武政策對南韓來說仍舊是非常重要的議題;我想透過這些電影模擬可能發生的情況」[4],這就是《鋼鐵雨》系列的製作背景吧。

「兩部《鋼鐵雨》的特點」

《鋼鐵雨》系列的優點之一,在於戲裡滿滿好戲之人。除了幾位演技精湛的主角外,還能看到許多平日常常在韓劇出現,演技了得的綠葉演員們參與其中。

如果要比較《鋼鐵雨》系列兩部作品的話,《鋼鐵雨》的情節緊湊,動作場面比較多,而當中描述的「情」也深刻動人,餘韻甚強,筆者對鐵友跟哲宇一起吃麵、一起聽G-Dragon(GD)的《Crooked》、甚至二人最後一次見面等情節都記憶猶新;雖然筆者比較喜歡《鋼鐵雨》,但《鋼鐵雨2》其實也屬佳作,其特點在於場景設定在有限的空間,所以動作場面雖不如前作,但潛艇內外的戰鬥張力極強。

此外,《鋼鐵雨》比較輕鬆的情節,好像就只有哲宇在車裡邊聽邊唱GD的歌,《鋼鐵雨2》則明顯加入比前作更多緩和緊張氣氛的情節,有些觀眾更轟堂大笑,只是筆者笑點有點高所以這方面還好。

總括來說,對於喜歡政治或軍武內容的觀眾來說,《鋼鐵雨》跟《鋼鐵雨2》真的值得一看喔!

註釋:

  1. 特朗普 第一次獲提名是2018年,第二次是在《鋼鐵雨2》拍畢後——於2020年提名角逐2021之年和平獎。
  2. Susan Ratcliffe (2016), Oxford Essential Quotations (4 e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6.
  3. 이선필 ,「『강철비2』우성의 눈물…『평화의 길 가고 싶다』 」,2020年7月23日,OhmyNews
  4. 박지영 ,「『강철비2:정상회담』 정우성 눈물 쏟게 한 울림…메시지·재미 다 잡은 수작 [종합]」,2020年7月23日,Xports Media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