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巨塔》:德意志銀行拒絕跟川普往來,怎麼會一再幫助他登上大位?

《黑暗巨塔》:德意志銀行拒絕跟川普往來,怎麼會一再幫助他登上大位?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事實上,德銀的某一個部門拒絕跟川普往來,另一個部門卻認為他是大客戶的情況,恰恰充分說明德銀的功能失常。一位監事看過德銀和川普的關係後,感嘆的說:「狀況很明顯,就是德銀管理不當。」

文:大衛・恩里奇(David Enrich)

別說出「川普」這個名字

二○一六年十一月八日,川普贏得總統大選。包括他自己、他的顧問、競選對手、媒體,和他同黨的共和黨員,幾乎沒有一個人曾經預料到這種歷史性的翻盤。

隔天早上,法蘭克福吹著凜冽的狂風,德銀的高階經理人醒來時,都覺得一陣噁心,知道自己碰到了一個非常大的問題。幾個月來,新聞記者一直質問他們,他們的銀行到底是為了什麼,成為唯一貸款給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傳統金融機構。德銀記錄在案的正式答覆是:德銀不可能針對個別顧客相關事務發表評論。

私底下,這些高階經理人有一個比較簡單的答案,就是:我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德銀的媒體關係人員建議克萊恩和他的副手耐心等待,他們像所有其他人一樣,認為等到希拉蕊擊潰川普,川普徹底遠離聚光燈後,這個問題就會消失。

現在,德銀高階經理人和董事會成員在十分震驚之餘,必須考慮大不相同的現實:即將就任的美國總統積欠他們銀行巨額債務。這件事是公開的惡夢。世界上的人大都鄙視的川普;德銀不只一次、而是一再協助的川普,現在登上了難以想像的巔峰。川普入主白宮後,可想而知,大家會深入挖掘他所做過的每一筆交易、他所共事過的每一位夥伴、他所收到的每一筆貸款——而其中很多筆貸款都跟德銀有關。

加上俄羅斯人大力影響美國選民,導致川普的勝選籠罩在疑雲之中,以及多年來,他的主要貸款銀行一直參與俄羅斯洗錢活動的事實。噢,不是天才也會知道,真正或想像中的點線很快就會連接起來,將德銀、俄羅斯和川普綁在一起。

這件事情特別真確,因為十多年前,德銀在川普準備興建夏威夷和墨西哥的度假村時,就協助川普跟俄羅斯富豪牽線(火上加油的是,川普的次子艾力克先前還告訴一位記者,川普在尋求融資,興建自己家族的高爾夫球場時,「我們不需要依靠美國的銀行,我們可以從俄羅斯得到我們需要的所有資金。」德銀曾經融資多拉度假村,這筆貸款是用俄羅斯資金融通的嗎?)這樣的故事不只可能產生出有損德銀聲譽的新聞,甚至可能拖累德銀的高階經理人,必須前往國會委員會和大陪審團接受質問。

川普勝選後幾天,德銀的高階經理人下令,針對德銀和候任總統川普的關係進行檢討。眾多律師分頭去詢問傅瑞布麗主管部門的員工,也詢問最近才把庫許納公司的一些貸款,包裝成有價證券的投資銀行員工。這些詢問帶有指責的味道,員工提到這些調查時,都稱之為證詞和盤問。

幾星期後,結果出爐,德銀高層的一小部分經理人收到一份說明文件。這份機密文件一共有二十多頁,其中的譜系圖上溯到川普的祖父母輩,下溯到伊凡卡、小川普、艾力克和庫許納。這份文件還列出詳細清單,說明川普和庫許納家族積欠的每一筆尚未清償貸款的餘額,同時列出他們的德銀帳號。

文件中也追溯歷史,回溯到歐費特,以及華爾街四十號大樓更新貸款的時代。在德國的德銀高階經理人一面翻閱報告,一面大搖其頭,看著美國人把他們的銀行牽扯進另一個亂局之中。

德銀的監事會也急忙了解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監事會把工作派給旗下的「誠信委員會」負責,這個委員會檢視德銀的文件、詢問員工後,迅速提出報告。這份報告把重心放在為什麼在二○○八年的芝加哥訴訟案件發生後,投資銀行剛剛下達禁止跟川普往來的政策,德銀的私人銀行部門實際上就開始對川普灑錢。

誠信委員會發現,其中一個因素是傅瑞布麗的上司懷著追星夢;跟川普生意往來的誘惑力,壓倒了所有自保的本能。這一點讓德銀相當難堪,但是,讓董監事更吃驚的事情,是這些年來,德銀提出很多文件,警示德銀跟這位大客戶生意往來的金額十分龐大,這種文件叫做曝險報告,旨在確保高層有人知道某種關係的完整內容,知道一旦這種關係出現不利變化時,對銀行的財務或聲譽,可能造成嚴重傷害。

但是,就監事會約談經理人後所能做出的判定而言,德銀高層人員從來沒有核閱過這些報告。監事會斷定,問題主要出在德銀的科技老舊,又採行分門別類的管理制度,以致於幾乎每一個人都可以理直氣壯的宣稱,管理德銀和某一位大客戶的關係並非他們的責任——這是執行董事會分工狹隘陳年往事造成的結果。

事實上,德銀的某一個部門拒絕跟川普往來,另一個部門卻認為他是大客戶的情況,恰恰充分說明德銀的功能失常。一位監事看過德銀和川普的關係後,感嘆的說:「狀況很明顯,就是德銀管理不當。」

兩份報告都指出,最近貸給川普的幾筆貸款,資金都是透過美國德銀信託公司支付。布羅克斯密特在自殺身亡之前,當然一直都擔任這家公司的董事,他曾經抱怨過,說德銀沒有可以預防這種狀況的嚴格財務控制,問題是他的怨言沒有產生什麼效果。

兩份報告的結論都說,德銀和川普的關係是組織混亂造成的結果,這樣說有點道理,卻掩蓋了一個更嚴肅、更有問題的現實,也就是包括艾克曼和詹恩在內的不少德銀最高階經理人,雖然沒有看過正式的曝險報告,卻大致清楚實際狀況——而且事實上,這兩位前後任執行長似乎都祝福這層關係的所有面向,他們都知道川普以煽動言詞和違約聞名,也以種族主義和行事莽撞聞名,但是快速獲利的誘惑力壓倒了這些憂慮。

現在德銀把自己和川普的關係,歸咎於美國一處胡鬧的前進基地,設法隱瞞整個德銀的罪過。

二○一六年美國大選結束後那幾星期,德銀高階經理人忙著制定計畫,得立刻進行的是降低德銀對俄羅斯的曝險。十年前德銀曾經撥給俄羅斯外貿銀行十億美元的信用額度,俄羅斯外貿銀行是屬於克里姆林宮的銀行,艾克曼跟這家銀行建立了極為密切的關係。

到了二○一六年,俄羅斯外貿銀行還欠德銀大約六億美元。兩家銀行互相拆借其實沒什麼不對,銀行間的交易是金融體系的生命線。但是借這筆龐大貸款的,是跟俄羅斯情報機構有關係的銀行,德銀高階經理人害怕這件事曝光後,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大選結束後的幾個星期,德銀的人忙著把這筆貸款從德銀的帳目中移除,將其中一大部分以低價賣給另一家俄羅斯銀行。

德銀高階經理人認為,比較大的問題是,川普對數億美元的貸款提供了個人保證。當時這樣似乎是最安全的作法,如果川普違約,德銀可以獲得部分保障。但是,現在這種情形表示,候任美國總統川普的巨額身家,典當在川普政府擁有極大影響力的一家外國銀行裡。

可能的解決之道是乾脆讓川普解脫個人保證的麻煩,可以修正貸款協議,刪除這種規定,這樣一來,積欠所有債務的人會變成川普機構,而非川普本人。

但是德銀討論這個構想的風聲洩露出去後,迅速引發強烈抗議。德銀已經面臨聯邦政府的多項調查,現在調查權限即將落入川普政府手中,讓候任總統解除龐大的財務重擔,難免會有貪腐的味道。一位政經倫理專家說得好:「這種情形很糟糕。」

相關書摘 ▶《黑暗巨塔》:川普繳不出德意志銀行貸款,還厚顏無恥要求30億美元賠償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黑暗巨塔:德意志銀行——川普、納粹背後的金主,資本主義下的金融巨獸》,堡壘文化出版

作者:大衛・恩里奇(David Enrich)
譯者:劉道捷

2014年,一個下雨的週末,德意志銀行的一位高階管理人被發現在其位於倫敦的公寓上吊自殺。比爾・布羅克斯密特曾經致力於將這間擁有150年歷史的金融機構,打造成全球金融巨頭。他的死亡是個謎團,而銀行使出一切手段阻止調查,是更大的謎團。事實證明,布羅克斯密特,知道的太多了。

在此書中,作者大衛・恩里奇揭露了德意志銀行種種真實發生的勾當,以及其邁向滅亡的過程。他追溯該銀行的歷史,從1880年代開始,支助一個不斷投機的美國開發商;幫助納粹建造奧斯威辛集中營,以及買通東方集團。他揭開了1990年代,德意志銀行為了打入華爾街,如何透過一系列的手段,以犧牲道德與法律為代價,獲得了成功的過程。

後來,德意志銀行開始操縱市場,協助恐怖主義政權,欺騙投資人,欺騙監察機構,甚至替俄羅斯高官洗錢。為了打入美國市場,德意志銀行在長達20年的時間裡,都是唐納・川普背後最大的金主,提供了數十億的貸款,且多數根本無法收回。

《黑暗巨塔》是一本過去從未見過的巨著。講述了德意志銀行如何化為全球金融最魯莽與罪孽最為深重的存在——背後隱含的金融危機風險,甚至比金融海嘯時期的雷曼兄弟更為嚴重。

更恐怖的是,這個炸彈尚未真正引爆。

(堡壘)黑暗巨塔立體封72dpi
Photo Credit: 堡壘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