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被國際「欺壓」,所以須偉大復興:習近平與希特勒話術的異曲同工之妙

因為被國際「欺壓」,所以須偉大復興:習近平與希特勒話術的異曲同工之妙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共和納粹都將他們擴張的野心以爭取過去、現在以及未來都會持有的口吻做包裝。彷彿中華民族是不朽實體,終將會在正確的時機稱霸整個世界,好像德意志帝國是可以簡單收回故土的神秘力量,使用虛構的過去,來合理化不可避免的未來。

文:Arthur C.Y. Kron
譯:Allen S.Y. Chen

位在東西歐交界處的奧地利,除了日耳曼人外,人口組成多元,其中包含東歐的斯拉夫人以及西南歐的義大利人。在1930年代,希特勒為了要併吞奧地利於德意志帝國,曾說所有德意志人都應該「再一次」生活在一個強大的國家中,即便德意志人在當時還從未屬於單一主權國家。而所有的德意志人,在希特勒「一個民族,一個帝國,一個元首」的口號下,終於「回歸了祖國」德意志帝國。

在他2019年的「告台灣同胞書」中,習近平提到海峽兩岸的歷史之傷,只能靠臺灣回歸祖國來化解。先不論臺灣從來沒有在中共的統治範圍內,習近平的口吻是不是很熟悉?

希特勒的德意志帝國和習近平的中共都以民族驕傲和經濟發展為誘因,意圖抹滅鄰近相同民族小國的主權、自由和民主。如果更進一步地審視兩者所採用的政治宣傳,我們可以發現希特勒和習近平都以民族恥辱為由,宣揚德意志和中華民族的復興。

在習近平的演講中,他時常提到1840年代到1940年代末為中國的百年國恥,特別是西方列強和日本鋼砲外交的侵略。而以希特勒為首的納粹則是以凡爾賽條約(一戰結束之條約,其內容對德國發展非常不利)為恥,不斷宣稱要復仇。由此可見,中共和納粹皆以「民族復興」作為抹滅歷史恥辱的代名詞,並以統一「中華民族」和「德意志人」為手段。

就像希特勒將奧地利的獨立視為納粹一統天下的眼中釘,習近平認為臺灣獨立是中國復興的肉中刺。

事實上,這種訴諸我國強大和優越主義的極權國家不在少數。

「國家復興」的說法暗示了中華民族在世界的自然地位,特別是在百年國恥之後,中國有著自然的權力來主宰世界。在這種修正主義的口吻中,中華民族曾經的榮耀包含了擁有臺灣。因此,為了要重回過去的榮耀,臺灣必須要回歸祖國。這樣子的論述彰顯了人類最黑暗的信仰——因為某國的歷史、國籍或是民族背景,與之相關的人事物就無條件的繼承了某種權力地位。

任何政府都會說國家安全人民有錢,但是民族復興這種帶有排他性和武力的口吻,是一種極其危險的情感訴諸。

中共對於臺灣的政治宣傳不斷地散波「臺灣是中華民族的一份子。」在習近平的告臺灣同胞書,他說:「兩岸同胞是一家人,兩岸的事是兩岸同胞的家裡事,當然也應該由家裡人商量著辦。」如此這般將臺灣多元文化歸納於中華一家,習近平繼希特勒之後,再一次將「血緣」的概念應用在國際政治上。

RTSVP3C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共同的血緣屬於共同的帝國」(Common blood belongs in a common Reich)是希特勒在我的奮鬥中的一句名言,整個德奧合併的過程都是圍繞在個概念。

希特勒的政治宣傳很成功地讓德國人、奧地利人和全世界以為他只是想統一德國和奧地利。在德奧合併的公投以前,奧地利首府維也納到處都可以看到納粹的標語:「從多瑙河到萊茵河,伸出你們的援助之手吧,你們這些德意志人。」納粹想要將德奧合併塑造成民族相同的政治合併。那時候的奧地利並不是一個被極權政府入侵的國家,而是一群迷失的人找到回家的路——回到祖國。

各國政府相信了希特勒的話,而希特勒正在利用奧地利的黃金庫存以及石油資源,建造他的戰爭機器。

「德意志血脈」和「中華民族一家親」兩者都是極權政府用來合理化它們的政治壓迫以及帝國擴張的說法。在中共建政70周年慶上,習近平強調兩岸要和平統一,但是要統一甚麼?

我們來檢視一下兩岸一家親的概念。確實這比希特勒的口號要友善,但它們根本上是一樣的概念。國籍和身分認同不是自我可以決定,而是外在勢力影響。被中國人認為是中國人將注定這些人得屈服於中共政權。中共不只要臺灣人認同中國人的身分,還要其接受中共政權的統治。在這方面,中共和納粹都成功地將它們可怕的意識形態和身分認同連結起來,加深一黨專政的合理性。

如此,國家和黨將密不可分。

AP_9203137664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中華民族一家親也意味著程度上的同質性,但是事實卻是相反的。

中國最大的兩塊領土,新疆和西藏,都是在18到20世紀被中國征服的(或是中共說的和平統一)。然而,生活在這兩塊土地上的人們並沒有意識到他們是中華民族的一份子,直到他們被中國軍隊入侵。

或許只是他們反應太慢,需要人家用槍桿子來告訴他們是中華民族的一份子,但這裡的重點是,透過將人口和主權領土畫為中華民族的一份子,中共試圖讓那對中國沒有身分認同的人俯首稱臣(更不用說那些不認同中共政權的人)。比起大肆宣傳漢民族的統治地位(之於希特勒和亞利安人的說法),中華民族一詞更輕鬆地將不同的人涵蓋在以漢人為首的國家。

另外一個獨裁政權的宣傳工具為「歷史的必然性。」今年一月蔡英文總統勝選時,中共官媒新華社曾說:「這些挫折都只是『歷史浪潮下的泡沫。』」中國國防部發言人而後在五月也堅稱,走臺獨是死路一條。希特勒當時也有同樣的認知——在他一次到維也納的演講中,希特勒宣稱歷史的浪潮終將使他的家鄉(奧地利)回歸德意志帝國。

中共和納粹都將他們擴張的野心以爭取過去、現在以及未來都會持有的口吻做包裝。彷彿中華民族是不朽的實體,終將會在正確的時機稱霸整個世界。就好像德意志帝國是一隻可以簡單收回故土的一股神秘力量。這種修正主義式的決定論,使用虛構的過去來合理化不可避免的未來。

RTS5OXU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