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裁困境與中美矛盾下,俄羅斯與新加坡關係躍進?

制裁困境與中美矛盾下,俄羅斯與新加坡關係躍進?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6年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訪問莫斯科,兩年後普京歷史性首訪新加坡,去年年底李顯龍往訪亞美尼亞跟俄羅斯為首的歐亞經濟聯盟簽訂重要協議;那麼,目前是否俄坡尋求外交突破的新契機?

文︰王家豪(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研究助理)、羅金義(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今年年初普京(Vladimir Putin,台譯普亭)提出修憲,被問及會否仿傚新加坡「國父」李光耀,在長期執政之後退居二綫擔任內閣資政,藉以維持國家穩定發展?普京斷然否定,明言「新加坡模式」不適合俄羅斯。

前蘇聯國家菁英不時曲解「新加坡模式」,將之簡化為以鐵碗管治換取經濟增長,從而合理化獨裁政權。2015年李光耀逝世時,克里姆林宮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披露李氏曾經批評普京的經濟政策過於自由化。

新加坡政壇李氏父子與普京的治國理念和世界觀不盡相同,但兩者的務實作風會否創造雙方合作空間?儘管李光耀早年鐵腕反共,但他卻以「務實」態度對待蘇聯。

1962年李光耀訪問莫斯科,爭取蘇聯支持建立馬來西亞。新加坡原則上支持不結盟外交,卻藉着與蘇聯建交(1968年)、促進經貿合作,誘使美國增強在東南亞的存在。近年俄羅斯遭受西方孤立,「大歐亞」戰略正是構想將外交願景向新加坡延伸;中美磨擦升溫波及東南亞,新加坡總不能呆作遭殃池魚。

2016年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訪問莫斯科,兩年後普京歷史性首訪新加坡,去(2019)年年底李顯龍往訪亞美尼亞跟俄羅斯為首的歐亞經濟聯盟簽訂重要協議;那麼,目前是否俄坡尋求外交突破的新契機?

sipaphotosnine984084
Photo Credit: Newscom/ 達志影像

大歐亞戰略:從里斯本到新加坡

俄羅斯外交與國防政策委員會提倡「大歐亞戰略」外交理念,勾勒出從葡萄牙里斯本到新加坡的「大歐亞」空間以推動俄國與歐洲和亞洲的融合;在這套概念中,新加坡成為俄羅斯與東盟合作的橋頭堡。

去年年底,新加坡成為繼越南之後第二個與歐亞盟簽訂自由貿易協議的東盟國家。根據「歐亞盟-新加坡自貿協議」(EAEUSFTA,下稱「協議」),歐亞盟國家對九成新加坡進口產品提供關稅減免,包括礦物燃料、機械設備、化工產品等。

新加坡是自由港,早已對歐亞盟成員國徵收低進口稅,所以初步而言「協議」對坡方較為有利,有望改善它對俄羅斯的貿易出口。參考俄羅斯海關的統計數字,去年俄國與新加坡的雙邊貿易額為29億美元,而俄方擁有17億美元的貿易順差。

從經濟利益而言,與新加坡簽署自貿協議對歐亞盟成員國的效益似乎有待商確,但誠如李顯龍所言,「協議」具有跳板作用,將有助促成歐亞盟與東盟建立自貿區。

2018年新加坡高調接待普京首度來訪,哈莉瑪總統(Halimah Yacob)的歡迎演說透露,當前俄坡雙邊貿易額是10年前的3.9倍。除了貿易往來,俄羅斯與新加坡的投資合作正在蓬勃發展。新加坡未有跟隨西方制裁俄羅斯,但跟香港的情況相似,金融機構對俄國資金作出嚴格審查及監管。

不過,在俄羅斯面臨經濟制裁和盧布危機之下,新加坡對俄國的直接投資卻不跌反升。根據俄羅斯中央銀行的資料,2018年新加坡成為俄羅斯的第四大外國直接投資者,總額達16億美元。不過,新加坡很可能成為返程投資的渠道,讓俄羅斯投資者將資產轉移到坡國,再以外國直接投資的名義轉返境內投資。這種安排建基於稅務理由、逃避制裁,或其他財政考慮。

「烏克蘭危機」後新加坡的外國直接投資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俄羅斯 -5.0 1.6 1.9 162.7 27.0 15.8 5.3
單位:億美元/資料來源:俄羅斯中央銀行,2020

另外,俄羅斯企業對新加坡市場甚為熱衷,吸引力遠超香港。新加坡國際企業發展局前行政總裁李沃文(Lee Ark Boon)表示,超過650家俄羅斯企業在新加坡營運(上述哈莉瑪總統的演說透露,這數字已經增加到接近700家),包括卡巴斯基實驗室、俄羅斯天然氣公司、盧克石油等。

對於俄羅斯投資者而言,新加坡政府或許表現得比港府積極得多。早於2002年新加坡與俄羅斯已經簽署《全面性避免雙重課稅協定》,提升俄羅斯企業在坡國投資的誘因;相比之下,香港政府到2016年才跟俄羅斯達成相同協議,遠遠落後於形勢。

俄羅斯駐新加坡大使Andrey Tatarinov說,在坡俄企於2004年只有14家,即使到2011年還不到290家。當然,這段關係躍進之前也經歷過艱難時刻,前新加坡駐俄羅斯大使Michael Tay透露了說服俄企來坡的秘訣:過去提起俄羅斯,只會想到特務、貪腐、政棍,跟新加坡合作是一個機會,讓世人看到更好、不一樣的俄企——這引來很多俄羅斯年輕企業家的認同:新加坡溫和中立,政治上沒有野心,專注於知識創造。其實,這何嘗不也曾經是香港的優勢?

赤道新加坡開發北極

靠近赤道的新加坡與苦寒極地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但俄羅斯與新加坡近年的合作亮點之一正是北極開發。新加坡在北極沒有領土、沒有進行極地考察,但2013年與中國、日本、韓國等成為北極理事會的觀察員,獲准參與北極治理。

新加坡代表陳振泉(Sam Tan)同年出席北極圈論壇時表示,坡國對開採北極資源的興趣不大,但具備科研知識協助北極建設;例如吉寶企業(Keppel Corp)擅長建造離岸鑽油平台和破冰船,期望能參與北極的基建領域合作。

在西方制裁之下,俄羅斯難以獲取西方先進技術開採北極資源,這反而為新加坡企業帶來契機。其實,吉寶企業就曾經向盧克石油提供兩艘破冰船。與此同時,新加坡政府向俄羅斯推銷其港口建設經驗,嘗試爭取在北極港口提供技術支援服務。

AP_20225745236605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再者,全球氣候變化對北極造成影響,也可能威脅新加坡的戰略利益。全球暖化加快北海航道的發展,它是俄羅斯的戰略項目,航程(7,350海里)較蘇伊士運河(11,250海里)短,有望降低航運成本。由於受到極地氣候及其他因素掣肘,目前北海航道每年航期只有3至4個月,但長遠而言,它擁有取代蘇伊士運河的潛力。

若然蘇伊士運河被取代,新加坡的港口地位和馬六甲海峽的戰略重要性恐怕會大幅削弱。作為回應,新加坡政府也開始更加積極考慮投資俄羅斯的北極開發,爭取成為亞洲天然氣樞紐。2018年新加坡淡馬錫控股旗下蘭亭能源(Pavilion Energy)與俄國諾瓦泰克公司(Novatek)就簽署了備忘錄,積極評估參與北極液化天然氣2號項目(Arctic LNG 2)的可能性。

未雨綢繆的考慮,還有北極冰川融化導致全球海平面上升,作為島國的新加坡早晚有可能面臨洪水威脅,乃國家存亡之大事。為了應對全球氣候變化,新加坡政府將投放1,000億新加坡元(720億美元)以建造海岸線防禦措施。由於過去鮮有開展北極考察,故此需要透過北極理事會獲取資訊,也寄望跟俄羅斯加強相關的科研合作。

聯手推動「新不結盟運動」?

2020年夏天李顯龍總理在《Foreign Affairs》發表長文,語調沉重地慨嘆,當前的中美對抗令亞洲世紀瀕臨滅絕(Endangered Asian Century),向這個美國最重要的外交智庫大聲疾呼,東南亞國家實在「必須避免夾在中間,或被迫做出令人不快的選擇。」

外交上,俄羅斯與新加坡的國際地位截然不同——美國視前者為主要戰略對手,看待後者為東南亞重要盟友。2014年美國為首的西方列強制裁俄羅斯,但一直以來新加坡卻彷彿「免疫」一般,繼續膽敢跟俄羅斯發展經濟關係,一位新加坡的外國投資顧問公司老闆的洞察是:新加坡是半民主國家、相對透明、是7,000間美國公司的亞洲總部所在,給新加坡找麻煩不也就是給自己的生意找麻煩?美國人毋寧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RTX7SQ7N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新加坡的小國「平衡外交」藝術,是否值得俄羅斯借鑒?在美俄中三角博奕之下,俄羅斯不應成為中國的小伙伴,反而應該發揮平衡和獨立的作用,為自身爭取最大利益。當俄羅斯官方刻意避免介入中美博弈之際,克里姆林宮前外交顧問卡拉加諾夫倡議莫斯科應該帶引「新不結盟運動」,領導不願在中美之間選邊站隊的國家。

俄坡是經歷50年外交關係「長久友誼」的邦交國,中美「新冷戰」彷彿如箭在弦,「新不結盟運動」如何使俄羅斯與新加坡愈走愈近,會是前者「向東轉」的重要一步嗎?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Lou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