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孟居「台諜案」,顯示出中共將「間諜」的定義泛政治化

李孟居「台諜案」,顯示出中共將「間諜」的定義泛政治化
屏東枋寮鄉政李孟居(右)證實被捕。|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李孟居的「間諜案」,顯示出中共一向將「間諜」定義泛政治化的傾向。為了中共的政治需要,抓幾個台籍的倒霉鬼做業績,這對中共的國安部門而言,幾乎是家常便飯,因此,過去就有台商被大陸商人串通國安單位惡整到人財兩失的事例。

文:黃澎孝

早在國安局成立之前,對中國的情報工作,有相當大的部份,是由國民黨的「中二組」負責。因此,中共稱我方間諜為「國民黨特務」;簡稱「國特」。最早籌辦國民黨中二組的是鄭介民將軍。後來,台灣成立「國家安全局」,鄭介民將軍更出任第一任的國安局長。

至於,國民黨的中二組,後來幾經改組後,有一段時間曾改名成「大陸工作會」;擔任這個「黨國不分」時期「國特頭子」的,也都是由軍方退伍的相關將領出任。直到白萬祥將軍退休後,才由曾任經國先生秘書的情報界元老蕭昌樂先生接任。

據說,經國先生交付蕭昌樂的主要任務,是讓這個長期從事「大陸工作」的國特組織,去負責「大陸政策」的調整。並成為「中央大陸工作指導小組」的執行單位。手握蔣經國主席尚方寶劍的蕭昌樂,於是乎得以向各軍政部門「借將」。

民國77年12月,蕭昌樂發函給時任總政部主任的言百謙上將,徵調時任「心戰處」中校心戰官的我,為「大陸工作指導小組」的「兼任研究員」,從事「大陸政策與反統戰」方面的「研究」。於是乎,我就如此這般的成為了中共所謂的「國特」。

我到「陸工會」不久之後,繼任經國先生的李登輝主席,任命了鄭介民的公子,曾任台大教授及國民黨海工會主任的鄭心雄博士為副秘書長兼大陸工作會主任。而我則因緣際會地成了他的機要秘書。

據鄭心雄說,李登輝當初的佈局,是要培養他出任第一位「文人」國安局長。這除了鄭心雄個人的條件外,李登輝當然也考量到「特務機關」難搞,沒有相當情報淵源的文人,根本難以領導掌控。但是,鄭心雄有他父親鄭介民的老關係在,以鄭心雄的才智學養,若非後來天不假年,我相信他是一定能夠勝任的。

National_Policy_Foundation_main_entrance
Photo Credit: Solomon203 @ CC BY-SA 4.0
目前當做國民黨智庫的杭州南路陸工會原址

若以現在國民黨的破敗慘狀,實在難以想像,在民國78年,我剛入行國特時,在杭州南路的國民黨大陸工作會裡,不但有武器彈藥,甚至於,在泰緬邊境還有一支武裝游擊隊。更特別的是,目前當做國民黨智庫的杭州南路陸工會原址,竟然是ㄧ幢可以防備核生化攻擊的堡壘級建築物。

當年,陸工會各部門之間的區隔,也宛如有重重的銅牆鐵壁,幾乎各自為政到不相往來的地步。當然,這一切都是為了「保密」,這也都是世界各國特務機關的共同特色。因此,在此重重保密之下,除了陸工會主任之外,唯一能夠打破藩籬,綜覽全局的竟然只有「機要秘書」了。

尤其,鄭心雄本是美國威斯康新大學的心理學博士,對於中共的瞭解和大陸工作畢竟不是他的本行。因此,我這個「心廬」畢業,搞了十幾年心戰、反統戰工作的退伍中校,也就成了他經常倚畀的對象。

甚至於,也常成為他「單線派遣」執行一些特殊任務的重要「特務」。譬如說:實地「走訪」計畫中的大陸沿海經濟特區,包括尚未開發前還是一片稻田的上海浦東、供應大上海地區主要電力的秦山核電站,乃至於,泰緬邊區游擊隊的解編問題等等;都是挺要命的任務⋯⋯直到鄭心雄因肝癌不幸去逝為止。

我之所以要秀出這段個人的「特務史」,主要是為了「鋪梗」,解讀中共前兩天才剛公佈的所謂「台諜」案。

121162248_2733430866985584_2706801877438
Photo Credit: 黃澎孝

據中國央視11日在《新聞聯播》中報導宣稱:中共國安機關破獲「數百起」台灣間諜「竊密」案件,「打掉台灣間諜情報機關針對大陸佈建的間諜情報網」。光就這段簡短的報導文字,在我這個「老特務」眼裡,就覺得老共吹牛不打草稿的老毛病又犯了!

怎麼說呢?

間諜的派遣,一般都是「單線」的,很少很少會有「橫向聯繫」,更遑論「網狀」佈建的。因此,老共宣稱打掉台灣對大陸佈建的「間諜情報網」的可能性,幾乎為零⋯⋯除非,我方主管情報佈建的高層官員叛逃。

其次,中共對所謂「台諜」的定義,顯然是大有問題的。最明顯的烏龍就是中央電視台公佈「被道歉」的那個所謂的「台諜」李孟居。

從他在電視上被道歉説,「對祖國有傷害」的事情,原來是他在香港「反送中」示威遊行期間,他和屏東枋寮鄉長陳亞麟「相招」去香港看熱鬧,結果,臨時陳亞麟有事未能成行,於是這位「枋寮鄉政顧問」李孟居便「被騙過去」;隻身前往。

他在香港看熱鬧之餘,還順便在深圳拍了一些武警集結的畫面,傳給友人臭屁ㄧ下而已。沒想到在離境時,被查出在他的手機上,存有這些拍攝的畫面資料。(有哪個專業的間諜會把「情報」留在手機上的?)

於是,這個倒霉的「鄉政顧問」就被視為「綠營間諜」;落實了中共指控民進黨干涉香港反送中事件的鐵證⋯⋯。

李孟居的「間諜案」,顯示出中共一向將「間諜」定義泛政治化的傾向。為了中共的政治需要,抓幾個台籍的倒霉鬼做業績,這對中共的國安部門而言,幾乎是家常便飯,因此,過去就有台商被大陸商人串通國安單位惡整到人財兩失的事例。

其次,喜歡貪小便宜,沒事愛去大陸「假交流真郊遊」的人,也要特別留意了!這次的央視新聞中,特別點名了那些「大肆利用兩岸交流交往渠道」,大搞「學術情戰」、「媒體情戰」,嚴重「危害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的現象。

未來,在中國「交流」甚至旅遊時,都有可能因為你用手機習慣性拍下會議資料、特殊建築設施或中共認為有負面意義的畫面,都有可能被中共認定為「竊取」機密的「間諜」行為。

更值得那些誤把中國當母親的呆胞們注意的是,這次中共有意擴大宣傳運用「台諜案」當做全民教育的「保密防諜」素材,因此,不但通令各機關甚至於連學校的學生都要全面收看。其結果必然更加提升大陸人民對台灣人的敵意與戒心,未來台胞在大陸被懷疑檢舉的機率必然更為增加。

當然,類似像黃安那種專門舉報「台獨」的台籍敗類,更有可能藉著舉報「台諜」之名,構陷迫害自家台灣人嘍。總之,危邦莫入,中國、港澳都少去為妙,不然被當成間諜,可就有理說不清了。

本文經黃澎孝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