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偽軍」:看似替日軍反共,實際上卻效忠共產黨的投機份子

「紅色偽軍」:看似替日軍反共,實際上卻效忠共產黨的投機份子
在河南省西部伏牛山區召開游擊會議的國軍眾游擊隊領袖們,照片中的高俠軒將軍是當地最具聲望的將領,不過他很多手下後來也成為「紅色偽軍」的主力|Photo Credit: 高雙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紅色偽軍」意即暗中替中共服務的「偽軍」,套一句中共常用的術語,就是指「白皮紅心」。這類「偽軍」表面上是反共的「白色」,替日軍、南京或者重慶服務,看似在對付共產黨,可實際上卻是效忠共產黨的「紅色」軍隊。

在《中國戰場上的「偽軍」》系列文,還有張國俊先生的口述訪談中,筆者提及絕大多數的中國親日部隊在二戰結束後為國民政府收編的情況。由於國民政府是1945年獲得絕大多數盟國承認的中國唯一合法政府,外加滿洲國、蒙疆自治政府與汪精衛政權都反對共產主義的緣故,親日部隊多數在戰後為中華民國國軍所收編。

當然隨著國共勢力在接下來四年內戰中的消長,又有勝利之初投效中央政府的前「偽軍」,在兩岸1949年分治之前又倒戈到了中共陣營。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吳化文的整編第96軍,於濟南戰役時「陣前起義」,被改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35軍。這支前身為和平建國軍第3方面軍的精銳部隊,從徐蚌會戰一路打到渡江戰役,然後將紅旗升到了南京總統府的上空。

「偽軍」不像中央軍嫡系部隊,會如孟良崮戰場上的整編74師、東北戰場上的新六軍和新一軍或者是徐蚌會戰中的第五軍,會在與共軍的交戰中戰鬥到一兵一卒。他們不是一看苗頭不對就投降,或者戰鬥爆發前就趕緊退出戰場,所以戰死或被俘的情況並不多見。這意味著還是有相當數量的「偽軍」,在1949年撤退到了台灣,成為保衛中華民國的主力。

如此看來,「偽軍」不是繼續跟著兩蔣父子反共,就是到中共逐漸占盡上風之後才調轉槍口的投機份子,仿佛共軍與「偽軍」的關係從來就沒有好過。可事實上情況並非如此,根據筆者過去在美國國家檔案館(National Archives)所閱讀到的資料,中央情報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的前身戰略情報局(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發明了一個名為「紅色偽軍」(Red Puppet)的專有名詞。

截圖_2020-10-13_上午8_03_24
美國國家檔案館
戰略情報局為了搜救在華北戰場上被擊落的飛行員,派人空降敵後與共軍還有「偽軍」接觸,卻有兩個小隊的人員因為看到共軍和「偽軍」勾結,慘遭被俘虜的下場。圖中的P-51D戰鬥機,隸屬於專門空襲華北鐵道線的第311戰鬥機大隊

暗中替中共服務的「偽軍」

「紅色偽軍」意即暗中替中共服務的「偽軍」,套一句中共常用的術語,就是指「白皮紅心」。這類「偽軍」表面上是反共的「白色」,替日軍、南京或者重慶服務,看似在對付共產黨,可實際上卻是效忠共產黨的「紅色」軍隊。對此美國國務院國務卿政策規劃辦公室中國政策規劃首席顧問余茂春,在他早年出版的作品《美國間諜在中國》(OSS in China)中有詳細的介紹。

1945年5月28日奉戰略情報局之命,空降到華北敵後的「獵犬小隊」(Team Spaniel)四名隊員外加一位中國翻譯,就是因為蒐集到八路軍與「偽軍」相互勾結的情報而慘遭扣押。十分有趣的是,「獵犬小隊」空降敵後的任務,就是要與華北「偽軍」建立聯繫,讓他們在中美盟軍發起反攻之際順勢倒戈,可沒想到因為這些「偽軍」已經倒戈中共,一切通通功敗垂成。

美國自參加太平洋戰爭以來,主要的政策都是要求國民政府將美援物資集中到對日作戰上,而不是用來打擊同屬抗日陣營的中國共產黨。不過進入1945年以後,隨著日本戰敗之日被抬上行程表,美國也改變了開戰之初不介入國共內戰的政策,開始搞小動作協助國民政府搶占華北淪陷區。爭取「偽軍」支持,就成了國共雙方擴張影響力的最直接手段。

可華北戰場已經牢牢為中共所控制,就連標榜反共的華北治安軍,也多在暗中與八路軍建立起了聯繫管道,不是國軍或者美軍所能輕易撼動的。朱德為了向華北「偽軍」購買武器,甚至還曾向戰略情報局局長鄧諾凡(William J. Donovan)提出商借2,000萬美元的需求。然而這筆借錢的計劃,最終還是因為美國政府態度日趨反共而胎死腹中,延安和華府的關係也開始走入低潮。

所以「獵犬小隊」與後來跟著被俘的「辣椒小隊」(Team Chili),都要等到日本投降之後,才由魏德邁將軍和赫爾利大使經由外交手段爭取獲釋。對於「紅色偽軍」的存在,戰略情報局也開始跟著警惕起來。根據筆者閱讀的戰略情報局相關歷史文件,在華北戰場上與國軍一起行動的美軍特戰人員,甚至還有與這些「紅色偽軍」直接大打出手的紀錄。

顯見利用抗戰壯大,一直都是共產黨在八年抗戰期間的頭號任務,其中一個壯大的方式就是透過對「偽軍」的軍事滲透乃至於政治掌握。這些表面上效忠親日政權,實則接受共產黨指揮的「偽軍」,能合法公開的在淪陷區活動,甚至直接獲得來自日軍的軍事訓練和現代化武器裝備。「紅色偽軍」就算無法直接挑戰中央軍,至少也提供了中共游擊隊喘一口氣的絕佳政治庇護所。

截圖_2020-10-13_上午8_07_40
許劍虹提供
不敵在河南平原上奔馳的日軍第3戰車師團,許多國軍地方部隊直接投降,被改編為汪精衛政權的和平軍,然而這些和平軍中卻有不少其實別有心機

從河南省崛起的「紅色偽軍」

那麼「紅色偽軍」是怎麼誕生的呢?「偽軍」是共軍在淪陷區的主要競爭對手,早期八路軍與新四軍對「偽軍」的政策只有打擊消滅,沒有任何統戰拉攏的必要。直到1939年5月30日,時任八路軍129師政委的鄧小平於《在敵後方的兩個路線》一文中,提出「採取一切方法與偽軍發生關係,並抓住時機,促其反正」的建議,才開始有「偽軍」暗中替日軍服務的情況發生。

只是包括南京國民政府和華北政務委員會在內,所有中國親日政權在意識形態上都十分反共,外加華北日軍為了回應共軍發起的「百團大戰」,從1941年初到1942年底一連發起五次「治安強化運動」,將八路軍打得抬不起頭來。多數「偽軍」縱然沒有什麼堅定的反共信念,卻也是「牆頭草,兩邊倒」的投機份子,不會在中共處於絕對劣勢的情況下轉化為「紅色偽軍」。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