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偽軍」:看似替日軍反共,實際上卻效忠共產黨的投機份子

「紅色偽軍」:看似替日軍反共,實際上卻效忠共產黨的投機份子
在河南省西部伏牛山區召開游擊會議的國軍眾游擊隊領袖們,照片中的高俠軒將軍是當地最具聲望的將領,不過他很多手下後來也成為「紅色偽軍」的主力|Photo Credit: 高雙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紅色偽軍」意即暗中替中共服務的「偽軍」,套一句中共常用的術語,就是指「白皮紅心」。這類「偽軍」表面上是反共的「白色」,替日軍、南京或者重慶服務,看似在對付共產黨,可實際上卻是效忠共產黨的「紅色」軍隊。

在《中國戰場上的「偽軍」》系列文,還有張國俊先生的口述訪談中,筆者提及絕大多數的中國親日部隊在二戰結束後為國民政府收編的情況。由於國民政府是1945年獲得絕大多數盟國承認的中國唯一合法政府,外加滿洲國、蒙疆自治政府與汪精衛政權都反對共產主義的緣故,親日部隊多數在戰後為中華民國國軍所收編。

當然隨著國共勢力在接下來四年內戰中的消長,又有勝利之初投效中央政府的前「偽軍」,在兩岸1949年分治之前又倒戈到了中共陣營。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吳化文的整編第96軍,於濟南戰役時「陣前起義」,被改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35軍。這支前身為和平建國軍第3方面軍的精銳部隊,從徐蚌會戰一路打到渡江戰役,然後將紅旗升到了南京總統府的上空。

「偽軍」不像中央軍嫡系部隊,會如孟良崮戰場上的整編74師、東北戰場上的新六軍和新一軍或者是徐蚌會戰中的第五軍,會在與共軍的交戰中戰鬥到一兵一卒。他們不是一看苗頭不對就投降,或者戰鬥爆發前就趕緊退出戰場,所以戰死或被俘的情況並不多見。這意味著還是有相當數量的「偽軍」,在1949年撤退到了台灣,成為保衛中華民國的主力。

如此看來,「偽軍」不是繼續跟著兩蔣父子反共,就是到中共逐漸占盡上風之後才調轉槍口的投機份子,仿佛共軍與「偽軍」的關係從來就沒有好過。可事實上情況並非如此,根據筆者過去在美國國家檔案館(National Archives)所閱讀到的資料,中央情報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的前身戰略情報局(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發明了一個名為「紅色偽軍」(Red Puppet)的專有名詞。

截圖_2020-10-13_上午8_03_24
美國國家檔案館
戰略情報局為了搜救在華北戰場上被擊落的飛行員,派人空降敵後與共軍還有「偽軍」接觸,卻有兩個小隊的人員因為看到共軍和「偽軍」勾結,慘遭被俘虜的下場。圖中的P-51D戰鬥機,隸屬於專門空襲華北鐵道線的第311戰鬥機大隊

暗中替中共服務的「偽軍」

「紅色偽軍」意即暗中替中共服務的「偽軍」,套一句中共常用的術語,就是指「白皮紅心」。這類「偽軍」表面上是反共的「白色」,替日軍、南京或者重慶服務,看似在對付共產黨,可實際上卻是效忠共產黨的「紅色」軍隊。對此美國國務院國務卿政策規劃辦公室中國政策規劃首席顧問余茂春,在他早年出版的作品《美國間諜在中國》(OSS in China)中有詳細的介紹。

1945年5月28日奉戰略情報局之命,空降到華北敵後的「獵犬小隊」(Team Spaniel)四名隊員外加一位中國翻譯,就是因為蒐集到八路軍與「偽軍」相互勾結的情報而慘遭扣押。十分有趣的是,「獵犬小隊」空降敵後的任務,就是要與華北「偽軍」建立聯繫,讓他們在中美盟軍發起反攻之際順勢倒戈,可沒想到因為這些「偽軍」已經倒戈中共,一切通通功敗垂成。

美國自參加太平洋戰爭以來,主要的政策都是要求國民政府將美援物資集中到對日作戰上,而不是用來打擊同屬抗日陣營的中國共產黨。不過進入1945年以後,隨著日本戰敗之日被抬上行程表,美國也改變了開戰之初不介入國共內戰的政策,開始搞小動作協助國民政府搶占華北淪陷區。爭取「偽軍」支持,就成了國共雙方擴張影響力的最直接手段。

可華北戰場已經牢牢為中共所控制,就連標榜反共的華北治安軍,也多在暗中與八路軍建立起了聯繫管道,不是國軍或者美軍所能輕易撼動的。朱德為了向華北「偽軍」購買武器,甚至還曾向戰略情報局局長鄧諾凡(William J. Donovan)提出商借2,000萬美元的需求。然而這筆借錢的計劃,最終還是因為美國政府態度日趨反共而胎死腹中,延安和華府的關係也開始走入低潮。

所以「獵犬小隊」與後來跟著被俘的「辣椒小隊」(Team Chili),都要等到日本投降之後,才由魏德邁將軍和赫爾利大使經由外交手段爭取獲釋。對於「紅色偽軍」的存在,戰略情報局也開始跟著警惕起來。根據筆者閱讀的戰略情報局相關歷史文件,在華北戰場上與國軍一起行動的美軍特戰人員,甚至還有與這些「紅色偽軍」直接大打出手的紀錄。

顯見利用抗戰壯大,一直都是共產黨在八年抗戰期間的頭號任務,其中一個壯大的方式就是透過對「偽軍」的軍事滲透乃至於政治掌握。這些表面上效忠親日政權,實則接受共產黨指揮的「偽軍」,能合法公開的在淪陷區活動,甚至直接獲得來自日軍的軍事訓練和現代化武器裝備。「紅色偽軍」就算無法直接挑戰中央軍,至少也提供了中共游擊隊喘一口氣的絕佳政治庇護所。

截圖_2020-10-13_上午8_07_40
許劍虹提供
不敵在河南平原上奔馳的日軍第3戰車師團,許多國軍地方部隊直接投降,被改編為汪精衛政權的和平軍,然而這些和平軍中卻有不少其實別有心機

從河南省崛起的「紅色偽軍」

那麼「紅色偽軍」是怎麼誕生的呢?「偽軍」是共軍在淪陷區的主要競爭對手,早期八路軍與新四軍對「偽軍」的政策只有打擊消滅,沒有任何統戰拉攏的必要。直到1939年5月30日,時任八路軍129師政委的鄧小平於《在敵後方的兩個路線》一文中,提出「採取一切方法與偽軍發生關係,並抓住時機,促其反正」的建議,才開始有「偽軍」暗中替日軍服務的情況發生。

只是包括南京國民政府和華北政務委員會在內,所有中國親日政權在意識形態上都十分反共,外加華北日軍為了回應共軍發起的「百團大戰」,從1941年初到1942年底一連發起五次「治安強化運動」,將八路軍打得抬不起頭來。多數「偽軍」縱然沒有什麼堅定的反共信念,卻也是「牆頭草,兩邊倒」的投機份子,不會在中共處於絕對劣勢的情況下轉化為「紅色偽軍」。

那麼「紅色偽軍」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壯大的呢?這與支那派遣軍從1944年4月起動員52萬日軍發起的「一號作戰」有密切的關係,因為第31集團軍司令湯恩伯將軍與第9戰區司令長官薛岳將軍領導下的中央軍主力部隊,都在這場大規模戰役中遭到重創。八個月的大戰下來,國軍丟掉了20萬平方公里土地和146座城市,還讓6,000多萬同胞喪失重慶中央政府的保護。

尤其華北日軍動員第12軍與第11軍兩個軍共14萬人向河南的湯恩伯部隊發起進攻,更是大幅減輕了共軍在淪陷區面臨的壓力。而日軍雖然成功趕走湯恩伯部隊,卻又沒有足夠兵力控制住整個河南省,於是就給了共軍向中原戰場三不管地帶發展勢力的本錢。1944年5月11日,中共北方局下達《關於敵進攻河南情況下的工作方針的指示》,命令八路軍向河南省挺進。

然而「治安強化運動」的教訓,卻也讓共軍深知自己無力應付日軍的大軍圍剿,在河南淪陷區高調打出抗日旗號只會落得一個全軍覆沒的下場。既然共軍進軍河南的目標是確保本身發展壯大,並不是將日軍從河南驅逐出去,所以與其當「抗日英雄」去雞蛋碰石頭,倒不如讓八路軍打起「偽軍」旗號在淪陷區內合法發展。

共軍此舉確實極具戰略遠見,因為打著「偽軍」旗號發展敵後武裝,一方面可得到日軍的政治庇護,二方面還可以配合日軍進攻國軍,削弱重慶中央政府的力量。既然美國已經參戰,日本的戰敗投降就已經成為定局,對於共軍而言倒不如利用「一號作戰」的天賜良機爭取與日軍合作,確保中共能在戰爭結束後提早擊敗國民政府。

截圖_2020-10-13_上午8_04_48
Photo Credit: 高雙印
河南人民自衛軍是支暗中替共軍服務的「偽軍」,由高俠軒將軍被打散的游擊隊組成

河南人民自衛軍

1944年7月在寶豐縣成立的河南人民自衛軍,相信讀者們如果光看番號會認為這是一支共產黨武裝,而非汪精衛政權的和平建國軍。河南人民自衛軍確實不聽從南京國民政府或者華北政務委員會指揮,同時也真的是由中共地下黨員王定南依據北方局指示成立的共軍外圍部隊。然而河南人民自衛軍同時還與日軍建立了夥伴關係,負責維持平頂山地區的治安。

與其他「紅色偽軍」的最大不同之處,在於河南人民自衛軍並非共產黨透過地下黨員拉攏收編的「偽軍」部隊,而是從一開始就是由延安實際指揮,直接掌控的共軍隊伍,只是在表面上打著「偽軍」旗幟罷了。河南人民自衛軍扮演的角色,從一開始就是共軍與日軍建立合作關係的「白手套」,目的是要聯手打擊重慶國民政府。

王定南1910年出生,是河南省內鄉縣人,他在1929年就讀北平藝術中學期間參加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又於隔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他從1934年起擔任中共北平特別委員,並於抗戰爆發後繼續在淪陷區從事地下工作,直到1942年遭到日本憲兵逮捕為止。沒想到在被逮捕軟禁的這段時間,王定南似乎與日軍達成了某種不成文的默契,讓他回平頂山收編殘餘抗日游擊武裝組織「偽軍」。

於是王定南在另外一位投靠汪精衛的「偽軍」將領,新編第五軍軍長孫殿英支持下回到平頂山,並從孫殿英手中接管了15,000名稍早向和平建國軍新5軍投降的抗日游擊隊殘部,成為他組織河南人民自衛軍的主力。日軍是否知道有中共滲透到其控制區內發展組織,筆者無法掌握到肯定的資料。不過這樣的部隊存在,對日軍而言本來就是百利無一害的。

一來日本在1944年尚未解除與蘇聯的盟友關係,可藉由拉攏中共維持和史達林的友誼,甚至尋求莫斯科扮演同美國議和的中間人。二來則是即便日本無法擺脫戰敗命運,也可藉由河南人民自衛軍這樣的武裝協助中共壯大,擊敗國民政府以瓦解美國企圖經由中華民國控制亞洲大陸的「白色亞細亞」計劃,為「大東亞戰爭」留下火種。

可沒想到日軍和共軍打的這個如意算盤,卻在1944年中秋節為國軍所成功破壞,破壞者並不是湯恩伯、蔣鼎文、胡宗南或者閻錫山等負責華北戰場的國軍高級將領,而是一位名叫陶士君的小小政工。陶士君伯伯於2018年5月25日去世,享年101歲。身為南港區第一任區長的他,不只全程參與戰後台北市的市政建設,還親手瓦解了共軍與日軍共謀推翻國民政府的陰謀。

截圖_2020-10-13_上午8_05_04
許劍虹提供
2017年7月7日,抗戰全面爆發80周年,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表揚策反15,000「紅色偽軍」的陶士君

策反「紅色偽軍」的抗日英雄

基於滿腔抗日熱血之心投效湯恩伯將軍,於第31集團軍司令部擔任少校政工的陶士君,沒有辦法接受中央軍嫡系部隊在戰場上被日軍打得毫無招架之力。所以在第31集團軍從葉縣向後方轉移的途中,陶士君決定回到故鄉平頂山從事地下抗日工作,他的這項決定得到了參謀長宋濤將軍支持,於是他拿著宋濤寫給他的介紹信,回到平頂山拜見第一戰區自衛軍第一路司令高俠軒將軍。

高俠軒將軍出身馮玉祥的西北軍,是河南地方上有名的抗日游擊英雄,他的許多部下都在日軍發動「一號作戰」期間被打散,後來經由孫殿英之手交給王定南,成為河南人民自衛軍的主力。在河南人民自衛軍第三縱隊擔任司令的李智文,就是高俠軒的其中一位老部下,是陶士君可以接觸的對象。於是陶士君又拿上高俠軒的介紹信,前往老家寶豐縣與李智文接觸。

李智文看到陶士君的介紹信後,不疑有他就委派其出任河南人民自衛軍第三縱隊的參謀長,而且還時常與陶士君就時局交換意見。根據陶士君回憶,國軍在「一號作戰」中的失敗給李智文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所以要他輕易回歸中央政府本身並非容易的事情。畢竟抗戰失敗的風險依舊存在,如果第二次世界大戰最後是以軸心國勝利告終,留在河南人民自衛軍似乎是更明智的選擇。

所幸當時美軍在太平洋戰場上已進入反攻階段,B-29超級空中堡壘式轟炸機也從成都起飛,對日本九州實施戰略轟炸。有一次B-29轟炸機的編隊經過坪頂山上空,讓陶士君逮到機會向李智文說明,美國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這點足以證明重慶國民政府終將成為這場全球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者。李智文被陶士君徹底說定了,決定起兵謀反王定南。

首先李智文爭取到河南人民自衛軍第一縱隊司令盧克山支持,開始在部隊中展開「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以及「日本必敗」的宣傳工作。河南人民自衛軍的官兵又都是平頂山人,對於王定南一心想把他們調離故鄉,前往南方與中央軍作戰一事相當抗拒。於是陶士君得以在兩位縱隊司令支持下,對官兵們實施反日宣傳教育。

最終在一場由王定南本人出席的一場幹部會議上,李智文與盧克山兩人率先發難,用繩子將王定南綑綁控制住,然後讓陶士君對現場其他三個縱隊的幹部發表演說。陶士君的演說感動了五個縱隊的所有縱隊長,他們紛紛表態支持反正的態度,將王定南和他身邊的五個參謀綁著一起帶到南召回歸高俠軒的游擊隊,徹底瓦解了河南人民自衛軍。

截圖_2020-10-13_上午8_11_05
Photo Credit: 許劍虹
高雙印拿著當年父親穿著的大衣,訴說高俠軒與陶士君一起策反河南人民自衛軍的故事

無所不在的中共地下黨

見證15,000名「紅色偽軍」反正者,並不是只有在兩年前病逝的陶士君而已,因為高俠軒將軍的兒子高雙印後來也隨政府遷台,現定居於東海岸的宜蘭縣。他在接受筆者訪談時,坦言李智文與盧克文一如陶士君所言,是他父親過去打游擊的部下,而且還確定王定南有中共黨員的身份。顯見策反河南人民自衛軍不只是對日抗戰的一部分,同時還是國共內戰的前哨戰。

15,000河南人民自衛軍的起義將士中,有40人通過「陸軍新編第1補訓處」體檢,確認為甲等體位後編入中國駐印軍,發配到新六軍第14師和戰車第七營投入滇緬反攻。當時駐印軍在密支那戰役中遭到慘重損失,這批「偽軍」的到來適度彌補了滇緬戰場的需要,可見「偽軍」在中日戰爭中扮演的角色複雜,甚至連揚威異域的新六軍還有裝甲兵健兒中都能看到他們的身影。

更複雜的一點,則是同情中共者在當年的國軍內部幾乎無所不在,非黃埔系出身的高俠軒將軍,根據其子高雙印的回憶似乎在立場上也不願意得罪中共。所以王定南被陶士君移交給高俠軒後,居然很快又重獲自由。為了避免中央政府又出面把王定南給要回去,交給西北軍出身的新八軍軍長高樹勛將軍看管,結果王定南又動用他的三寸不爛之舌,居然成功說服高樹勛將軍投共。

抗戰勝利後的1945年10月30日,高樹勛指揮的新編第8軍與河北民軍宣佈發起「高樹勛運動」,向中國人民解放軍全面靠攏。新八軍及河北民軍被改稱為民主建國軍,並由王定南出任總政治部主任。到了這個時候,王定南的身份才浮上水面,成為國共兩黨皆知的共產黨人。高俠軒將軍則在接下來一場國軍將領的內部鬥爭中,慘遭同樣出自西北軍的王凌雲將軍殺害。

如今身為中國國民黨忠貞黨員的高雙印,提到自己父親可能死於國民黨之手的往事時,表示自己並不痛恨國民黨,因為那一切都是發生於70年前的歷史了。他與陶士君兩人一樣,都是主張兩岸還有國共兩黨應該和解,坐下來協商對等統一的統派。所以對於當年國共兩黨彼此鬥爭的歷史,兩位老前輩並不是特別的愛提,更希望強調雙方聯合抗日的一面。

所以陶士君雖知道王定南戰後參加了共產黨,卻對其抗戰期間就擁有的中共黨員身份持否定立場,更堅持中共無論有多討厭國民政府,都不可能成立「紅色偽軍」來勾結日本人和國軍對抗。關於王定南的故事,未來筆者還將在補充更多資料後向讀者們一一介紹。至於曾與「紅色偽軍」對抗過的國軍老兵,筆者訪問到的也不是只有陶士君一人,希望留到下次再跟各位讀者們分享了。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充電器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充電器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飛宏科技新推出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充電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飛宏科技在2021年底推出全新280W GaN(氮化鎵)高功率電競筆電電源,超緊湊尺寸160*69*25mm(276cc)與700g輕量化設計,使其功率密度突破業界多年來設計極限,達到眾所期盼的16W/in3(1W/CC),因而相較一般市面販售相同輸出功率產品,體積縮小約50%,重量減輕約30%,大小重量相當於一般180W電源。

飛宏科技這款電競電源的設計研發–電路上結合了高效率拓樸結構、零電壓零電流軟切換技術、新型GaN半導體元件、與自主開發數位控制機制等技術;工藝上則採用了3D零件配置與佈線技巧、功率模組設計、及獨特GaN生產製程管控,最終成就了品牌客戶與終端使用者所冀求真正輕、薄、窄、小的高功率充電器,為電源業界與電競市場帶來突破性的研發創新亮點。

電競電源渲染圖1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安全可靠280W GaN頂級規格充電器

飛宏科技表示,目前市面上所謂的GaN電源都著重強調在所謂的小型化,但往往都忽略電源設計更應重視安全性、可靠度、及滿足終端使用者真實的使用情境。飛宏科技此款新小型化電源已取得各項國際安規認證包括IEC/EN/UL 60950-1 & 62368-1、CCC(5000m)及電磁相容(EMC)認證包括EN55032 Class B EMI & EN55024 EMS等規範。

此款電源更是針對高階電競筆電應用需求如:支援高階處理器及顯示器的瞬間峰值功率拉載、玩家日以繼夜的重度使用、酷炫輕薄的外型、與輕巧好收納及攜帶方便等,同步提供以下的頂級規格及功能:

  • > 95%滿載轉換效率與< 0.2W空載待機損耗
  • 560W(200%額定功率)瞬間峰值功率輸出
  • 3年/26,280小時,滿載高溫下長壽命保證
  • 五種數位化安全保護機制
  • 2公尺輸出線上不需加任何EMI磁芯輔助即能通過EMI認證
  • < 150uA低漏電電流

電競筆電首選 極緻設計之展現

近年來電競筆電產業蓬勃發展,品牌廠商無不卯足全力導入最新軟硬體技術與材料來提升性能,使產品設計上能不斷推陳出新,以滿足電競玩家挑剔與追求極緻體驗的渴望,唯在配角「電源充電器」上無太多創新,而導致玩家也只能默默接受彩盒中所附帶大而笨重的電源。

飛宏科技新推出這款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充電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突破過往的設計瓶頸與極限,可充分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本文章內容由「飛宏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