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小說天后笭菁:人性黑暗面就是最好的鬼故事,鬼會害人是為了復仇,但人就不一定了

恐怖小說天后笭菁:人性黑暗面就是最好的鬼故事,鬼會害人是為了復仇,但人就不一定了
Photo Credit: 李長怡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寫了這麼多鬼難道自己不害怕嗎?我們與她談到這次主題「百無禁忌」,才知道笭菁從小受到家庭環境影響,不燒香也不拜拜是無神論,名符其實的無禁無忌,就連在人生上也是勇氣十足。

文:羅盈竺|圖:李長怡

超商架上一列巴掌大的恐怖小說,暗黑又血腥的封面,讓人害怕買回家放著的話半夜會做噩夢,但又忍不住想看,所以只敢在圖書館看……;心理學家曾分析過,人們之所以喜歡恐怖小說跟鬼片,其實是喜歡能在想像或影像中釋放壓力的感覺,以及滿足那些被道德觀束縛的渴望暴力、破壞還有惡意的心理。而若問起一票喜愛恐怖小說的讀者,沒有人不知道笭菁的大名,曾一年出版28本書,產量之大讓想蒐藏作品的讀者們都得先考慮口袋是否夠深,在七月的豔陽裡,頂著陽光走來的正是恐怖小說作家笭菁。

說起話來果決又明快的笭菁,原本有條為自己規劃好的香榭大道要走,大學前她也按部就班朝著目標前進,會成為作家完全是因為偶然在BBS上看到痞子蔡的作品,好奇心使然她提筆試著寫起言情小說,搭上當時網路小說崛起的浪潮,歷經驚滔駭浪至今仍站在沙灘上,都多虧了恐怖小說。

某年在書展接觸恐怖小說後,她小試身手意外試出天賦,「就像腦袋裡有電影在播一樣,我只要設定好主題,故事就會自己走、角色自己會設定好,我要做的就是當畫面play下去,我的手要跟上去、記下來,就是所謂的手跟著腦子跑。」聽起來彷彿驚悚故事般的情節,卻讓人不得不相信,因為如果不是這樣實在很難解釋,短短的都市傳說如何在她手中成為十幾萬字的小說,還有七天就能寫完一本小說這樣的事。

找不到靈感對笭菁來說像天方夜譚,就算偶爾需要新的題材,新聞裡的社會事件也是取之不竭的來源,因為真實社會中人性的黑暗面就是最好的鬼故事,對她而言研究人比甚麼都有趣。「因為人很微妙,鬼會害人一定是為了復仇,但人就不一定了,所以光是人的故事就寫也寫不完。」

入行20年寫過200多本小說,在驚悚恐怖界名號響亮的笭菁不時會收到鬼片或是鬼屋等相關活動的邀約,但擅長嚇人的她其實很害怕被嚇,所以討厭看鬼片。幾年前《紅衣小女孩》上映時,她就曾被邀請到首映場觀賞,不只整場拼命遮眼睛讓她隔天手痠得不得了,當時播放到一半還有個裝扮成紅衣小女孩的工作人員匍匐著要去上廁所,嚇壞所有坐在走道旁的人,早就注意到現場有異狀的笭菁,則是在看到她滿臉白的裝扮後還是忍不住驚聲叫出,讓坐在一旁同樣是恐怖小說作家的朋友都忍不住問她到底有完沒完,「不行啊,我就是很怕被嚇!」那自己寫作時腦海一直播的恐怖電影呢?「沒關係,那個沒有聲音。」

寫了這麼多鬼難道自己不害怕嗎?我們與她談到這次主題「百無禁忌」,才知道笭菁從小受到家庭環境影響,不燒香也不拜拜是無神論,名符其實的無禁無忌,就連在人生上也是勇氣十足。比如說,第一次寫恐怖小說的時候,她把只寫了三章的作品投了出去,「這真的是不良示範,應該要寫完的,而且按照出版社潛規則,過一個月沒有回覆就是沒了,我當時還寫信去詢問稿子有甚麼優劣,現在想起來都覺得自己好厚臉皮。」但那次的勇往直前就成了她成功轉寫恐怖小說的機會。

DSCN3544
Photo Credit: 李長怡

除此之外做事原則為「法、理、情」的她,也時常遭受批評,但她勇於這樣的堅持,「對我來說事情要先做好,再把感情放進來談,不能一開始就放感情,這樣要怎麼談事情?我非常不喜歡,所以有人不能接受也沒關係,合則來、不合則去,都是應該的」。

最後我們問到面對一年不如一年的實體書市,她如何看待呢?笭菁說她樂見其成,而且早早就開始經營自己的電子書銷售,「現在大家的生活都在手機上,今天當有一個人想看書,但又不想買書時,你沒有給他一個管道,他可能會選擇把錢拿去玩遊戲,或是省下來看盜版的,與其這樣我寧可有正版電子書,讓想看書的人可以去支持正版的。」

有選擇總比沒得選來的好,笭菁認為雖然很多事都有黑暗面,但黑暗的背面也會有微小的光明,就像在恐怖小說裡她總會放入一些人性的光明,她認為這樣難能可貴的光明才是我們應該去尋找的,寫盡黑暗卻能樂觀積極面對人生,這就是恐怖小說天后笭菁。

笭菁簡介

台灣愛情、恐怖小說作家,近年以恐怖小說廣為人知。早期以愛情題材創作,後漸漸轉變為以恐怖題材創作為主。曾受邀替台灣知名遊戲《返校》創作外傳小說《返校-惡夢再續-》。文字海裡的雙魚,喜歡在海裡恣意悠游,希望每個吐出的泡泡都是繽紛的故事,愛情、勵志、靈異、驚悚、奇幻……大海多詭,笭菁也多變。靠著廣大天使讀者們以愛餵養,這條魚才能活得豐富且精采!嗜電影、美食、遊玩,秉持人生就該以快樂為目的,也願世間每個人都能擁有純粹的快樂。

本文經日日好日 X 雜誌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