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身體,全民的議事?在政治場域裡男人是標準,女人依舊是「他者」

女人的身體,全民的議事?在政治場域裡男人是標準,女人依舊是「他者」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最被大眾看見的「政壇女人」而言,女性政治人物從公到私領域,從政壇、媒體到民意,女人的身體不斷被放大為政治焦點,成為相互攻防的口水戰,相關的政見成為次級的討論串。

文:楊鈞傑

南韓女議員柳浩貞先前身穿一件粉紅色連身短洋裝參加國會會議時,受到南韓國會及社會諸多批評;張善政質疑蔡英文沒生過小孩,所以不懂新住民健保議題。女性在政治場域上,往往被看見「身體」、「婚姻」或是「性」,而不是能力。

「現在是女權高漲的時代,所以男生更要努力才會被別人看見。」這個常見的說法,彷彿台灣已經到了「女權過剩」的時代,似乎台灣已經夠「性別平等」了。然而,這樣說法其實只看見了表面的形式平等(實際上形式平等也並未落實於社會各個層面),而忽略了更多女性在身體與工作上等受到的結構性限制。

倘若女性真的在工作上變得更容易「被看見」,那到底是怎麼「被看見」?哪些又「沒被看見」?本文將以女性政治工作者為例,看見女性在工作裡的「見」與「不見」。

女人的身體,全民的議事?

女性的身體,容易成為選戰焦點。

從身材、外表、衣著等,我們都可以藉由女人的身體作為支持政見與否的形容詞:「她的政見很好/爛,而且她很正/醜,所以我支持/不支持她」來附帶作為女性政治人物的評斷標準;在競選場合上,女性身體也時常被拿來做文章。

前陣子高雄市長補選,新聞傳出國民黨候選人李眉蓁傳授生子的偏方,結果畫面一出現,卻是前高雄市長韓國瑜在造勢舞台上大爆吃鵝蛋有助生育的「秘訣」,並且自傲地「教導」李眉蓁,並且為她「吃了一百多顆」鵝蛋而向選民博得「鼓勵」與掌聲。

先無論政黨偏好與否,為什麼在大型政治場合上,女性候選人的能力與政見卻被「身體」所掩蓋,女人的懷孕、生產等私事都必須成為選戰的焦點,更不用說台上幾乎清一色男性政客。

2018的高雄市長選舉,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在公共場合暗指陳菊:「這個女人很夭壽,肥滋滋,走路起來像隻大豬母。」這種身體羞辱不僅僅是「失言」,而是基於性別的言語暴力;又或者前陣子立委陳玉珍在FB貼出自己化妝後的照片後,被PTT八卦版不斷羞辱為「醜女」、「男扮女裝」、「鬼門開」等,女性政治人物的身體不斷在政壇與媒體上高度討論,甚至模糊了最根本政見與議題的探討。

即便二分之一條款(婦女保障名額)促進男女參政的比例相同,社會及大眾媒體對於男女的參政著墨重點並不相同:女人依然擺脫不了身體的高度評價,更必須同時兼顧外表與問政來達成政治遊戲裡的標準。

專心問政還要怕性騷擾?

時間拉回兩個月前,民進黨立委范雲因監察院人事案在立法院政論不休,而在推擠之餘遭國民黨立委陳雪生的「頂肚」騷擾,范立委在警告之餘,卻被陳回嘴說:「用肚子不會懷孕,不算性騷擾」、「我又不是餓死鬼」,暗指自己是「選擇的一方」才不會「那麼不挑」,來規避性騷擾的事實。有趣的是,同樣身為女性的陳玉珍立委也站在加害者一方,來指控范雲濫用自己的性別,達成政治手段的操作(見文末參考資料)。

這個事件除了加害者對於受害者的典型思考外,更多是反映出整個體制對於女人的檢討。現在對於女人的攻擊,挾持著「濫用性平」之名的控訴來攻擊受害者,女人到哪都可以有理由被反省,即使在同樣看似「平等」的國會殿堂亦然,更不用說在媒體鏡頭下不被看見的議員助理,除了受到職權性騷擾的風險外,還要擔心申訴管道是否也是加害者的權力範圍。

單身也錯,不單身也錯,到底想怎麼樣?

另外,男人對於女性政治人物是否「單身」也總是自相矛盾。

日前總統大選的辯論裡,國民黨副總統候選人張善政在新住民健保的議題中,即對蔡英文提出質疑,認為她「沒結婚且沒生過小孩,不知道這個心」,甚至在推動同婚時還被批評「自己不婚還推同婚」。這種單身歧視不僅強化女性的傳統角色(必須是異性戀且要結婚生子才像個「女人」),這個歧視也不均等的加諸在女性政治人物身上,男性單身就被譽為「黃金單身漢」。

那女人結婚生子就沒問題了嗎?

別忘了當時無黨籍立委洪慈傭在選舉時,被郭台銘說她在任期間「忙著結婚、忙著生小孩」;而相對的,男性政治人物的婚姻則在政壇傳為佳話,如國民黨立委蔣萬安在造勢時打著「親子牌」來塑造自己家庭中的「暖爸」形象。兩者比對之下,女性就算處於婚姻當中,也時常被貶為不夠「專業」,因為女人的專業就是維持家庭與帶小孩。

因此,在政壇上,就算女人單身或不單身,都會成為高度審視的焦點,因為她們既不「專業」,也不夠「女人」;女性政治人物最被關心的,總是結婚生子,更少的是政見的內容。

結語:女性到底被看見了什麼?

回到一開始的問題,如果女權真的過於高漲到讓男性必須更努力才被人看得見,讓我們必須反問:那女性到底被看見了什麼?

從最被大眾看見的「政壇女人」而言,女性政治人物從公到私領域,從政壇、媒體到民意,女人的身體不斷被放大為政治焦點,成為相互攻防的口水戰,相關的政見成為次級的討論串。而當女人試圖衝破這個「玻璃天花板」的同時,首波迎面而來的挑戰不是政見上的爭辯,卻是外表上的高度審視與作為「女人」的評斷,而男人卻未承擔等比例的風險。

性別化的政治總是在媒體鏡頭下揮之不去,因為任何不符傳統女性的角色出現時,我們都會試圖標籤出「女」總統與「女」立委,好讓大眾知道「非典型人物」的存在,因為在傳統的政治場域裡,男人依舊是標準,女人依舊是「他者」,也因此這些種種對女性政治人物的高度審視,都是想表達:除了能力以外,女人的身體仍然是政治攻防的戰場。

所以,女人真的被看見了嗎?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范雲 FAN, Yun臉書貼文

本文經辣台妹聊性別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