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髮辮走天涯》:19世紀下半葉,廣州就有出口「人髮」的紀錄

《髮辮走天涯》:19世紀下半葉,廣州就有出口「人髮」的紀錄
Photo Credit: Boiarskii, Adolf-Nikolay Erazmovich@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國成立後,中國北方仍有很多男子依然蓄辮,然而華中及華南等地的男子則大多已剪去髮辮了。有些辮子隨著主人下葬,但仍有為數相當多的辮子成為商品,出口到國外。

文:李今芸

換針線

中國頭髮何時開始出口並不清楚,但是從1887年廣州海關檔案中發現當時的一則記錄:海外市場需求降低,讓海關關務人員擔心人髮的出口減少。由此可以確定,至少在十九世紀下半期,廣州早已有出口人髮的事實。

1907年,美國海關及德國海關都有可觀的進口紀錄。這一年,美國從香港進口41,880美元的頭髮,76%是從蘇伊士運河進入美國,其他的則是越過太平洋抵達美國;同年德國的海關記錄中,從中國出口而來的人髮金額多達150萬馬克,如果這個數字無誤,完全可以平衡當年中國從德國購買鎗砲所支付的1,187,680馬克。

1909年以前,中國海關對頭髮輸出的紀錄尚不明確,但美國已有比較明確的數字:1908年從香港出口而來92,209美元的頭髮,即前一年的兩倍(41,880美元);第二年,亦即1909年,金額來到327,559美元,即前一年的3.5倍,很難想像這要花費多少人力才能蒐集到這個額度的髮量。

中國的頭髮也出口到歐洲,因為奧地利與德國是髮網業的大國,至少在1909年以後,中國大量的頭髮出口到的里亞斯特及漢堡兩地,每包約55至60公斤。這兩個港口是中歐在東方貿易上的重要港口,十九、二十世紀均有定期航線與中國聯繫。紐約更是長髮的轉運站,較劣質的頭髮通常流向馬賽(Marseille),再透過馬賽分流入歐洲各地,其中的短髮和梳髮等或用來作為填塞品,或用於其他不同的工業用途上。

髮辮圖-1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1910年以後,中國人剪辮可能與頭髮的大量出口有關,同時也與一時興起的頭髮投機現象相結合。1910年的紀錄顯示,辛亥革命以前,中國人已開始陸續剪去辮子了,直到1910這一年,中國出現頭髮投機的現象,僅是從香港進口到美國的人髮價值即達695,137美元,金額是1909年的兩倍,人髮頓時成為香港的重要出口品之一,香港當地也馬上出現許多清洗頭髮的小工廠。

由於歐洲市場流行各類假髮、假髮綹、束髮、髮網、戲劇用假髮及填充物等,讓這個投機現象快速興起,中國人對於這個突然湧現的機會並不遲鈍,社會各階層的人,特別是廣東嘉應州的鄉紳、學生、商販及工人均瘋狂投入資金在這個新興行業上,甚至不惜借貸來投資,月息高達4%或5%。而計畫總趕不上變化,就在大家拼命找尋落髮的時刻,海外訂單倏然終止,大量頭髮被迫堆積在香港的倉庫內,動彈不得。

美國在香港頭髮的進口正說明頭髮投機的起伏:從69萬美元(1910年)攔腰一折為29萬美元(1911年),1912年微升至32萬美元,稍微升起,1914年又縮水至18,000美元、1915年31,000美元,不料一戰結束後又跳到22萬美元(1919)。

1922年這一年髮網大流行,僅從香港寄到美國的人髮就多達35萬美元、263公噸。1923年,從香港的出口減少了,剩下99公噸(83,500美元)。

1911年,頭髮出口總值下降,這或許是因為革命戰亂的關係阻礙貿易,也或許是因為前一年的存貨還積滯在國外市場中。當清朝被推翻以後,興起了一股剪辮子的風潮,據說有士兵站在城門口,要求路人得剪去辮子才可進城。民國成立後,中國北方仍有很多男子依然蓄辮,然而華中及華南等地的男子則大多已剪去髮辮了。有些辮子隨著主人下葬,但仍有為數相當多的辮子成為商品,出口到國外。

髮辮圖-2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上表是從海關檔案中逐年(1909-1932年)編輯出的頭髮出口示意圖,以公噸計,可以看出其數字驚人。從1910以後,這項商品的出口數量相當可觀,表中顯示最高者在1926年,海關紀錄是2,154.61公噸。由於依長度分類後的頭髮價格會上升,所以從1909年起,出口的頭髮分數級,大概是12-14英吋(30-35.5公分)、14-16英吋、16-18英吋、18-20英吋,而36吋(90公分)大概已是極限。1914年、1915年及1918年都屬出口低潮,大概與歐戰有關,到1923年才恢復到之前的交易水準。1932年以後,頭髮出口已不再風光,所以不再列入表中。

頭髮與豬鬃是湖南兩大出口品,據說兩者均為當時毛織品所需之原料,其中尤以外銷日本最多。湘省頭髮大部出自湘南諸縣,由於這些地區保留古風,不僅女子皆蓄長髮,鄰近粵、桂諸縣之男子亦多挽髻(不是辮子)。湘桂頭髮最多是經由長沙關出口。湖南長沙、岳州從1910-1923年每年都出口頭髮,多達4,134擔(1910年,約250公噸),少則648擔(1921年)。

右頁的圖是19101933年間,湖南海關出口頭髮數量表,雖然這個表的曲線與上一個表不太一樣,但透過這個圖表明顯反應了1910年的頭髮買賣投機潮的現象。

髮辮圖-3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相關書摘 ▶《髮辮走天涯》:最好是外銷有錢人的頭髮,因為主人吃得好髮質才美麗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髮辮走天涯》,時報文化出版

作者:李今芸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一根木梭,串起了捷克、山東、臺灣三地的民族情懷,譜出了苦難三部曲,
昔時的婦女們,透過髮網,編織出屬於自己的歷史,
更熬過了那個苦難的年頭……

筆者無意中在十九、二十世紀中國的海關檔案中發現辮子出口的史料,順著辮子抽絲剝繭,沒想到一個超過半世紀的故事就此跳了出來。它涉及了女人、小孩、猶太民族……,幾乎都是當時的弱勢族群。他們靠著鬻賣、收購髮絲為生,而這段賣髮的過程,正好與十九、二十世紀戰爭及災難頻仍的近現代史相重疊,農村的苦難、女性的偉大與韌性,乃至於猶太人所遭遇的浩劫,都是這個時代的場景。

本書除了講述髮網本身的故事,也有一部分不得不涉及猶太人顛沛流離的過去,進而從側面勾勒出捷克一部分的近代史,這或許會是臺灣讀者較為陌生的領域。然而即便如此,這根髮辮確實串起了捷克、山東、臺灣三地,譜出了苦難三部曲;當時的婦女在捷克、山東與臺灣,分別透過髮網,編織出她們自己的歷史,熬過了那個苦難的年頭。

髮辮走天涯(立封)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