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玄的美國大選:拜登在主流媒體民調上大幅領先,真的贏定了嗎?

史上最玄的美國大選:拜登在主流媒體民調上大幅領先,真的贏定了嗎?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整體來看,川普的選情快速由紅翻黑,比較算是受到疫情強烈衝擊,造成支持者比四年前更不願意公開表態,而不是四年的執政路線遭到多數選民的否定。

文:趙君朔(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距離美國總統大選還有三周時間,但目前選情究竟為何,不論在美國或台灣,各方專家的意見就和誓不兩立的川粉與川黑陣營一樣處於巨大的分歧之中。

雖然表面上主流媒體的民調均指向民主黨的拜登(Joe Biden)居穩定領先,但在2016年的此刻民主黨的希拉蕊(Hillary Clinton)也處於類似地位。也有評論家補充說拜登本次領先川普(Donald Trump)的幅度比四年前希拉蕊領先的幅度還大,所以這次會發生民調被實際選舉結果翻盤的機會更小。

可是,有眼尖的觀察者指出幾乎沒有民調公佈受訪者拒答的比例。因此雖然在主流媒體的民調上拜登當選看來已無懸念,但心中自有評估,準備看11月3日開票後又一場大驚奇的專家、選民絕對是大有人在。

本文也會從這次選舉活動背後的幾個特殊之處,和美國在川普四年任上的一些變化來說明,為何民調很可能無法真實呈現美國選民的意向,另外再點出幾個也許會在最後時刻影響選情的突發爆點,來對選情做出最後的預估。

首先拜登在主流媒體民調上的大幅領先,可以說完全拜疫情於3、4月開始在美國急速惡化之賜,而不是拜登的個人魅力或是其政見有何獨到之處。川普在處理疫情時表現出來的躁進和缺乏章法,給大部分美國人留下了不可靠與不尊重專業的負面形象,同時因為疫情帶來的經濟急凍也讓一般民眾對未來感到憂心。

這時形象溫和,也經歷過不只一次喪失親人之痛的資深政客拜登,對不少被關在家裡,對自己的經濟狀況和健康都感到憂心的選民來說就有了親切感。

但要不是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在今(2020)年的1月,美國經濟正處於股市高點和失業率低點,川普還在白宮和中共副總理劉鶴簽下一份對在華美商頗有助益並帶有罰則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當時川普連任的聲勢可以說是極為看好,而民主黨還處在多人混戰的狀態中,之後這種川普順利連任在望的局面就被迅速翻轉,到了6月又因為在美國遍地開花的「Black Lives Matter」抗議活動,川普的民調已經大幅落後於拜登約十個百分點左右。

但諷刺的是,在民調中的火箭升空和拜登本人沒什麼太大的關係,他在疫情肆虐的時候也和一般美國民眾一樣乖乖關在家裡,只是進行了一些試驗性的線上競選活動,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又經常出現啼笑皆非的口誤,讓人對他的心智狀態是否因為高齡而感到擔心。

此外更不尋常的是,在民調中領先甚多的拜登舉辦實體的選舉造勢大會時,到場的人數之少都讓人覺得不可思議。所以與其說是拜登在民調中大幅領先了川普,倒不如說本次真正的競選主軸是挺川和反川,對川普處理疫情和隨之而來的經濟下滑不滿意的美國選民接到民調電話時,便回答要投拜登,但這並不代表他們是真正的拜登支持者。

RTX81TID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相形之下,川普在自己染疫之前,他還是堅持在全美各地進行實體的造勢活動,而且從現場的人數和熱烈反應看來,川普的基本盤依然相當鞏固。目前川普被醫生確定已經康復後的首場造勢情況也是一樣。

此外根據一個抽樣方法和其他主流民調不同的「Democracy Institute」,在他們針對可能去投票的選民所做的民調(而不是約35%不會去投票的合格選民)中,針對未表態選民,他們設計了三個頗能偵測出該選民投票意向的問題:一,你覺得誰會贏?二,你覺得誰在辯論會中的表現較好?三,你的親友同事中有沒有人要投川普?如果對此三個問題的回答都有川普,那麼這位不表態的受訪者很可能實際上是川普支持者,而這份民調發現有80%的不表態選民屬於這種隱藏版的川粉。而且這些不表態的隱性川粉的屬性是都會區、女性、拉丁裔和非裔,這些都是四年前川普支持度非常弱的群體。

還有一個也透露出川普也許不像民調上如此陷入苦戰的資訊是,根據目前選擇郵寄投票並已把選票寄出的選民中,如果看下面四個被認為是關鍵搖擺州的選民黨派統計會發現,在俄亥俄州、密西根州和亞利桑那州寄回選票的選民的黨派屬性是兩黨的比例旗鼓相當,在另一個著名的搖擺州威斯康辛民主黨選民寄回選票的比例僅比共和黨多2%而已。

傳統上郵寄選票都被認為是民主黨的強項,川普自己更是多次公開反對郵寄投票,因為他認為有發生選舉舞弊的風險,現在公布的數據卻顯示兩黨幾乎平手,就是一個信號:實際選情也許不如民調上顯示的差距那麼大。

所以整體來看,川普的選情快速由紅翻黑,比較算是受到疫情強烈衝擊,造成支持者比四年前更不願意公開表態,而不是四年的執政路線遭到多數選民的否定。

事實上,在本世紀的第二個十年,雖然美國衰落的論調甚囂塵上,川普上任後「美國優先」的口號和任期前半對盟邦比較不客氣的言論,更讓知識界擔心美國會日益走向孤立、衰弱,而無法帶領自由世界應對中共式獨裁資本主義的挑戰。

實際上,美國的相對國力在這個十年中並沒有衰退,反而是GDP佔全球之比又回到和80年代一樣的高峰:佔世界GDP的25%。此外美元依然是全球貿易往來的壓倒性媒介,所有交易近90%都是用美元交易。跨國借貸以美元進行的比例也從2008年的60%回升到2019的75%。美股的市值佔全球股市總和之比更從2010的42%回升到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