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進步價值」卻希望反同保守的川普當選?從台灣內部的價值選擇衝突談起

支持「進步價值」卻希望反同保守的川普當選?從台灣內部的價值選擇衝突談起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受歡迎的理由之一,是許多人覺得現在那些推動自由派、人權與環保價值的人非常討厭,有趣的是,台灣包括健保、強行戴口罩等許多政策,在川普眼中都是「極端社會主義分子」在推動的,但網路上卻常出現一種「你反對川普政策就是中共同路人」的聲音。

文:陳方隅(密西根州大政治學博士,在美國待了八年多,讀博班以及帶小孩,現旅居華府。平常感興趣的研究題目包括:威權政治與民主化,政治行為與民意調查,民族主義,美台中關係等等。目前擔任「菜市場政治學」以及「美國台灣觀測站」的共同編輯)

美國大選日即將到來,台灣的相關討論也非常熱烈。其中最有趣的現象大概就屬於人們在討論到底該支持誰的問題。本文將討論台灣人對川普的支持現象,以及背後所牽涉到的價值觀對之後政黨政治可能的發展影響。

台灣有不少川普的熱情支持者

台灣人(尤其該說是「台派」的台灣人)支持川普是很可以理解的,因為川普政府的強硬對抗中國政策當然是我們樂見,而近幾年來台美關係的發展的確相當好。相對來看,民主黨方面對於中國的譴責力道就沒有這麼強烈,甚至還有很多主要策士仍然鼓吹要跟中國在「某些議題」上面合作,對中國抱持天真想法的人仍不少。

我們可以判斷,假設川普連任,對台美關係的進展,短期內絕對會比拜登上台來得好很多,這應該是可以確定的事。川普政府成功地終止了過去美國奉行了四十年之久的對中國「交往政策」,不再認為中國自然而然就會走向改革開放,這當然是一大成就,對台灣來說非常重要。

然而,在川普政府對中國政策以外的各個面向,台灣人的態度就呈現出非常有趣的狀態。隨著川普總統不斷稱呼政治對手為「極端左派」、聲稱自己要力抗「社會主義」的力量,台灣也有不少人開始到處攻擊別人為「左膠」,而且在「某一些人」(不知道是多是少)的眼中,似乎是只要批評川普、沒有表達支持他的人,都該被稱為左膠。

更有甚者,只要講了哪些對共和黨不好、對民主黨有利的論斷,就有可能會被說是「中共同路人」。當大家談起川普的國內政策時,有些人甚至進一步攻擊「都是你們這些左膠、進步派團體,才會讓2018年民進黨輸成那樣。」檢討同志團體、女權團體、勞動權益倡議團體、環保團體、以及人權團體們的聲音,不絕於耳。

川普造勢大會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在〈談「出征林淑芬」──網路輿論對「資訊戰」的免疫失調症候群〉提過,從2018年震撼全台的韓流現象以來,網路輿論有一個不健康的發展方向,那就是在所謂的台派陣營這邊,常出現支持者「出征」同陣營人物的現象。

人們愈來愈無法忍受對於執政黨的批評,很多時候,就連善意提醒政府施政、督促政客們實現承諾的聲音,都會被打為「要求一步到位的不理性意見」。甚至在某些時候,有不少網路上的意見領袖或者高人氣專頁,會把那些批評執政黨的人罵為國共黨工、中共同路人。現在大家針對川普的討論,也有部份的輿論是以這個風格在發展的。

自由派怎麼看川普

台灣的「自由派」看待川普的方式說來很簡單:贊同絕大多數的中國政策,反對絕大多數的國內政策(註:關於什麼是自由派與保守派,左右意識形態光譜,請見文末註解)。在繼續論述之前,這邊要先來說一下我個人的立場。

在社會議題意識形態的光譜上,我是一個標準的「自由派」。自由派們所看重的核心價值主要是:平等、多元,同時認為政府應該扮演積極角色來捍衛人身自由。舉個例子,像詹森林大法官在提名聽證會上面一口氣講了七大議題立場(廢死,同婚,性別平等,通姦除罪化,安樂死,代理孕母,原住民自決),他就是標準的自由派。

目前蔡英文政府所推動的許多重大議題,明顯地也是自由派取向(有時也可以稱為「進步派議題」,英文是progressive,但這邊還是要強調一下,「自由」與「保守」都只是意識形態的標籤,沒有優劣之分)。例如:推動綠能產業、每年提升最低工資、各項社會福利措施、所得低者減稅所得高者加稅、歡迎東南亞移民移工,通姦除罪化,當然更不用說的是婚姻平權法案的通過,這對全世界來說都是不得了的大事。

事實上,2012年的時候,蔡英文所提出的「十年政綱」,就被許多政治學者們指出,這是台灣選舉史上首度有政黨以「社會正義」這樣子很左派的議題為競選主軸,被稱為民主化以來「最左」的競選政綱。後來,完成蔡英文獲得勝選「最後一哩路」的因素有很多,其中像是婚姻平權、轉形正義、環保政策等價值,都是蔡總統在競選時大力強調的,這也是年輕選民所重視的價值觀,是動員成功的因素之一。

RTS2XZDU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相對來看,台灣目前有許多政策,在川普總統的眼中都是「極端社會主義分子」在推動的。例如他整天攻擊全民健保的計劃,不願意實行主動積極的防疫措施,甚至還鼓勵人們去抗議實行強制戴口罩以及關閉經濟活動的各州政府,並且反對各種開放與多元的移民政策,認為移民會帶來犯罪;他也大力反對各種綠能產業的發展,認為政府不需要花錢介入市場,而且認為提高環保標準會讓各種產品售價變高,然後也不認為氣候變遷是現在進行式。

他身邊團隊的人(如副總統彭斯),有很多都是非常保守派傾向(再次強調,「保守」是意識形態的名稱,沒有任何貶意),例如他們反同志、認為不需要刻意推動性別平等、反墮胎、反槍枝管制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他的政策之外,美國媒體上面對川普的討論與批評,其實還有一個主要部份是關於他的行為、語言、行事風格。這方面見仁見智,我就不多論述了。

台灣人當然可以多支持川普的外交政策、中國政策,但是針對這些國內政策,以及川普常被人批判的某一些行為模式,其實是可以不需要太深入去為川普政府辯護,更不需要去攻擊那些不喜歡川普國內政策或者是個人行事風格的人。畢竟,這些國內政策方面,目前執政的民進黨主要路線和川普的共和黨政府路線選擇,處處都有扞格,但這些內政問題的施政方針是各個執政黨自己要面對國內群眾,而個人風格方面則是每個政治人物自己選擇的面對選民的方式,在外交上的合作不必然會碰觸到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