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環評程序到雨林野火,印尼通過《綜合法案》對環境有什麼影響?

從環評程序到雨林野火,印尼通過《綜合法案》對環境有什麼影響?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規定引發憂心,因為環境評估系統以及汙染開發環境的平衡,可能會遭到破壞。印尼環境法研究中心研究員Grita說,這是環境法的重大挫折。

10月5日,印尼國會通過《創造就業綜合法案》(RUU Cipta Kerja,簡稱綜合法案),引發大眾對政府以勞工權益、環保換取經濟發展的疑慮,各地民眾上街抗議示威。本次修法對原先嚴格的環境法規去管制化,在開發許可、野火責任歸屬環境議題上,對大公司更加友善。

雅加達郵報》報導,綜合法案長達905頁,有九成都是設計以刺激內需和吸引外國投資,透過簡化低效率的官僚組織和放寬過高、矛盾、重疊許可發放流程。該法案修訂79條影響投資的法律,刪除了上千條對商業不利的法條。

修改《環境保護與管理法》帶來的影響,首先在放寬環境審批、商業許可和環境影響分析(Amdal)的要求。新法規範只有對環境、社會、經濟和文化有重大影響的商業才需環境影響分析,並且執行的細節由政府條例決定。接著,居住在商業活動周邊區的居民若要求環境影響分析,則不能再上訴。再者,環境影響分析只由環境部門執行,相關技術機構、環境和技術專家、環境組織和大眾代表,將不再列席參與。

CNN》報導,印尼供應了全球一半的棕櫚油需求量,佔該國GDP約2.4%,然而棕櫚油業就是印尼森林砍林的主因。新法律將取消各省的森林覆蓋率要達到30%以上的規定,可能加快種植公司清理土地的步伐,與當地原住民發生更多衝突。

公司過去需要滿足環境影響分析,評估他們將對環境和當地社區帶來的影響。修法後,環境許可和商業許可結合在一起,對於是否合乎規範的管控,也建立在「風險的基礎」上。「政府說高風險意味著(公司的)活動會為環境帶來顯著的影響。」印尼環境法研究中心(Indonesian Center for Environmental Law)研究員Grita Anindarini指出,外界並不清楚什麼會構成高風險活動,或者公司將被判定的準則。

根據Grita的說法,現在公司只要諮詢那些會被開發計畫「直接影響」的人,也讓人憂心有些當地居民和環境倡議者,會被排除在協商過程之外。Grita說,「誰會被直接影響也很不清楚。」新規定引發憂心,因為環境評估系統以及汙染開發環境的平衡,可能會遭到破壞。Grita說,這是環境法的重大挫折。

環境部長Siti在官方推特帳號上表示,法律會讓政府要撤銷違反環境法的公司的商業許可更容易,「透過結合環境影響分析許可和商業許可的過程,公司一旦違法,政府就可以同時撤銷兩者。」

mongabay》報導,新法將土地使用計畫和發執照的過程,批准各項發展計畫的權力,從地方政府轉移到雅加達,這與1998年獨裁者蘇哈托(Suharto)下台後,走向分權制衡的趨勢背道而馳。

野火責任

mongabay》報導,國會5日通過的法規去管制化的範圍廣泛,過去用以控告種植公司引發森林野火的關鍵法條,開始走回頭路。過去法規中,除了自給小農以外,不允許以火燒方式開闢或清理土地,現也在擴張到他們身上,讓當地原住民容易因為實行傳統刀耕火種(slash-and-burn)的農耕方式而被刑事控告。

焚燒是清理種植地最便宜的方式,小農到大投資者都相當熱中此法,很少在意觸法。2019年,根據政府數據,焚燒的面積大約是比利時國土面積(編按:約3萬0689 平方公里)的一半,大多數集中在蘇門答臘(Sumatra)和婆羅洲(Borneo),排放的二氧化碳是同年亞馬遜森林大火的兩倍。

然而,當政府試圖打擊森林野火時,種植公司都表示1999年《林業法》和2009年《環境法》不公平地要求所有地上發生的大火負責,無論實際上他們是否有責任。

這次修法就放鬆了這兩項法規的嚴格的責任歸屬。但也引發廣泛批評,這會損及當局打擊霾害的努力之後,才改成僅修改2009年《環境法》,但仍對公司較寬容。該法第88條文原文為「任何人的商業行為或活動……嚴重威脅環境,要對產生的損失負起絕對責任,無須證明過錯的過程。」此次修正刪除了「無須證明過錯的過程。」

環境與森林部拒絕對此發表評論,但該部首席消防取證專家Bambang Hero Saharjo經常在法庭上作證,控告引發火災的公司。他表示這段被刪除的話語「是非常有需要的。」他透過電子郵件表示,「我最大的擔憂是大火的責任可能從公司轉移到當地社區。」

雖然1999年《林業法》仍保有類似的規定,但自從2015年來,環境與森林部僅把17家公司告上法庭,9個案子勝訴,總罰金2億3100萬美金(約66億2885萬新臺幣),但只有一家公司真的繳出罰款。與此同時,數十名小農夫和婆羅洲原住民達雅人(Dayak)被當地檢察官提告,面臨數個月甚至數年的刑期。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