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印地安自治區面臨嚴重乾旱:納瓦荷人淪為「氣候難民」,與洛杉磯爭奪水資源

【圖輯】印地安自治區面臨嚴重乾旱:納瓦荷人淪為「氣候難民」,與洛杉磯爭奪水資源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納瓦荷族自治區佔地約2萬7000平方英里,範圍橫跨美國亞利桑那、新墨西哥和猶他州,與鳳凰城、洛杉磯等大城市搶奪供水。隨著氣候變遷,美國西部日漸乾涸缺水,日常的供水系統變得越來越不穩定。

近二十年來,印第安人的納瓦荷族自治區面臨嚴重的乾旱,梅貝爾・斯隆(Maybelle Sloan)的農場周圍,除了有開闊的牧場,還延伸出一片棕色的廣闊土地和灌木叢。

一陣乾燥的風吹過沙漠與高原,來自亞利桑那州和加州野火的煙霧,籠罩著大峽谷的邊緣。

夏季該來的季風降雨,今年再次告吹,在炎熱雨季收集雨水的蓄水池,也因此變得乾燥。

RTX804AD
正在餵牛喝水的斯隆夫婦|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由於缺乏地下水給牲畜使用,59歲的梅貝爾用一個1200加侖的白色塑膠水箱,給動物的水槽灌水。由於載水的拖拉車壞了,所以她和丈夫倫納德・斯隆(Leonard Sloan)不得不支付高達300美元的油錢,才能把受損的油箱加滿。

在工作時,斯隆夫婦需要每兩天運水一次,每週花費約80美元在加油上。運水的高昂費用,使他們的牧場無利可圖。

RTX804A5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納瓦荷族自治區佔地約2萬7000平方英里,範圍橫跨美國亞利桑那、新墨西哥和猶他州,與鳳凰城、洛杉磯等大城市搶奪供水。

隨著氣候變遷,美國西部日漸乾涸缺水,日常的供水系統變得越來越不穩定。

「在過去的數十年裡,每年六月到八月都會下雨。」倫納德如是說。

這位64歲的牧場主,指著當地一個名叫「失蹤的牙石」(Missing Tooth Rock)的小山丘附近乾涸的池塘。「當暴風雨來臨時,那裡會有些水,有時候甚至會被雨水裝滿。而現在由於全球暖化,我們等不到降雨,或是只有一點點。」

RTX804A2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為了讓他們的牧場生存下去,斯隆夫婦必須從東邊15英里處唯一的水井裡取水,這裡的水不需要收費。

他們每年花3000到4000美元購買乾草來做為牲畜的飼料,因為牧場之內已無法生產足夠的草來養活牲畜。

梅貝爾把她飼養的綿羊群減少到了24頭,但倫納德卻希望別再養羊,而是把把精力集中在42頭牛身上,這樣可以在市場上賺到更多的錢。

梅貝爾一想到放棄這些羊就會感到憤怒,放羊是從她母親和祖母那裡學來的技能。梅貝爾的母親、父親和姐姐都在四月死於武漢肺炎。

RTX804A3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這麼做是為了我的父母。」梅貝爾坐在畜欄的金屬欄杆上擦去眼淚。

斯隆夫婦記得,直到20世紀80年代,草還長得像馬肚子那麼高。但自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自然保護區的乾旱狀況越來越無情。

根據內華達州沙漠研究所氣候科學家大衛・西梅拉爾(David Simeral)研究的乾旱監測資料,今年6月至8月是該地區有記錄以來,這三個月期間最乾旱的一年。

RTX8049Y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理論上,納瓦荷部落根據聯邦「保留權利」原則擁有廣泛的水權,該原則認為,美洲原住民與美國簽署的條約中,擁有土地和資源權。

實際上,納瓦荷人和其他部落,在20世紀許多分配西部水資源的談判中,被排除在外。

有一些納瓦荷人的下一代,正在努力維持牧場經營的傳統。

包括梅貝爾的孩子,很多年輕人從他們的工作地寄錢回來,資助長輩們的牧場。梅貝爾說:「我們印地安人不會輕易放棄,我們是意志堅定的人。」

RTX804AT
納瓦荷族自治區看見的星空|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