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Shine》小說選摘:身為練習生,交男朋友等於毀了自己的人生

Jessica《Shine》小說選摘:身為練習生,交男朋友等於毀了自己的人生
Photo Credit: 덕질을 문화생활처럼 CC BY 4.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交男朋友,只會毀了我們的人生。DB娛樂口口聲聲說我們是一個家族,但他們根本不在乎。他們不在乎我,或是妳,或是任何人。他們只在乎能不能把我們變成完美的賺錢機器,幫他們賺進大把鈔票。

文:鄭秀妍(Jessica Jung)

我看著康基娜往嘴裡塞了一塊蛋捲,辣醬一路流過她的下巴時。她狠狠咬著嘴裡的食物,我幾乎可以聽到無骨雞爪在她嘴裡斷掉的聲音。她用一口燒酒將它沖下喉嚨,然後用手背擦了擦嘴。坐在對面的兩個朋友試著阻止她,但她拍開她們的手。我無法置信,但那絕對是她。

「他是⋯⋯?」傑森的聲音漸弱,他臉上的表情和我的如出一轍。

就在那一刻,基娜轉過頭來,直直看向我。或者說,看穿了我──她被燒酒模糊的視線似乎無法聚焦在身邊的任何東西上。她的其中一個朋友試圖把酒瓶從她手中搶走,但她啐道:「這是我的!妳不准拿!」她的眼神瘋狂,掃視著四周,然後落在傑森身上。她站起身,酒瓶噹的一聲從她手中掉落,她的視線晃回我身上,並像隻喝醉的老虎般朝我們搖搖晃晃地走來。

「妳。」她伸出一隻手指指著我,聲音含糊不清。「我認識妳,金瑞秋。妳看起來像在約會呢。我不是警告過妳不要約會嗎?」

她用大拇指朝著傑森的方向比劃了一下。他困惑地揚起眉毛,眼神來回看著我和基娜。我無話可說,所以我只做了腦中閃過的第一個動作──拉出一張椅子。

「請坐下吧。」我說。「妳還好嗎?最近⋯⋯新聞很多。」

她大笑一聲。「喔拜託,不要在那邊假惺惺了。我知道,你們都知道我被『DB娛樂』踢出去了。全世界都他媽知道了。或者,不,我很抱歉。」她跌坐在椅子上,翹起腳,差點從椅子上摔了下去,但她很快調整好坐姿,然後露出寬闊的微笑。「是我『選擇不要續約』的。」她在空中做了一個上下引號的手勢。「這是他們告訴大家的故事,對不對?」

我皺起眉。「妳說這是他們說的故事?」

「拜託,瑞秋。」基娜說著,笑容從她臉上褪去。「所有人裡面,就應該數妳最了解這個圈子有多雙標。DB控制了我們的人生,然後突然間,他們說我沒辦法承受這種生活方式?我穿的衣服、說的話、做的所有事,全都是他們要求的!這些鬼東西──」她亮出她的指甲,聲音揚了起來。「──那些貴的要死的衣服、那些妝容、所有的產品線,全都是因為DB要把我變成他們想要的人,讓我成為大眾的消費品。而他們說我有公主病?」

她把椅子朝我這裡挪過來,距離近得足以讓我聞到她嘴裡的燒酒味。「聽著,瑞秋。想清楚妳在淌什麼渾水。只要簽了那張合約,妳就是把十年的人生交給了魔鬼──」「等等,我以為藝人合約都只有七年?那不是法律規定的嗎?」

基娜瞪大眼睛,嘴角露出一個瘋狂的笑容。「喔,天真的孩子。在法律面前,妳覺得DB沒有辦法繞道嗎?在瑞士的某一間銀行,某一個祕密保險箱裡,收著一堆他們逼我和其他『千日菊』的團員簽的三年延長合約,在我們簽下七年約時同時簽訂的。當然押的是未來的日期,所以在法院上他們才站得住腳。」她的雙眼定在我身上,她酒後的怒火現在摻雜了一點同情在其中。

「沒有人告訴過妳嗎?這些榮耀、這些名氣?這都是唱片公司為他們打造的幻覺。那些高層們一手操作的。而他們會不惜一切代價,把妳塑造成一個不負責任、難搞又過氣的女藝人,好讓其他公司連靠近妳都不願意,遑論簽約。」她笑了起來,但聲音聽起來幾乎像是啜泣。「他們會把妳給毀掉,然後搞得像是妳自毀身價。看看我,我的職業生涯已經結束了。」

「但是為什麼?」我說。我試著理解她所說的話,卻只覺得一陣頭暈。「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對妳?」

「我是怎麼跟妳說的,瑞秋?」基娜把一根牙籤戳進我們的辣炒年糕裡,直視著我眼睛。「作為歌手,交男朋友太危險了。」

我的心一沉。「和妳在濟州島的那個男生?宋奎旻?」

她點點頭,聲音變得溫柔。「偉大的宋奎旻。他的七年約跑完的時候,他回去和他們交涉,簽了更好的合約,拿了更多的錢。他以為對我來說也是一樣的。他說他要帶我來一趟『祕密之旅』,好談談我們的事。還真是個好祕密啊,是不是?什麼地方不去,偏要去全國首屈一指的蜜月天堂?然後⋯⋯嗯哼。祕密曝光了。DB撇得一乾二淨,他也是。」她顫抖地深吸一口氣,我則思索著她的話。

「你是說⋯⋯等等。妳是說他跟妳分手了?」

基娜用雙手摀住臉。然後她發出一聲尖叫,拳頭重重槌在年糕的盤子上,辣醬四處飛濺,我的臉也無法倖免。

「他當然跟我分手了!這類故事只會有一種結局。我們交男朋友,讓他們毀了我們的人生,然後他們可以全身而退,沒有人說三道四。你覺得妳的唱片公司會在乎他跟誰交往嗎?干他們屁事。他們有一套自己的規則,我們則是另一套。DB口口聲聲說我們是一個家族。但他們根本不在乎。他們不在乎我,或是妳,或是任何人。他們只在乎能不能把我們變成完美的賺錢機器,幫他們賺進大把鈔票。但叫DB去吃屎吧。魯先生、朱先生、所有人。叫他們去死!我知道的祕密可是足以把歌壇整個毀掉!」

基娜的朋友們出現在她身側,一人抓住她的一隻手臂,把她從椅子上拉了起來。

「基娜,親愛的,我們該走了。」其中一人說道。

當她們把她帶出餐車時,基娜再度回頭看著我,大聲喊道:「小心朱先生,瑞秋!不要和他或他的寶貝女兒扯上更多關係。妳聽到了嗎?」

她消失在帳篷外,聲音被黑夜給吞噬。直到此時,我才意識到自己渾身顫抖。

她說她知道的祕密可以毀了整個歌壇?她為什麼要一直提到朱先生?我想要忘記一切,連同這場糟糕的約會記憶一起洗去,但基娜臉上的表情、還有她的尖叫聲──這些東西已經永久烙印在我的腦海裡。突然,我覺得全身都不舒服了起來,剛吃下去的壽司和年糕在我的腹部糾結成一團。

我看向對面的傑森,他正在把桌面上的辣醬給擦掉。「可憐的基娜。」他邊說邊搖頭。「她的經歷真的很慘,看起來壓力超大的。」

他的口氣讓我忍不住銳利地盯著他看。「當然了。你有聽到她說的話吧?她壓力怎麼可能不大?」

他點點頭。「我有聽到呀。但我也不知道。每個故事都是一體兩面的。DB給我們的錢的確不多,但就像基娜說的,他們也的確給了我們衣服和公寓。如果夠小心的話,要保持收支平衡其實沒那麼難。」他聳聳肩。「我是說,他們對我一直都還不錯。」

「那是因為你是李傑森。」我說,而當我想起基娜口中所說的奎旻時,挫折感便在我心中越積越多。「他們當然會對你好!你做過最糟糕的事情,就是偷用羅密歐特製的橘色髮色!」

「什麼?」傑森困惑地看著我。

我嘆了口氣。現在不是談DB八卦的時候。「算了,不重要。但你不要告訴我,你沒有注意到這個產業裡的雙重標準。對女生來說,標準向來就跟男生不一樣。」

他皺起眉頭,而我眨眨眼,稍早的那些懷疑現在如排山倒海般襲來。

「你應該有注意到吧?」我說,一邊回想起幾週前,傑森一邊拿著速食走進練習室,一邊跟高層們輕鬆打招呼的畫面。

「說實話,還真的沒有。」他皺著眉。「到頭來,DB是在商言商。他們對男女差別待遇,並不會讓他們賺比較多錢啊。」

我的喉嚨一緊。他是認真的嗎?「那樂天世界的那些女生呢?你自己也有聽到他們稱讚你,又用那些難聽字眼形容我跟米娜吧?」

「瑞秋,那只是幾個人的觀點而已。每個人都要面對這種事的──就連我也是。這不代表整個產業就是性別歧視或有偏見或怎樣的。」

我深吸一口氣。

喔,哇喔。他是認真的。我不可置信地笑了起來,用手抹了抹臉,搖搖頭。「作為一個活在歌壇裡的人,你看到的東西還真是少得驚人。」

他眉間的皺摺變得更深。「這是什麼意思?」

紅色的帳篷布再度被掀開,我轉過頭,看著剛走進餐車裡的那對情侶,他們正用好奇的表情看著我跟傑森。我心中湧起一股驚恐之情。他們認出我們了嗎?

我突然覺得自己像是溺水了一樣,而我同時意識到,原來自從莉亞告訴我基娜不和千日菊續約後,這股感覺就存在了。

我錯了。

但基娜也是。她告訴我,和傑森在一起不只是很困難而已,同時也很危險。確實。但這同時也很不公平。我把我的人生給了DB,而最終,這個決定──這個我們兩人都做出的決定──將會毀了我,而且只有我。最終,只有我一個人不得不放棄我所努力的一切──我的粉絲、我的音樂、所有的魔法。這麼長一段時間以來,我第一次感到,我人生中所有的支線全部串了起來,完美而清晰。而它們全部指向同一個結論:我也許想要跟傑森在一起,但我必須出道。而和傑森在一起,也許會讓我在事業甚至還沒起步之前就賠上一切。

壓力在我胸口堆積,讓我難以呼吸。「不敢相信我竟然讓我們的事進展到這個地步。這會毀了我的。」

傑森的表情緩和下來。他的手越過桌子,抓住我的手。「嘿,別這麼說。不管康基娜和她男友發生了什麼事,我們跟他們是不一樣的。我們可以跟魯先生說,我們是真心的,他就會理解了。事實上,他可能還會為我們高興呢。」

「為我們高興?」我劈頭說道,把手抽了回來。「睜大眼看看,傑森。他們也許會為了你和宋奎旻妥協,但絕不會為了我。我只要踏錯一步,就要跟DB永遠說拜拜了。康基娜曾經是他們的掌上明珠,但他們不只是把她踢出去而已──他們毀了她。而且他們一點都不在乎。想想,我身為練習生,我根本就超免洗的好嗎!」

「拜託,瑞秋,妳知道他們不是那種人。」傑森懇求道。「他們不會因為妳只是跟我交往就這樣對妳。」

我瞪視著他,意識到不論我怎麼說,他都沒有辦法理解事情對我們兩個來說,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傑森也許是DB的「金童」,但反觀我,我一路奮鬥,卻始終覺得自己只是在DB勉強吊車尾而已。一旦他們發現可能會毀了他們完美乾淨招牌的任何微小失誤,他們絕對會毫不猶豫地甩掉我。而和傑森談戀愛,肯定是一個無法逆轉的錯誤。

「結束了,傑森。」我說,一邊從桌邊站了起來。「我沒辦法繼續下去了。我為了我的夢想努力太久了,我不能讓任何東西攔阻我。就算是你也不行。」

傑森看著我,一臉錯愕。「我不敢相信妳居然這麼反應過度。」

他的話讓我心都碎了。不管我期待他說什麼,都不該是這一句。我頭也不回地走出餐車。我可以聽見傑森在後面喊著我的名字,但我不在乎。我一走到外面,便開始拔腿狂奔。直到衝上地鐵之後,我才停下腳步,氣喘吁吁,心如刀割。

我想著俞真姊是如何拿自己的事業來冒險,幫我拍那支爆紅的影片,她是如何在讓自己惹上麻煩的前提之下依然願意支持我。我想著我的家人。我差點就要再度讓他們失望了,而我為此感到羞愧不已。過去六年所有的努力,差點就要毀於一旦。

我先前完全被感性給征服,但現在這必須告一段落了。只剩下幾週,DB就要宣布家族巡迴的細節,而我得回到正軌上。從現在開始,我會比以往都更專注。

我只要好好當練習生,完全避開李傑森就好。

相關書摘 ▶Jessica《Shine》小說選摘:練習生們吃飯、睡覺、呼吸都是K-pop,而我非和她們競爭不可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Shine》,高寶出版

作者:鄭秀妍(Jessica Jung)
譯者:曾倚華

歌手、演員、時尚設計師Jessica,首部跨界出道小說!全身心投入的心血創作,充滿既視感的劇情讓人玩味。

美籍韓裔的瑞秋為了成為韓國流行歌手,從11歲時便全家離開紐約回到韓國。雖然她幸運成為韓國最大型娛樂公司DB娛樂的練習生,但母親對瑞秋學業的嚴格要求、與其他練習生之間的競爭、鏡頭恐懼症⋯⋯都讓瑞秋的練習生生活更加困難。

而最殘酷的是,即便瑞秋歌舞表現得有多麼好,但在實力並非一切的韓國娛樂界裡,沒有關係又沒有手段的瑞秋更是如釜中之魚,緊迫得想要在所謂「偶像黃金年齡」裡趕著出道。

因緣際會之下,瑞秋與DB娛樂最當紅的男偶像李傑森相遇,兩人也深受對方吸引,但身在極為複雜的娛樂圈中,傑森與瑞秋卻被捲入公司刻意捏造的醜聞之中。知道一切真相後的瑞秋即使心碎,還是振作起來決意堅持夢想,狠狠將所有人一軍。

就算她以為一切都失去希望之際,卻得到了以九人女子團體出道的機會⋯⋯

1
Photo Credit: 高寶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