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海海賊與亞速地道戰:哥薩克人不只擅長騎馬,還是傑出的海盜?

黑海海賊與亞速地道戰:哥薩克人不只擅長騎馬,還是傑出的海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哥薩克人不但在草原上遊蕩、劫掠、與韃靼人交戰,也在聶伯河上打魚航行,順流而下就在土耳其人沿岸的據點外劫財放火,更甚者就航行到黑海上打劫商船。這些識水性的哥薩克以札波羅捷哥薩克為主。

1453年,君士坦丁堡陷落,拜占庭滅亡,千年帝都則成為新興的鄂圖曼帝國的首都。重生於戰後的餘燼之中,到16世紀成長為人口近七十萬的一大都會, 君士坦丁堡依靠的是其交通樞紐的位置,土耳其蘇丹恰如其分地以「雙海之王」 ——愛琴海與黑海——的頭銜自稱。

對黑海的控制尤其重要;自1475年卡法(Caffa)被征服以來,黑海有三個世紀都是鄂圖曼帝國的內海,所謂「土耳其湖」一直存在到1774年。黑海沿岸的物產——穀物、水果、木材林產、鹽產海產、皮革畜產、 礦產、奶製品、酒、蜂蜜、棉與棉織品、麻與麻織品、絲織品、毛織品、蔗糖、 香料、染料,以及奴隸——奶水般滋養壯大了帝都,以至於土耳其官僚在1686年對法國大使說道「與其讓陌生人進入黑海,蘇丹寧願打開他後宮的大門」。

後宮佳麗在蘇丹從黑海獲得的各類收益當中當然算得少了,然而黑海的白奴貿易可是規模第一——儘管遠比不上黑奴貿易,但在1500-1650年間,黑海上販運而來波蘭、俄羅斯、高加索白奴每年不下於萬把人。

鄂圖曼帝國的黑海霸權仰仗的,第一是對沿海要地的掌控,包括安那托里亞的特拉布宗(Trabzon)、錫諾普(Sinop),頓河出海口處的亞速(Azov),克里米亞半島上的卡法,聶伯河出海口的阿克曼(Akkerman)、多瑙河下游的基里亞(Kiliya)。

第二則是在精兵把守的港市外圍,附庸國構成的緩衝區:西邊的摩爾多瓦,北邊的克里米亞韃靼,東邊的喬治亞(格魯吉亞)。妙就妙在這些附庸國都不是航海民族,而土耳其人對沿岸港口的掌握有效地杜絕了海盜;既剝奪了他們充作基地的港灣,又清除了城鎮中消贓的管道。

也就控制比較鬆散的喬治亞、高加索沿岸才有海盜喘息的餘地。中世紀晚期以前,長達千餘年的光陰裡海盜一直是黑海航運的大患,到鄂圖曼帝國崛起後,海上劫掠在文獻紀錄中卻幾近消失,說明了鄂圖曼帝國對黑海的掌控有多結實。

諷刺的是,黑海上貿易的俏貨卻成了黑海貿易的噩夢。奴隸需求龐大,在君士坦丁堡有市場有銷路,克里米亞韃靼對北方俄羅斯、西方波蘭-立陶宛邦聯(commonwealth)的劫掠也日盛一日,世紀上半葉莫斯科公國境內被擄走的人口就多達15-20萬,促成了黑海北岸的邊境化——烏克蘭(ukraina)就是邊境的意思,後來就成為烏克蘭(Ukraine)的國名。

該地區的人口為了避免遭到劫掠,放棄聚居農耕,仿傚遊牧民族過起漁牧游獵的日子,形成了後來所謂的哥薩克群體;以頓河下游為主要根據地的即頓河哥薩克(Don Cossack),而在聶伯河一帶活動的則是所謂的札波羅捷哥薩克(Zaporozhian Cossacks)。

截圖_2020-10-15_上午10_50_4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烏克蘭博物館中展示,哥薩克人使用過的木船

哥薩克人不但在草原上遊蕩、劫掠、與韃靼人交戰,也在聶伯河上打魚航行,順流而下就在土耳其人沿岸的據點外劫財放火,更甚者就航行到黑海上打劫商船。這些識水性的哥薩克以札波羅捷哥薩克為主。

札波羅捷,烏克蘭語為za porohamy,意思是「瀑布以下的地區」、「在激流的遠方」;聶伯河下游的這塊大沼澤地裡河泊縱橫,數以萬計的沙洲、島嶼遍佈,有些低濕有些乾爽,但都覆蓋著矛戟般巨大的蘆葦,難進難出難控制,正適合水滸英雄「打漁殺家」。

16世紀最後的十年間,札波羅捷哥薩克在黑海上的劫掠活動突然大增,並且一直持續到1670年代;偶而也有一些頓河哥薩克加入,但札波羅捷哥薩克主要是借用了頓河出海口的位置作根據地。這部分是因為兩支哥薩克效忠服屬的對象不同:札波羅捷哥薩克歸波蘭-立陶宛所管轄,而頓河哥薩克在1614年承認了沙皇俄國的宗主權。

幾乎整個16-17世紀俄羅斯都極力避免與鄂圖曼帝國發生衝突,一但哥薩克搞事,便推說這些人不服管,搶了土耳其人不是沙皇的意思。而在波蘭-立陶宛這廂,倒不害怕同土耳其人開仗,有現成的哥薩克士兵可用;壞就壞在不打仗的時候波蘭-立陶宛不想承平無事還得承擔養兵的軍費,不但大批解散哥薩克,還強迫這些哥薩克「回復原狀」,即回到原來的主人旁邊回鍋當農奴。

可想而知這些哥薩克肯定不服從政府政令的,肯定要找自由的根據地另起爐灶,好比說隔壁的頓河。既然當兵的營生被政府取消了,劫掠也就成為主要甚至唯一選項,比起人煙稀少的黑海北岸,渡海劫掠也更加誘人。

所以不只長江大河,札波羅捷哥薩克也搶過了海的另一側。阿那托里亞側的特拉布宗從1610年代便連番遭搶不下四次(1614、1615、1616、1617),1620年代也有五回洗劫(1620、1622、1625、1626、1628)。除了特拉布宗,錫諾普(1614)、卡法(1616)也都遭過殃,據說錫諾普周遭的農地都棄耕了,因為成群結隊放搶的哥薩克人人數之多足以把秧苗全踩死。

1623年,六千哥薩克甚至直逼博斯普魯斯海峽、君士坦丁堡近郊。哥薩克能夠渡海行劫,除開草原上剽悍成性,還得靠過渡的工具——札波羅捷哥薩克所使用船舶稱為「砦卡」(chaika),是海鷗的意思(頓河哥薩克則稱之為 strug),長60英呎(18.3 公尺),寬10-12英呎(3.0-3.7公尺),深6英呎(1.8公尺),能搭載40-70名划手,中無龍骨,易駛難沉,艏艉皆舵,兩頭可駛;船小人多,輕便靈動,江面海面都行得,黑海一夜可渡——據說只要36-40小時。

shutterstock_68560569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烏克蘭發行以哥薩克戰船為主題的郵票

猜你喜歡


年末壓軸不容錯過!線下大型開發者聚會「AWS Enterprise Dev Day」,精進企業雲端技術競爭力就在此刻

年末壓軸不容錯過!線下大型開發者聚會「AWS Enterprise Dev Day」,精進企業雲端技術競爭力就在此刻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WS將於今年10月7日上午10:00舉辦線下開發者聚會AWS Enterprise Dev Day,以「技術開發」為活動主旨,透工作坊、講座形式,圍繞NET & Java現代應用、雲端服務、人工智慧等數位技術進行交流,精進企業雲端技術競爭力。

現今雲端已達到隨需可用的成熟度,企業該如何備戰自身技術力,了解透過雲端發展AI/ML應用、大數據分析、優化架構,並趁著新服務或新應用的契機嘗試上雲,或是將既有應用搬遷上雲,達到未來以更低成本有效管理內部資源及強化資安,並減少資源閒置,搭配現代化的方法論及工具保持未來彈性,在技術系統上達到永續經營。

AWS首次在台灣舉辦「AWS Enterprise Dev Day」,希望與企業交流如何在AWS上快速有效地遷移和現代化,以及針對希望了解開發、部署、管理現代應用程序的.NET與Java開發者介紹適合使用的工具和服務。

AWS Enterprise Dev Day活動特色

此次活動為首次為企業舉辦線下大型開發者聚會,為所有.NET與Java開發者量身打造的技術議程,以及同時從主管與開發者角色出發的活動內容設計,如有關於企業上雲挑戰、資安、現代化、開發、訓練考照等精彩內容。歡迎企業執行長、資安長、技術主管、及開發人員團隊立即報名,幫助您利用AWS雲端的廣度和規模,與眾多技術專家交流,持續保持自身企業在未來的即戰力!此外,本次活動全程錄影,報名參與者即可獲得AWS的演講內容。

最特別的是,此次活動下午場次採多軌分場的方式進行,屆時將有多場堂精選技術議程及實作上機工作坊,包含AWS熱門服務精華、方法論、最佳實踐、實戰分享等;而後續更將開放另外報名「.NET & Java現代應用開發實作工作坊」,帶您透過專業技術團隊支援及現場技術專家一對一諮詢,搭配實作課程與團隊協作解決實際技術難題,並與開發者技術同好現場即時互動交流。

立即點此報名「AWS Enterprise Dev Day」開發者技術盛宴!

本場開發者聚會將包含以下七大主題:

  1. NET & Java現代應用開發(.NET & Java Modern Application)
  2. 搬遷上雲(Migration)
  3. 無伺服器服務(Serverless)
  4. 容器服務(Containers)
  5. AI / ML人工智慧與機器學習(AI/ML)
  6. Data Analytics資訊安全(Security)(Security)
  7. 訓練考照(Training & Certificate)
1080x1080_02
Photo Credit:AWS

無論您是企業執行長、技術長、技術主管、資安相關人員、IT人員、解決方案架構師、開發人員、工程師或系統管理員,邀請您一同現場交流,藉此掌握現代開發趨勢、AWS的熱門雲端技術、平台與服務。

AWS Enterprise Dev Day活動資訊

1200x628
Photo Credit:AWS

日期:2022年10月7日(星期五)
時間:10:00 AM~3:30 PM
地點:南港展覽館二館 7F

立即點此報名「AWS Enterprise Dev Day」開發者技術盛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