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P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沒待過台大醫院,很難瞭解柯P

柯P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沒待過台大醫院,很難瞭解柯P
Photo Credit: zhenghu feng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他說在台大醫院每天工作16小時,全年無休這麼多年是真的,那麼台北市政府的員工就別指望老闆新官三把火了,認命吧。

假如沒待過台大醫院,你大概很難瞭解柯P。

假如你是台北市政府的員工,認為柯P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事情又會回到既有的軌道,別想了。假如你是貪污的官員,或者行賄不法的廠商,你最好挫著等,柯P絕對會鍥而不捨追查到底。以一個精神科醫師的專業、前台大畢業生跟醫師的經驗,有九成九的機會柯P會嗡嗡嗡到最後一個上班日,另外百分之一則是無法抗拒的因素,讓他無法履行職務。

雖然在台大醫院當實習醫師跟住院醫師已經是蠻久以前的事,但是事情並沒有太大的改變。簡單講, 你不會相信台大的主治醫師有多可憐,外科醫師過的是又是甚麼樣的生活。

有一次我帶朋友的媽媽去台大醫院看診,那天的主治醫師是我好幾年沒見到面的同學,打開門的霎那我忍不住的喊了出來:「你怎麼變這麼老!」當然他沒好氣的就賞了我一雙白眼。其實每次見到留在台大醫院的「老」同學們,都覺得他們是老最快的。

台大的主治醫師薪水並不高,相較於其他私立醫院來講只能勉強算中段班,但是負擔卻多很多。最特別的是教學與研究,除了醫學系學生的小組教學外,還要指導實習醫師、住院醫師,甚至護理人員。開會有病房會議、行政會議、教學會議、學術研討會。研究更是得利用非常有限的資源,上班以外的時間,要升等到教授,真的得拋妻棄子。

想想SARS時期,多少感染的病人往台大醫院送,台大人從沒埋怨過。那麼多的病人,那麼糟糕的急診環境,但繳出的成績卻令人動容。隨著年紀的增長,對於留在母校那些往日同窗的敬佩越來越高,他們真的是犧牲奉獻,數十年如一日。柯P的當選,對於台大醫學系的畢業生來說,或許多少有種心理的報償。

外科醫師的生活超越一般人的想像

至於外科醫師的生活,那只能用無法想像四個字來形容,尤其對於他們的體力與耐心,我是五體投地的佩服。你以為每天的七點開會是苦差事嗎?那還是他們一天當中最神清氣爽、最快樂的工作呢,像心臟外科的刀動輒開上六七個小時,要是有麻煩,十個小時以上都可能。上廁所?吃飯?休息?印象中主刀的醫師好像從沒離開過,住院醫師、實習醫師、護士輪流去吃飯,順便上洗手間,再盡快趕回來。可能吃飯的時間比重新刷手、著裝還要短,刀還在開呢。

講兩個小故事好了,我當實習醫師的時候有一次感冒了,那天跟的是心臟外科洪啟仁教授的刀。開刀房的冷氣超強,我一直流鼻水,但是帶著手套、口罩怎麼擦?很努力的控制鼻水不要流出來,ㄍㄧㄣ在那裏,盡量做好眼前最微不足道的拉勾。慢慢的口罩開始濕了,從一點到一片,到最後應該是整面都濕了吧?但見洪教授緩緩抬起頭,冷冷的說了一句「好了,你可以下去了!」那離我最後一次擤完鼻涕,應該已經是四個小時之後了吧,人在那種環境,那個時候,就是可以用腎上腺素撐到最後。

另外一次則是跟婦產科的刀,主刀的是一位老教授,他實在是不應該開刀的,手已經抖得很厲害。為了讓傷口筆直,容易下刀,總住院醫師用兩手的大拇指跟食指撐開肚子的皮膚。但是應該劃在肚皮上的第一刀就失手了,直接招呼在總醫師的食指。當下大家愣住了,但見總醫師轉過身,緩緩伸出被劃傷的手,冷冷的對護士小姐說:「再拿一隻7號手套幫我帶上。」帶了手套,換了刀子,像沒事發生過,手術繼續。只見手套裡的血越積越多,但是總醫師超酷的冷靜,掌控全局,在兩個小時內結束手術。各位知道手術刀有多利嗎?被劃過的傷口有多痛嗎?這個是更強更勇的超人,血水完勝鼻水,而他是現在台大最有名的產科醫師。

另外一種比的不只是臨危不亂,更是無路可退的沉著與堅持。你以為所有的刀都是順利的嗎?要是出了問題怎麼辦?叫救兵?別傻了,醫院只有急救時才會1995,呼叫幫忙,尤其一台刀往往兩三個醫師,叫誰來救你?像心臟的部位,你往往只有縫一次的機會,瓣膜、動脈都是脆的,手小小一抖,血就沿著縫線邊不斷滲漏出來,轉眼汪汪一小池。再補一針?別傻了!盡量用其他材料止血跟祈禱吧。

這種日子不是人過的,要無比的堅強、勇敢,甚至冷酷。所以柯P說他是酷吏,往往好的外科醫師都是酷的,差別在柯P是賣命的工作狂,外加口無遮攔的大嘴巴。如果他說在台大醫院每天工作16小時,全年無休這麼多年是真的(其實只要一天平均12小時,佩琪就很可憐了),那麼台北市政府的員工就別指望老闆新官三把火了,認命吧。

不是完人,但跟一般人相比,是超人

過度工作是不好的,但外科醫師往往不知道甚麼叫過度,他們熱愛鮮血、利刃和工作。台大的外科醫師更是耐力驚人,因為要應付的工作千奇百怪,要處理的病人無法選擇,而且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們可以做不好,但是不會放棄;他們不是完人,會犯錯,但他們跟一般人相比,是超人。

柯P絕對有很多缺點,也絕對需要學習跟成長,與其八卦、造神,或詆毀,讓我們啟動監督跟建言吧!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