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四分之一更生人沒有回歸職場,發行「社會效益債券」是否有幫助?

近四分之一更生人沒有回歸職場,發行「社會效益債券」是否有幫助?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更生人的就業之路困難重重,使得普遍為經濟弱勢的更生人,難以於出獄後維持基本的生活水準,而可能踏上再犯之路。本文將指出現有政策的隱憂,以及改善更生人就業的政策建議。

文:朱家伶、丁筠庭、劉頤憲

為何有近四分之一的更生人沒有回歸職場?

當更生人們終於得以擁抱自由的空氣、殷切渴望能夠回歸社會,並重新再出發的時候,這樣的心願是否能夠如願以償?根據法務部與勞動部所做的調查,民國106年,更生人的就業率為77%,相較於全體就業率的96%,足足少了約19%。而與103年的就業率做比較可以發現,全體就業率在三年間提升,更生人的就業率卻下降了約4%,顯見更生人的就業率確實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國內外在不同世代的再犯研究都顯示,出獄人缺乏穩定工作,就有增強再犯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從社會成本的角度觀之,我國為高監禁率的國家,更生人總數又有高達四分之三為青壯年人口,在勞動力逐年減少的情況下,若政府仍不重視這些停滯的勞動人口,台灣恐須為此付出龐大的勞動成本,也凸顯了更生人就業問題與監內職業訓練的重要性。然而,為何處於弱勢地位的更生人,在經過獄所提供的技能訓練及政府的就業輔導後,仍有近四分之一的人沒有回歸職場?

究其原因,除了社會大眾普遍對更生人的歧視與不了解外,現行制度也有許多潛在問題,導致更生人的就業之路困難重重,使得普遍為經濟弱勢的更生人,無法於出獄後維持基本的生活水準,而可能再度踏上犯罪的不歸路。因此,本文將提出現有政策的隱憂及協助更生人就業的改善政策。

1
Photo Credit: 作者

現有政策出了什麼問題?

一、就業輔導機制及創業貸款之成效不彰

我國政府針對受刑人出獄後須面對的「就業」問題,提供許多資源及管道供其運用。如勞動部在各地所推出的就業輔導機制,即有替更生人辦理講座,以協助他們增進就業適應能力,進而轉介個案至公立就業服務機構做深度諮詢,並為後續的追蹤輔導。而法務部旗下所設置之更生保護會,亦有提供貸款供更生人自行創業。

然而,獄中講座之成效難以預測,即便更生人就業成功,也可能因後續追蹤輔導時間過短、輔導人員手中個案過多,而無法達到預期效果。更生保護會之人員多為兼任性質,其服務項目多屬暫時保護服務,既無法充分協助出獄人實際所需,也無法長期協助、追蹤特定受保護人之就業狀況。

至於創業部分,曾受國家公權力制裁之更生人,部分會因對司法、公家機關懷抱不佳觀感,而較不願尋求相關單位協助。而向更生保護會尋求協助,會使得更生人之身份無法隱藏,進而望之卻步。從上述兩個情況來看,加強輔導諮商的資源及提升更生人向公家機關之求助意願應是首要課題。

二、各政策立意良好卻未必符合需求

勞動力發展署、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以及更生保護會,皆有提供輔導職業訓練給受刑人。另外,依據「特定對象參加技術士技能檢定補助要點」,更生人就不同職類考取證照可獲三次補助,同一職類及級別最多可補助一次。而各地監所也會自行推出技訓課程,提高更生人復歸社會生活之適應性。

就提供考照補助此點而言,確實得以增加更生人考取執照之成功率,也提供了受刑人學習新技能的絕佳機會。然而,各監所自行開設技訓課程,可能會有課程種類差異、師資分配不均等問題,而其自行開發的課程卻甚至不一定符合市場需求。

廠商與更生人在薪資、年紀或證照上之想法歧見、勞動部未居於中介為有效溝通藉以提升媒合率,這種種都顯示我國政策呈多頭馬車,勞政系統與法政系統並未整合,浪費了原先的美意。

三、雇主聘用更生人之獎勵及避險措施遭到各界質疑

我國《就業保險促進就業實施辦法》第18到21條訂有,僱用失業期間連續30日以上的更生受保護人,即可申請公立就業服務機構發給僱用獎助。(僱用一名更生人,雇主最高每人每月可申請到一萬元,最長獲補助12個月)勞動力發展署也於2010年推出「培力就業計畫」,補助包含了更生人創業或就業。項目包含用人費用、其他費用、職業訓練及諮詢陪伴等費用。

此舉或許確實能使雇主有更高的誘因去僱用更生人。但因部分雇主仍認為僱用更生人有其風險,萬一發生不可逆的傷亡事件,或者破壞公司信譽的情況,該等情況無法因為津貼補助即能了事。

四、政府支出就業津貼,由全民買單恐違民意

依照《就業服務法》第24條規定,主管機關對於自願就業之更生受保護人,應訂定計畫,致力促進其就業;必要時,得發給相關津貼或補助金。又依「就業促進津貼實施辦法」,更生人若失業或參加職業訓練,可申請津貼。若更生人透過公立就業服務機構安排,參加全日職業訓練,只要向推薦單位申請憑據,就可申領職業訓練生活津貼。(每月金額按基本工資 60%發給)另外,更生人還可依個別需求,參加免費職訓、享有求職交通補助金、臨時工作津貼⋯⋯等等。

我們都知道透過補助求職其實是「治標不治本」的方式。若無法透過其他方式幫助更生人求職,繳稅的國民將更不願意去諒解早已被社會貼上標籤之更生人。

改善更生人就業環境的可能方向

簡言之,現行政府對於更生人的就業政策仍有諸多不足,由於增加追蹤輔導的人力或增開更完善的職訓課程等皆涉及資源分配的問題,筆者在不增加過多資源及財政負擔的前提下,提出以下可以使得更生人的就業環境更友善的政策,希望以政府主導,民間及企業的力量為輔,讓相關政策的推動更為順暢。

一、 三段式職業訓練

三段式職業訓練,顧名思義即是將職業訓練分為三個階段,依據受刑人服刑期間是否達假釋門檻、獄中表現、復歸意願,以及個人能力分配課程,意願強烈且即將假釋者可進行監外實習、作業,其次則是參與企業開設的職業訓練課程。由於前兩者名額有限,故其餘受刑人可參與經由政府部門互相合作後,所開辦的更切中市場需求的訓練課程。

之所以將職業訓練分為三部分,乃是因為沒那麼多監外實習或企業職訓課程的機會,只能依受刑人的意願及能力分配,希望更生人能漸進式的享有更良好的職訓環境。

(一) 階段一:參加監所自辦的技訓課程

現今監所自辦之技能訓練有不符合市場需求的問題,恐使更生人面臨出獄後也找不到工作的窘境,因此筆者認為監所應與勞動部合作,由勞動部提供當年度企業的徵才條件及需求,監所則根據數據的統計資料評估是否延續特定的訓練課程或另外加開課程,藉由勞政系統與法政系統的整合,去改善現行課程沒有對症下藥的問題。

(二) 階段二:招募友善企業提供所內職業訓練

儘管藉由勞動部提供的數據來改善課程,仍不及由企業端直接提供所內訓練來的更切中市場需求,讓企業派遣人力來監所開辦職業訓練的課程或是設置臨時工廠,監所給付基本的費用並頒發感謝狀,以社會責任為誘因招募有意願的企業,並由企業自行宣傳其盡到的社會責任,藉此達到雙贏的局面。

(三) 階段三:招募友善企業提供監外實習、作業

現行制度已有監外作業的運作,而除了監外作業外,我們也希望政府能邀請大企業(因其較重視企業社會責任)或同為更生人的業主提供實習機會,同樣以企業社會責任作為誘因,並由企業自行透過媒體網絡宣傳。

監外實習相較於前兩者,讓受刑人有更大程度的自由,藉由在外的工作也能讓受刑人提早與外界接觸並有更長的適應期,使其將來復歸社會更加順利。

二、將訓練成果用於社會服務

筆者希望更生人能於職業訓練結束時拿到結訓證書,而在期末時必須要有一個成果發表,某些班級發表的內容可以以社會服務的方式呈現,如烘焙班與基金會合作進行麵包義賣、水電維修班進行社區的維修服務等,透過實際的服務和操作,能讓更生人獲得成就感,有助於他們建立信心,重新相信自己仍有成功回歸社會的一天。

又因現今社會對於更生人的觀感普遍較差,藉由社會服務讓大眾看見改過自新的更生人、了解他們確實能對社會有所貢獻後,更生人的求職路途會更加順利,遭到歧視之情形也可望降低。

三、以關懷網絡做為配套措施

除了職業技能上的加強,對於更生人回歸職場的心態也有重建的必要。更生人出獄後多有較強烈的自卑感,再加上長期與社會隔離所造成的社交能力減損等問題,使得更生人回歸社會更是雪上加霜。

現行政策有更生保護會的人員會對主動求助的更生人有六個月的追蹤輔導,在獄中也有一些輔導課程,惟後者的心靈輔導課程多由宗教性團體或其他志工上課,其效果並非適用於所有受刑人。故除維持現有的個案追蹤外,我們認為可以多增加獄內的團體輔導,由獄方主動邀請成功復歸社會的更生人回來分享心路歷程,在相似的背景下,應能讓更生人更願意相信自己仍有機會再站起來,重拾信心。

四、社會效益債券

「社會效益債券」為一效益報酬機制,亦即像民間企業一樣,依據工作的成效來決定報酬。長久以來,政府機關普遍被認為其效率不如民營企業,而根本原因便是不論其政策施行的效益如何,執行的基層官員都僅能領到同樣的薪水,故缺少了誘因去增進效率。

因此,筆者期待透過此一效益報酬機制來解決社會議題,而此一機制的運行模式如下:政府與一中介機構簽訂合約,委託其向各方投資人募資並發行債券,並以其為中心,統籌並分配資金與非營利組織合作等等,以提供更生人各項就業協助與關懷追蹤,中介機構的目的為致力達成政府設定之目標。

經過一定期間,由政府與第三方依據其成效進行評估,如確認達成目標就依據合約給付,並分派利潤予投資人。此項制度之好處在於,能夠讓投資人參與解決社會問題的同時也能獲得報酬,且政府得以確認目標達成再行給付,將風險分散於願意投資的企業或機構,此舉得以解決政府缺乏資金的問題,亦能提升更生人就業政策的執行效率。

1
Photo Credit: 作者

結論

「三段式職業訓練」的政策,能讓更生人接受到更符合市場需求的職業訓練;同時,「將訓練成果用於社會服務」可以減少大眾對更生人的歧視與成見;建立更生人輔導的「關懷網絡」可以幫助更生人重建自信心、提升賦歸意願;而最後的「社會效益債券」則可以在更有效達成政策的同時緩解政府的資金負擔。

若能促使政府與民間一同攜手合作,幫助更生人就業,不但能減少社會成本、降低犯罪率,也能讓弱勢的更生族群重新被社會接納。希望藉由以上四個政策,讓更生人終有真正更生的一天。

參考資料

  1. 財團法人台灣更生保護會(2017),更生人就業狀況調查報告
  2. 主計處,就業、失業統計
  3. 高宛瑜(2020)。更生人自助就業模式:一個更生人雇主與他的更生員工故事。國立臺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碩士論文,新北市。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