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助分配陷兩難,「最幸福國度」芬蘭如何面對失業問題?

補助分配陷兩難,「最幸福國度」芬蘭如何面對失業問題?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芬蘭總理桑娜・馬林(Sd.社會民主黨)所領導的行政團隊正面臨緊要關頭,政府該如何制定提振芬蘭經濟以及改善失業的廣泛方針,日前財務部建議取消「退休金管道」(Eläkeputki),這也是多數經濟學家認為能改善就業和公共財政的關鍵方案。

文:陳煥雅

失業金給還是不給,芬蘭政府兩難

芬蘭總理桑娜・馬林(Sd.社會民主黨)所領導的行政團隊正面臨緊要關頭,政府該如何制定提振芬蘭經濟以及改善失業的廣泛方針,日前財務部建議取消「退休金管道」(Eläkeputki),這也是多數經濟學家認為能改善就業和公共財政的關鍵方案。

Eläkeputki指年長失業者,除了獲得政府提供期限500天與收入相關的失業救濟津貼,還可以再得到期限外的額外失業津貼,直到屆滿法定退休年齡65歲的管道,這是保障老年失業者在領取「勞工退休金」前的失業過渡生計保障。

退休金管道(Eläkeputki)相關參加資格

tu5aRfNT_20201005
Photo Credit: 英語島

失業勞工的出生年份,目前法規如下:

  1. 1950年以前出生,不在此限,可直接享有參與退休金管道的權利。
  2. 1950-1954年出生,在領滿失業救濟基本津貼500天前,須滿59歲;1955-1956年出生,則須滿60歲。
  3. 1957年出生及以後出生,在領滿失業救濟基本津貼500天前,須滿61歲。

例如,如果一名1960年出生的勞工,在500天失業救濟期結束之前的2021年年滿61歲,則有權再享有額外天數的失業救濟津貼。

失業勞工的就業條件:

  1. 勞工符合出生年份的條件,並在500天失業救濟期(約一年4個月)結束之前,滿指定年齡。
  2. 在過去的20年中,至少工作了五年。

然而,政府這項提議卻引起左右派政權以及民眾廣泛討論與糾紛。根據調查顯示,在瑞典55-64歲的人中有78%從事工作;芬蘭卻僅有67%。在男性上,差異更大。「為什麼在芬蘭,年過50歲之後喪失工作機會的比例比瑞典來得高? 」,這之中潛藏不少雇主對於年長工作者的歧視問題。

在政府看來,砍了退休金管道,可大幅減少政府支出,但對職場上面臨年齡歧視而失去就業機會的勞動者而言,若少了額外增加的失業津貼補助將會造成退休生活更多的困難,無疑是間接鼓勵年齡歧視並讓年長失業者雪上加霜。然而,年輕失業者也需要工作機會,如何兩全其美著實考驗執政團隊智慧。

AjkG2Z9c_20201005
Photo Credit: 英語島

芬蘭無力、絕望的年輕世代

對許多青少年來說,獲得暑期短期工作可能是過渡至未來職業生涯必不可缺少的一環,但由於covid-19疫情肆虐,許多工作機會被取消,青少年面臨比以往更嚴峻的就業市場。

根據東芬蘭大學講師研究員Sanna Aaltonen在今年六月疫情間所進行的研究調查顯示,與去年同期的就業市場相比,竟多出55,000名年輕人面臨失業的窘境。許多青少年背負沉重學貸,再加上無預警的失業,政府補助措施未能及時跟上,讓他們感受到因為貧窮而被社會排斥在外的無力感。

除此之外,青年支持網的研究員也提到,與那些沒有受高等教育以及沒有就業工作的年輕人進行訪談時,這些年輕人普遍認為:「受過教育和就業的人被視為社會成員,其他人則被排除在外。」心理層面再加上經濟層面的影響,很容易使年輕人變得更加絕望,加劇社會的不平等感,芬蘭是否因此誕生「失落的年輕世代」?我認為是一個值得探討關心的議題。

疫情肆虐,重擊芬蘭就業機會

在新冠肺炎危機中,芬蘭被迫放無薪假的人數遠比2008-2009年發生的嚴重金融風暴高出許多倍,但就業市場好轉的也十分快速,失業人數從最黑暗艱難的時刻迅速下降至幾乎只剩一半。

據芬蘭就業暨經濟部稱,目前被迫離開工作的人數從為數最多時期的17萬人,下降至如今的9萬人。就業暨經濟部也估計,失業人數充其量比疫情前增加10,000人。就業市場實際上並沒有崩潰,因為放無薪假仍然是無薪假而並非裁員,肺炎疫情爆發時政府所擔心的「從無薪假惡化至裁員」的危機並未發生。

目前看來新冠疫情危機仍未解除,各國仍在為「第二波」疫情做準備。此外,美國局勢的惡化可能導致國際需求凍結,連帶打擊行業需求與芬蘭的就業機會。目前芬蘭各地商家進貨與供貨情形比以往緩慢,有的甚至有長期缺貨的現象。截至目前為止,受害者一直是以女性就業為主的服務業,而下一波可能打擊來自男性就業主導的行業,預期將會在秋天產生影響。

bjagwbM0_20201005
Photo Credit: 英語島

從抗拒到接受,人民開始依賴科技防疫

而芬蘭政府的防疫政策也有所轉變,鼓勵民眾在公共場合、密閉空間多使用口罩防疫,讓戴口罩的民眾增加許多,此外總理馬林亦施行提供免費口罩給窮人使用的政策,除了保障人民平等外,同時也希望減少防疫漏洞。

由芬蘭國家衛生和福利研究所(THL)所設計開發的covid-19追蹤手機應用程式——Koronavilkku,在九月初甫推出,其下載率就遠遠超過預期,僅一天之內就完成一百萬個下載率(幾乎是每5人中就有1人下載),超前達標政府預估須耗時一個月所完成的下載量,顯示民眾相當關心疫情。

根據該應用程式的設計,如果自己暴露于冠狀病毒中,可以馬上獲取信息;若發現自己感染病毒,則可以匿名舉報。在該應用程序中,民眾隱私受到嚴格保護。

其實這些監測互助概念早在疫情爆發期間就提出,但在當時卻遭民眾質疑並撻伐認為侵犯個人隱私,時空轉換至今卻成了芬蘭民眾的防疫利器。

不能擁抱朋友,那就擁抱大自然吧!

春季為期兩個半月的社交隔離期,把芬蘭人民給悶壞了,因此整個暑假期間人民防疫心態大鬆懈,芬蘭人在國內四處旅行,許多人舉辦慶祝聚會也擁抱大自然,雖然感染人數因此增加,但無疑是芬蘭人身心靈解放與修復的必要之惡。

「抱樹」與「睡戶外」的民眾,比往年還多。「擁抱樹木,能啟動身體所有的感官,體驗到永恆的生命鏈的一部分,增進對於人的支持感,並且有助於提高自我意識。」這早已不是秘密,許多愛好大自然的芬蘭人都知道,在大自然待上10分鐘就可以降低你的血壓,20分鐘後心情會好轉,60分鐘後注意力就會增加。

當你在大自然裡待上兩個小時,身體的防禦機制便能自動恢復。新冠肺炎期間無法與他人擁抱的缺憾,都在走進森林湖泊,擁抱樹木後得到療癒。

本文經英語島雜誌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