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確診後接受的療程,若非病情嚴重,否則就是不當治療

川普確診後接受的療程,若非病情嚴重,否則就是不當治療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總統所使用的三種藥裡,「新冠抗體雞尾酒」是未經批准的,而「瑞德西韋」和Dexamethasone雖然有被批准,但卻不應當給輕症病患使用。

我在2020年10月5日晚上收到一個LINE,它的開頭是:

轉載文章,僅為參考。想知道川普的醫療團隊如何醫治川普的武漢肺炎嗎?看完底下的解釋,我才了解他怎麼三天就可出院。本文是一位台大化學系畢業的范清亮博士所寫,他在80年代把快速驗孕棒公司賣給Eli Lilly而成名。

這篇所謂的范博士的文章是用英文寫的,而它是敘述了川普總統的療程。我把它的重點歸納如下:

  1. 川普使用了Regeneron公司的「新冠抗體雞尾酒」
  2. 川普使用了吉利德公司的「瑞德西韋」
  3. 川普使用了類固醇藥Dexamethasone

這篇文章的結尾是:

請記住,藥物的類型和給藥順序至關重要。我希望FDA在接下來的幾天內批准Regeneron或Eli Lilly的抗體雞尾酒療法,這樣任何高危患者都可以盡快接受川普總統接受的相同治療。

所以,這位范博士對醫療團隊給予川普總統的治療是抱持高度肯定。只不過,不論是在醫學上或是在法律上,這項治療都是有問題的。

川普總統所使用的三種藥裡,「新冠抗體雞尾酒」是未經批准的,而「瑞德西韋」和Dexamethasone雖然有被批准,但卻不應當給輕症病患使用。

Dexamethasone並沒有被批准用於一般病患,而是只能用於已經出現嚴重缺氧(肺功能有問題)的病患。而FDA之所以會設下如此嚴格的條件,是因為類固醇會抑制免疫系統,也會造成許多副作用,如潰瘍、憂鬱、快感、躁動、妄想症等等。

「瑞德西韋」是有被批准用於重症病患,而目前的證據是它能使住院天數從15天縮短至11天。雖然也有一些臨床試驗在測試「瑞德西韋」對輕症病患的療效,但目前還沒有清晰的答案。

Regeneron公司的「新冠抗體雞尾酒」被川普的醫生說是「多株抗體」(polyclonal antibody),而很多媒體,包括許多台灣媒體,也都說是「多株抗體」,但事實上它是兩個「單株抗體」(monoclonal antibody)的混合劑。這兩個「單株抗體」都是針對新冠病毒的棘蛋白(spike protein),而其作用都是阻止新冠病毒侵入細胞。

這個「新冠抗體混合劑」目前還在進行第一和第二階段的臨床試驗,也就是說它是連第三階段的臨床試驗都還沒做,所以它離批准的階段還非常遙遠。

Regeneron公司是在2020年9月29日,也就是川普總統接受這項治療的三天前,才首度公佈臨床試驗的結果。所以,這個時間點實在是值得鼓掌叫好。

根據這份臨床試驗結果的報告,共有275位病患參與試驗,而他們都是沒有住院的輕症病患。他們被平均地隨機分配到三個組:第一組是接受8公克的藥(高劑量),第二組是接受2.4公克的藥(低劑量),而第三組是接受安慰劑。結果是平均而言,第一組的患者8天之後就無症狀,第二組的患者6天之後就無症狀,而第三組則是13天後才無症狀。

所以,低劑量的效果是好過高劑量的,但是,川普總統接受的是高劑量的。

不管如何,由於這個藥還沒被FDA批准,所以唯一可以合法使用它的情況是所謂的Compassionate use。也就是說,只有在醫生認為該病患已經到了「不治療就會死」的情況,才可以試用一個未經批准的藥。

就是因為這樣,有好幾位醫生發表意見說,根據這個Compassionate use的使用來判斷,川普的病情應該曾經是極為嚴重。請看下面這兩篇報導:

2020年10月5日,《Bussiness Insider》(商業內幕)發表的〈‘That makes no sense’: Doctors say Trump is either getting overtreated for the coronavirus, which could be risky, or is more seriously ill than we know〉(「這沒有道理」:醫生們說川普要麼被過度治療,而這可能是有風險的,或者比我們所知道的病得更嚴重)。

這份報導的第四段是:「在過去四天我們與20位醫生的對話中,出現了一個共識:要麼川普是病情輕微,但卻被過度治療,而這有其自身的風險;要麼他的病情是比他的醫療團隊所願意透漏的嚴重得多。」

2020年10月6日,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發表的〈Trump’s COVID-19 treatments suggest severe illness, UC Berkeley expert says〉(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專家說,川普的COVID-19治療暗示嚴重疾病)。

這份報導是採訪John Swartzberg,而這位醫生是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聯合醫學項目傳染病和疫苗學名譽教授。他說:「從川普的治療方案來看,他的病情是比他的醫療團隊所願意透漏的嚴重得多。」

總之,從醫療團隊所提供的訊息來看,川普總統的病情顯然是不嚴重。但是從醫療團隊所給他的治療來看,川普總統的病情卻似乎是非常嚴重的。

到底哪一個才是對?大概永遠都不會有答案。但可以確定的是,那篇范博士的文章卻會讓大眾誤以為,這麼一個問題重重的治療方案是值得推廣的。

後記

  1. 這篇文章發表之後兩天,「雅虎」發表〈President Trump getting Regeneron treatment is ‘wrong and unethical’: Dr. Ezekiel Emanuel〉(川普總統接受再生元治療是「錯誤和不道德的」:Ezekiel Emanuel醫師)。Ezekiel Emanuel醫師是賓州大學副校長,也曾是白宮的醫療政策顧問。
  2. 這篇文章發表之後六天,美國各大媒體發表抗體療法遭受挫敗。例如紐約時報發表的〈Eli Lilly’s Antibody Trial Is Paused Over Potential Safety Concern〉(禮來公司的抗體試驗因潛在的安全隱憂而中止)。它還加了一個副標題:這家製藥商的實驗性抗體治療方法,類似川普總統從再生元那裡獲得的治療方法。

延伸閱讀

本文經林慶順教授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