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馮世寬批方向錯誤,吳怡農主張的「全民在家當兵」到底是什麼樣的國防計畫?

被馮世寬批方向錯誤,吳怡農主張的「全民在家當兵」到底是什麼樣的國防計畫?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吳怡農表示,他知道台灣有不少年輕人願意參與國防安全事務。可惜在現行制度下,很多青年男女想參與國防事務,卻難以如願。

最近國軍教召改制、台灣的後備戰力成為熱門話題,前立委參選人、新境界基金會副執行長吳怡農主張「全民在家當兵、從社區建立國防」等,遭退輔會主委馮世寬指「渣男」引發熱議;馮世寬後來改口稱他不認同的是吳的計畫方向,現在最重要的是全民國防;「全民國防」和「全民當兵」不同嗎?長期關注國防、國家安全議題的吳怡農的構想是什麼?

馮世寬:要全民國防

《中央社》報導,馮世寬昨(15)日上午列席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備詢。會前他回覆媒體詢問對吳怡農「全民在家當兵」主張的看法時,語出驚人地說:「那是個渣男,不要聽他的,我不聽他的主張,我都不理他」,令在場媒體錯愕。

不過,馮世寬稍後在民進黨立委趙天麟質詢時針對「渣男」一事澄清表示,他的意思是不要理吳怡農。他個人認為,吳怡農是充滿智慧的年輕人,但有些想法偏離主題,他極不喜歡。他覺得現在最重要的是全民國防,離開這個主題都是錯誤的。

批吳怡農渣男  馮世寬澄清:指全民皆兵不值考慮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馮世寬並表示,假如他講吳怡農是渣男,絕對不是指吳怡農個人是渣男,而是吳怡農所提的計畫是不值得考慮,「我不至於要傷害他,私底下他跟我還蠻要好的」,「我希望他不要太難過,我不是故意的。」

吳怡農:國土防衛部隊就是全民皆參與保衛國家

針對馮世寬發言引起的風波,吳怡農昨天下午透過回應,保家衛國是大家共同的目標,在這麼關鍵的時刻,希望大家可以就事論事,回到主題的探討,從各方案中找出最好的方向。

他也再次解釋「在家當兵」就是在「我們居住的地方」,保護自己、家人、鄰居,讓每個社區都有應變和抵抗的能力:一支由公民組成、不分性別、跨年齡層的「國土防衛部隊」。「防衛國土」任務需要全民投入,和軍隊站在一起,強化國防的能力跟決心,才有嚇阻敵軍的效果。如果社會在有共識,可以一起討論技術細節,從組織訓練到裝備。

吳怡農和前參謀總長李喜明最早在10月9日的《蘋果日報》論壇提出「國土防衛部隊」構想;13日他在臉書上進一步解釋,這個部隊是包括且遠不限於補充常備部隊所需的傳統後備能量,當社會中上百萬人為持續抵抗侵略做好準備,讓發動戰爭的代價複雜化,才能讓中共更難輕易決定犯台。這樣的全民防禦意志與能力,是嚇阻共軍進犯的關鍵。

李喜明、吳怡農:教召增強無法解決問題,國家安全是全民責任

(中央社)李喜明與吳怡農2人13日共同接受《中央社》專訪,針對他們的構想做了進一步闡述。

於2019年6月卸下參謀總長職務的李喜明說,考量台灣的防衛資源有限,全民防衛及建立聯合國土防衛部隊可能是最好的後備改革方案。

國防部上週提出增加召訓人數及頻次、延長訓期等方案,但李喜明認為無法解決核心問題,包括武器、裝備哪裡來?如何保養?該如何訓練,才能完整編組、充分利用後備部隊,甚至讓後備與正規部隊執行幾乎一樣的任務?難道要重蹈實務早已證明行不通的套路?

為推動後備改革,國防部長嚴德發7日宣布成立防衛動員署,教育召集將由2年1訓改為1年1訓、1次14天,列管期可能由8年延長至15年,召訓人數則由12萬人增至26萬人,但尚未定案。國防部數據顯示,國軍總員額約21萬5000人,扣除文職及約聘雇人員,總計約18萬8000人,現行列管後備軍人則約230萬名。

根據李喜明與吳怡農的構想,國土防衛部隊應包含、但不限於後備軍人,並納入警消、海巡等單位人員,以及每一位有能力、跨年齡層與性別的公民,總人數將以數百萬計,以執行「持續性的全民抵抗」,統籌由國土防衛指揮部領導。

國土防衛部隊經適切編組,部隊有各自負責守備的區域,和平及戰爭時期可分別發揮災害防救及執行城鎮保衛、游擊戰的積極功能,各軍種的特種作戰部隊則可提供相關訓練與技術支援。

此外,有鑑於國土防衛部隊的輔助性質,以及任務、戰備條件與正規部隊不同,其武器、裝備的使用及保養都應盡量單純化,以輕巧機動為原則,以利透過最少投資創造最大、最普遍的可持續戰力。

吳怡農說,他知道台灣有不少年輕人願意參與國防安全事務。他說,

為了盡可能避免戰爭、保護台灣民眾的生活方式,「建立可信和可恃的嚇阻力非常重要」。可惜在現行制度下,很多青年男女想參與國防事務,卻難以如願。

李喜明指出,先不論具體細節,聯合國土防衛部隊作為他「整體防衛構想」(Overall Defense Concept)的一部分,主要立基於海峽兩岸軍事實力與資源的高度不對稱,台灣必須活用「不對稱作戰」思維,建立可信、有效的嚇阻力量,在有充分應戰準備的前提下,盡可能嚇阻敵人於境外。

其中,嚇阻力包含3C,即「能力」(Capability)、「可信度」(Credibility)、我方內部以及對敵方的「溝通」(Communication)。李喜明說,

國土防衛部隊不要求人人是菁英戰士,但當台灣展現出有數百萬人具作戰或防衛國土的意志與能力,則有助於讓敵方發動戰爭的成本計算和決策複雜化,降低敵方輕舉妄動的機率、提高敵方為消耗台灣戰力或殲滅台灣所需付出的代價。

對於台海未來發生戰爭的機率,李喜明和吳怡農一致認為,無論預測為何,台灣都只能就取決於己的事務爭取時間,做好準備。

他們指出,「國家安全是每一位公民的責任」,每一位公民也都能在國防事務扮演主動角色,並依個人能力各司其職。台灣並不缺有相關意識和自覺的人,但需要被引導和編整。

他們認為,以「全民防衛」為核心內涵的聯合國土防衛部隊是深度改革方案,牽涉公民防衛意識、知識和能力的培養,較現行「全民國防教育」更貼近防衛實務需求,以及正規部隊的訓練和管理精進,讓軍事成為受公民尊崇、樂於參與的專業。

對於與吳怡農共同提出的構想遭批評,李喜明表示,他不怕批評、只怕「拋磚無法引玉」。他說,只要戰略目標一致,任何技術細節都可討論,也應該被討論,以尋求最佳方案。為了國家大事,他不計個人毀譽,但攸關國家安全的重大議題最終仍需取得全民共識,而時間不見得站在台灣這邊。

說明國土防衛構想 李喜明:建立可信嚇阻力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李喜明是備役海軍上將,2017年4月至2019年6月任參謀總長,2016年6月至2017年4月任國防部軍政副部長,歷任海軍司令,潛艦戰隊隊長等,畢業於海軍官校及美國海軍戰爭學院(Naval War College)。

吳怡農今年1月在台北市中山、北松山區參選,敗給國民黨籍現任立委蔣萬安,但仍活躍於公共事務領域,包括舉辦營隊,對年輕人提倡國土防禦的觀念。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