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情吃緊桃竹苗水稻收成前被「停灌」,農委會提「史上最優」補償但農民不捨心血成堆肥

水情吃緊桃竹苗水稻收成前被「停灌」,農委會提「史上最優」補償但農民不捨心血成堆肥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米穀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也批評,停灌會造成加入契作的農民無法供貨,對整個產業是打擊,牽連後端加工業者。也有些農民是「佃農」租來的田地可能也無法申請補償。

*首圖為台東縱谷池上、關山的2期稻出現罕見輪灌來因應缺水。

水情拉警報,經濟部台灣自來水公司14日起針對桃園、新竹、苗栗及台中地區實施離峰時段減壓供水;農委會則宣布桃竹苗灌區1.9萬公頃農田1週內將宣布停灌,並給予每公頃至少12萬元補償,補償計算以農家賺款的105%、加計生產成本,為「史上最優」。不過由於目前稻米已經接近收成,讓許多農民不捨將心血剷除做堆肥,質疑政府沒事先溝通,在供水順序上犧牲農業。

農委會提出史上最優農業補償

《中央社》報導,今年是台灣從1964年以來,首次在汛期沒颱風,導致水情吃緊;農委會主任委員陳吉仲稍早接受媒體聯訪表示,主要供應桃園、新竹、苗栗的農業用水水庫6月到10月雨量平均不到歷年的4成。全國灌區共有約32萬公頃,停灌的1.9萬公頃當中有1.3萬公頃為水稻,剩下是雜糧、蔬菜等作物,會用最優惠補償方式給所有農民,今天將配合經濟部公告相關停灌訊息。

陳吉仲指出,每公頃補償有12萬元以上。農民自明天開始10天內,只要到桃園、新竹、苗栗的農田水利管理處登記,會盡可能在10天內發出補償金額。

農民「白做工」,整個產業鍊都可能受衝擊

《聯合報》報導,目前雲嘉以南地區水稻田已過用水高峰,東部地區水稻田則實施分區輪灌,勉強可以節水撐過難關。但桃竹苗地區水稻田正值抽穗期,再過1個多月就可收成,現在突然要停灌、耕鋤做綠肥,許多農民吐露不捨,稻子是「作田人」心血,非補助金錢就可等價交換,何況此次停灌宣布太突如其來,更讓農民感到不受尊重。

何況,停灌影響所及之大不只第一線農民,許多農民已經簽訂契作,交不出貨將面臨違約賠償,中下游通路商拿不到貨,無法做加工或上市,也有農會因此賺不到稻穀烘乾費,整個產業鏈都可能受衝擊。

《中央社》報導,苗栗縣政府農業處農務科長蔡政新表示,目前二期稻作即將進入結穗期,正需要大量灌溉水源,原本再過1、2個月即可收成,驟然停灌斷水,將導致稻作結穗不佳,恐怕幾無收成,農民先前辛苦翻耕、插秧、施肥等田間管理作業的心血也將付諸流水。

蔡政新說,鄉間農友看待土地、稻作,不僅是生活經濟重要來源,往往也存有一份特殊情感,這次桃竹苗停灌是全台一、二期稻作在生育期內首次停灌,影響甚鉅,「形同得眼睜睜看著生長中的作物自生自滅」,內心勢必煎熬、糾結,期盼中央盡量擴大補償,才有助安撫農民情緒。

《公視》報導,桃園市平鎮區稻米產銷班長胡榮金表示,兩三個月的辛苦都白費了,因為現在大部分的稻米都在抽穗期間,「沒水一定不行。」桃園市農業機械代耕協會理事長胡毓樹表示,「有些口頭約的,我們是沒辦法去受惠這個錢,因為都補助到地主那邊去了。」

苗栗的農民也氣憤不已,直說令人措手不及,灣寶農民洪箱表示,「要把它(稻子)弄掉翻鋤做肥,我看我是做不下去,我覺得這對農民來說,是很殘忍的事情,本來就犧牲農民。」洪箱也在臉書上替農民請命,

而米穀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也批評,停灌會造成加入契作的農民無法供貨,對整個產業是打擊,牽連後端加工業者。理事長李榮福表示,「就像你孕婦已經懷胎七八個月,再一個月就要生產,你叫她墮胎嗎?你說你願意嗎?」

《上下游》報導,竹北農民田守喜則表示,新竹科學園區成立前,芎林、竹北、竹東地區的農田都依靠源於五峰的上坪溪和內灣的油羅溪灌溉。為科學園區建立的寶山一、二水庫截走上坪溪的水後,他們就只剩油羅溪的水源了。如果真如陳吉仲所言「超前布署」,為何沒有任何溝通?他自己是昨天下午透過新聞報導才知道停灌。

在竹北地區租用3公頃農田,用友善耕作種植水稻,田守喜的稻作已經抽穗,預計1個月後收割,停水只會結出「空包彈」稻穗。農委會雖提出「每公頃至少12萬元補償」,但田守喜是佃農,可能拿不到款項,用友善耕作法種植的全國冠軍米,也不是用慣行農法計算的價格可以補償的。「拔草怎麼計算?手抓福壽螺要花多少時間?3公頃至少損失了60萬。」

水利署:休耕的補償比旱災多

針對媒體質疑,目前正值水稻抽穗期,現在停灌等同讓稻米胎死腹中。《中央社》報導,對此陳吉仲回應,經水利署8月間密集討論展開可能的超前部署,未來台中以南的二期水稻將可如期採收,但苗栗以北因「老天爺無法帶來雨量」必須停灌,正值抽穗期的稻米也無法採收。

陳吉仲指出,補償金額將比照農民沒收成的金額,會以最高補償金額方式,將俗稱「農家賺款」的農民利潤乘以0.05,加上生產成本,確保農民不因停灌造成損失。

《上下游》報導,經濟部水利署副署長王藝峰表示,台灣用水不是靠降雨,就是靠水庫,需要穩定水源的灌區多半仰賴水庫,今年沒有颱風、豪雨,即便現在停用民生和工業用水,剩下的水資源也無法幫助桃竹苗地區收成,「農業用水高達台灣用水量的七成,何不把僅餘的珍貴水資源留給民生與工業?這樣可能更有意義。」王藝峰說。

王藝峰接著補充,以油羅溪為例,目前溪水水位很低,如果因為水源不足導致收成不佳,農民頂多能申請天然災害的救助。「因為我們宣布休耕,農民反而可以得到更多的賠償。」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黃筱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