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陽敬老金早該檢討,但解決方式不該像柯文哲這般粗糙不堪

重陽敬老金早該檢討,但解決方式不該像柯文哲這般粗糙不堪
圖為台北市長柯文哲過去出席高職照顧服務科連結照服機構產學合作簽約儀式,詳細察看給長者使用的安全餐碗|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敬老福利津貼、重陽敬老金政策,早已具有許多的爭議,適用條件上也常因為政治環境變遷而改變,加上高齡人口不斷增加、疫情影響到經濟的衝擊下,地方政府財源不足出現窘境,敬老津貼、重陽敬老金早該檢討,但不應如此的粗糙不堪。

過去四年,還有未來三年,每逢重陽節,絕大部分的台北市65歲以上市民都會對台北市長柯文哲於2016年所「調整」重陽敬老禮金一事,保守地說是「耿耿於懷」,直白的說是「罵不絕口」,重陽敬老金已成為柯文哲的緊箍咒,如影相隨。

為何許多台北市市65歲以上市民認為是「取消」重陽敬老金,而台北市政府主張為「調整」?差別在於:柯文哲在2016年「大幅縮減」領取資格,從近40萬人大幅降至1萬8000人,影響到38萬市民權益,他們當然認為,領不到就是「取消」,雖然僅是一年一千五百、或是幾千元的錢,不是金額的多少,是柯文哲忽視民意的決策風格。

台北市是從1987年,官派市長許水德任內開始發給重陽敬老禮金,領取資格為 70歲以上市民皆可領取1000元敬老禮金,2013年起,郝龍斌擔任市長任內,年齡向下放寬至65歲;發放金額也從原1000元調整為依年齡分為1500元、2000元、5000元及1萬元四個級距,至今重陽敬老禮金仍非屬法定福利項目。

柯文哲率先取消敬老金,但台北市的長者照顧政策是否經過慎思熟慮?

柯文哲在2016年「大幅縮減」領取資格,65歲至98歲長者,需領有低收、中低收證明才可領1500元禮金,而99歲以上人瑞則維持1萬元,其餘各年齡長者無論有無原住民身份,皆不能領取。隨著高齡化急遽發展,台北市今年9月65歲以上人口數已有43萬餘人,佔總人口數16.14%,影響所及超過40萬人,抱怨的人數自然每年隨之增加。

任何良法美意貴在於溝通與能行,北市府若能事先進行方案溝通,讓民眾理解每年預計可省下的七億元,將仍繼續用在台北市老人福利措施上,民眾清楚看到雖無法一年一次領重陽敬老禮金,但可具體看到、摸到、用到這筆預算轉投入到台北市各行政區內的健康老化、成功老化、活躍老化措施建設、及建立長照服務體系上,讓民眾知道柯文哲的決策不是在呼嚨台北市老人。

重陽敬老金不是柯文哲擔任首長後所創,但卻是他率先取消!連他自己都說:「取消重陽敬老金,是我擔任市長三年當中,爭議最大的政策,幾乎所有老人都不諒解我。」

事實上,連立法院法制局,都於2016年就「重陽敬老禮金相關問題」提出議題研析建議,主張重陽敬老禮金依法並非法定應辦事項且所費不貲,值此我國高齡化現象快速且嚴重,民眾亟待政府積極將長期照顧體系建制妥當,而長期照顧制度之推動亦須諸多經費支應,建議應就此議題深入探討,讓相關經費依據政府施政輕重緩急順序用於最適當之處(2020年各縣市重陽敬老禮金補助金額,可點此參考此文之整理)。

台北市長柯文哲還公開表示,台灣各縣市都在發放重陽敬老金,「就是買票討好選民」。完全無法以理性論政方式提供客觀資訊給市民,卻是以權威人格方式表示:「我們這個國家,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大家都知道,可是對的事情,卻沒有人敢做。」

眾人皆醉,唯獨他是清醒的,所有人皆是錯的,唯有他是對的。

台北市市民是否還願意買單?從他所到之處,老人都在指責他,稍微看出事情的後遺症,但等到他第二任連任選舉結果出來,更是清楚告訴他:誰是主人、誰還清醒。

柯文哲是在民眾抱怨連連後,才由社會局倉促說提出:「每年七億元,實驗長者照顧政策」。包括:試辦整合照護服務的石頭湯計畫,發給65歲以上長者每月480元額度的敬老卡 ,台北市有超過300個老人共餐據點,補助長者免費施打肺炎鏈球菌疫苗,推出「台北扶老.軟硬兼施」方案, 提供「居家醫療」的服務,台北市希望建立整套的老人社會福利系統。

這些是臨時拼湊出的措施?還是經過慎思熟慮規劃出的政策?

蔡總統向柯文哲拱手致意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中央早在2016年 ,蔡英文推動第十四任總統政見長照2.0政策時 ,就以主張建立「為老年人打造一個全面性的照顧系統」,政府擬定提供「社區整合服務中心」、「複合型日間服務中心」及「巷弄長照站」等不同型態的長照ABC照護服務體系,以達到落實在地老化的目標。並從「建立一優質、平價、普及的長照體系」的「長照2.0」,跨越到「建立平價的機構式照顧體系」的「長照2.0升級版」,

柯文哲的問題出在:他不在乎中央政策為何、外界觀感、或民意為何,不懂得如何借力使力,如何充分運用中央長照2.0即定預算、擴大爭取中央預算(前瞻政策預算等)、再配合台北市既有預算來規劃出滿足高齡者需求的健康促進、延緩老化、遠離認知症(Dementia Disease)、長照服務體系、照護人力培育等政策,欠缺宏觀思維,完全是急就章,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方式,面對與應付外界指責。

第一次讓他感受到重陽敬老禮金一事所導致的危機,是於2018年,他面對市長連任選舉時,他有相當多的選舉說帖是在解釋為何及如何「調整」重陽敬老禮金,及選舉過程中,有多少老人當面指責他。最後,雖然以小於有效票數的千分之3差距的3254票,險勝國民黨籍候選人丁守中,但這項危機仍未解除,因為他還在「想」2024年的總統選舉,及民眾黨的黨務發展,重陽敬老禮金的議題將隨著他繼續發酵。

敬老津貼、重陽敬老金早該檢討,但不應如此的粗糙不堪

重陽節在台灣已經與敬老金連接在一起,台北市重陽敬老金政策是於1987年開始實施,在台北市行之有年,其他縣市也有各自的重陽敬老金政策,各縣市政府於重陽節時都會發放重陽敬老禮金或禮品,各縣市政府或發放金額、發放條件不一或發放禮品種類不同,皆透過自行編列預算來實施。

重陽敬老金是一年一次性的給付,與國民年金,或稱為「老人基本保障年金」不同,依據《老人福利法》第二章經濟安全第十一條規定:「老人經濟安全保障,採生活津貼、特別照顧津貼、年金保險制度方式,逐步規劃實施。又第十二條規定中低收入老人未接受收容安置者,得申請發給生活津貼。」

台灣地方政府敬老福利津貼政策是1994年,由當時的新竹縣縣長范振宗首創,提供年滿65歲的新竹縣縣民,每月發放6000元。陳水扁擔任台北市長時也跟進,至其2002年總統任內時,改為每月發放新台幣3000元。現在的國民年金,則繼承此對於老人的基本生活的保障,並改名為「老人基本保障年金」。

敬老福利津貼政策,與國民年金,或老人基本保障年金重疊,原本政策目的,即在於解決老人的經濟問題,使老人們在最基本的生活起居維持與保護方面,不至於發生問題,但在地方政府早已發生財政窘困,新竹縣政府於2016年曾發生財政收入嚴重短少等因素,無法準時發放。

敬老福利津貼、重陽敬老金政策,早已具有許多的爭議,適用條件上也常因為政治環境變遷而改變,加上高齡人口不斷增加、疫情影響到經濟的衝擊下,地方政府財源不足出現窘境,敬老津貼、重陽敬老金早該檢討,但不應如此的粗糙不堪。

柯文哲在第一任市長任期時,取消重陽敬老金,使得台北市成為全台灣唯一一個沒有重陽敬老金的城市。但欠缺理性決策過程、不做方案利弊分析、更無政策溝通策略、忽視專業建議、憑藉「直覺」、個人「有限經驗」,來進行重大市政政策,這大概是柯文哲決策風格,猶如他還在台大醫院急診部的手術室一般。

庸人自擾,雖不足以形容他的決策風格所帶來結果,但足以說明他:狂妄、自大、個人主義所導致今天台北市政民意調查的成績居於六都之末。

台北市高齡人口增長,照護人力卻無法培養配合所需

倘若柯文哲所提出的說帖,將重陽敬老金轉用在建立台北市整套的老人社會福利系統,是明確的政策,從2017年到現在,為何台北市仍看不到整套的老人社會福利系統,看到的卻是衛政、社政尚未整合的多頭馬車、中央長照2.0政策無法落實於台北市、石頭湯實驗計畫與長照2.0的疊床架屋、認知症共照中心建置遠落後於其他五都、照護人力仍無法有效培育等。

當台北市高齡人口不斷成長,長照需求也隨之增加,但這6年來台北市照護人力卻無法有效培養配合所需,還面臨人力荒。社會局指出,截至今年8月,北市居家服務員與照顧服務員合計約4887人,粗估明年約需要6585人,恐出現近1700人缺口。

台北市2019年度審計報告指出,北市職能發展學院近年配合中央,辦照顧服務員「自訓自用」計畫,但訓後留任率僅三成遭到糾正。台北市前年核准開南商工、文德女中、喬治高職等三校照服科招公費生,共核定招收170名,只招到十幾人。去年祭出照服科公費制度,核定開南一班、喬治三班共165人,招生仍不理想,開南招到20人,喬治只招到個位數。

柯文哲持續與上海市所進行的雙城論壇,長照曾是「大健康產業交流分論壇」特別討論的議題。上海市為中國高齡化程度最高的城市,更為台北市的倍數,老年人口早已超過5百萬(中國是以60歲為老人),佔總人口的35.2%,上海市面對高齡化、長照壓力,逐步在各街鎮「15分鐘服務圈」進行布局,重點建設集日托、全托、供餐、輔具推廣、醫養結合、養老顧問等功能於一體的「樞紐型」社區綜合為老服務中心。

因應這一服務體系的建立,10月28日正式啟用上海市社區養老人才培訓基地,開始培養上海市6千位養老顧問,試問柯文哲市長:台北市的長照服務體系及人才培訓具體做了甚麼?有何具體成效?

台北市民要看到的是牛肉,不是畫一個大漢堡,僅有麵包,沒有牛肉。換言之,台北市民要的是理性的政策規劃,可落實的政策內容,可長治久安的系統建設,少有人會在意1年1500元或是5000千元的錢,大家在意的是誠信與尊重。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