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時事】若共軍侵台,台灣不開第一槍,但要打「第一擊」

【關鍵時事】若共軍侵台,台灣不開第一槍,但要打「第一擊」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先制攻擊的重要性,在美國總統小布希於2003年向伊拉克發動攻擊前的談話表露無遺,「若在恐怖主義敵人先發動攻擊後才做回應,並非自衛,而是自殺。」

文:陳冠甫(國立臺北大學法律研究所 研究生)

國防部上月底將空軍飛行員面臨敵機處置狀況中「第一擊」改稱「行使自衛反擊權」不僅名詞解釋讓人看不清,還遭外界解讀成,只會被動還擊。絕不先開第一槍,頗有回應中國宣稱「不開第一槍」,釋出善意要求彼此克制的意味。

值得關注的是,國防部長嚴德發日前補充「自衛反擊權是充分授權指揮官,由飛行員進行自我防衛『就像警察面對犯人一樣,授權給他』,仍可採「自衛型的先制攻擊」,明確點出不排除「先制攻擊」概念。

嚴德發一部分看似與上月軍方官員說法一致,稱「不開第一槍」並不是指真的不能開火。重點是在行使自衛反擊權時機,這部分皆充分考量國際法等規範,且強調「若國軍被攻擊,我們一定會反擊」。但先制攻擊則是在即將遭受攻擊前,先開啟第一擊。

比較國際法規範,國防部將自衛反擊權英文翻譯為「self-defense」。正是習慣國際法上固有的自衛權利或聯合國憲章第51條涉及的自衛權。而嚴德發所說「自衛型的先制攻擊」。則類似另一種自衛權行使態樣,有別於傳統自衛權遭受攻擊後才反擊,稱為先制自衛權(Preemptive Self-defense)或預期性自衛(anticipatory self-defense)顧名思義,要先發制人,才不會陷入後發制於人的窘境。

在國際社會禁止武力使用的前提下,彼此不開第一槍為基本共識,如果對於預期會發生的危害來源施以攻擊,進一步避免即將的重大危難,而率先發起第一擊,國際社會也不是無法理解,並不一定需要白白承受第一擊才可以增加尋求國際聲援的機會。

早有高階退將說明,第一槍與第一擊不同。不開第一槍是為避免擦槍走火。至於「第一擊」因應作戰內容,攻擊規模可大可小。從飛行員處置狀況來看,第一擊可解釋為針對在空機的實際威脅,卻也可涵蓋後續大規模軍機的進犯,甚至為全面針對重要據點、政府機關的飽和攻擊。

回顧第一起預期性自衛國際法案例「卡洛萊號案」。英國率先攻擊在美國境內正在運補武器、集結兵力的加拿大叛軍船艦。換作台海戰爭的情境,不難置換為實施源頭打擊,不論解釋打亂解放軍集結、進攻節奏或先行嚇阻打消中國武力進犯的念頭,都可進一步爭取國際友人在聯合國體系中的協助。

何況,以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為例,安理會花了四個月才確認行使自衛權的合法性,並授權聯合國會員採取必要措施以擊退伊拉克軍事入侵。從中不難看出戰爭時期,他國支援時常是緩不濟急,更別提中國在聯合國體系中必然的反制措施。

先制攻擊的重要性,在美國總統小布希於2003年向伊拉克發動攻擊前的談話表露無遺,「若在恐怖主義敵人先發動攻擊後才做回應,並非自衛,而是自殺。」中國軍力比起恐怖份子和伊拉克都強上許多,撐過第一擊後再反擊,無論撐過與否,都要承受無謂的人命、財產損失。

何不先展開第一擊,雖然看似與常情「先動手的人就輸了」不同。不過戰爭不比小朋友打架,關乎國家生存之戰,必須做一切必要措施的考量。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