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救台灣的體育,你應該先去參加同志活動?

為什麼要救台灣的體育,你應該先去參加同志活動?
Photo Credit: Republic of Korea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我們都學會更開放的接受社會上所有多元的一切時,這個國家才會有希望,也才有可能打破現在體育不受重視的現象。所以我說,你不去救這個國家,不去救這個社會,不去拯救自己的思想,你是救不了台灣的體育的。

去年10月到國立體育大學演講時,正好碰上有兩場同志活動要舉行,包括「彩虹圍城」同志大遊行,我在演講時告訴學生,如果你們要救台灣的體育,你們應該要去參加這樣的活動。學生們有點好奇,問我去參加同志遊行跟救體育有什麼關係?

我笑著跟他們說,如果你們改變不了這個國家,就改變不了體育的環境,相反的,如果你們可以努力的把這個國家的體育環境變好,那這個國家就有救了。而改變,就是要徹底重塑自己的觀念。

我舉了一個例子,我問說在場有沒有人知道台灣有一個很有趣的規則,叫「我國參加國際大型運動賽會組團參賽原則」嗎?簡單來說,就是把我們國內的各種體育項目,訂定一個參賽跟培訓標準。以亞運為例,如果台灣在亞洲排名沒有進入前4名的項目,我們就不參賽;如果沒有排名在亞洲前6的項目,我們甚至不予培訓。

雖然我不知道其他國家相關的參賽標準是如何訂定的,但以男子足球為例,台灣因為未達亞洲排名前4的標準而不派隊參賽,但去年仁川亞運的男子足球共有29個國家派隊參賽,顯然其他國家並沒有像台灣這種毫不合理的參賽標準,否則照理說男足項目應該只有4隊參賽。

如果說男子足球因為實力過於不濟、拿不上檯面,那另一個項目保齡球不參賽就真的說不過去了。我國過去在保齡球的成績向來不差,但這次男子保齡球代表隊也因為達不到亞洲前4的標準,所以無法參加,但上屆亞運總共有17個國家派出選手參賽,這表示什麼?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這表示在足球項目有25個國家的體育主管機關是智障,在保齡球有13個國家的代表隊是腦殘,沒有排名前4、沒有奪牌希望,你們來幹嘛?乖乖待在家裡看電視不是很好?為什麼要大老遠跑來輸球丟臉呢?殊不知真正的懦夫是連參加比賽都沒有勇氣的國家。

於是我問體大的學生,你們覺得這樣的標準是合理的嗎?台下的學生都覺得不合理,紛紛質疑如果根本沒有參加比賽,怎麼知道我們的成績會到那裡呢?如果成績不夠好就不予培訓,那成績不就永遠都不會好了嗎?

而如果因為成績不夠好就不派隊,那每個比賽都讓兩三個強隊比就好,亞運會也不用辦了吧?甚至世界盃足球賽幹嘛要有32強?只要巴西、德國、荷蘭、阿根廷等幾支強隊參加就好啦!其他沒奪冠能力的球隊去了也是浪費時間!看來,大家的頭腦都很清楚。

可是我很沉痛的跟他們說,但那些做決策的人頭腦不清楚啊,他們並不是聽不進去別人的意見,而是他們打從內心認為這樣才是對大家最好的方法。

我就問學生說,你小時候有沒有曾經在自己身上或是朋友的身上聽到這樣的故事,某某很喜歡彈吉他,爸媽問彈吉他會有什麼好處?將來會成為五月天嗎?如果不行,你就別玩了,給我好好的唸書吧!或者,某某很喜歡畫漫畫,老師告誡他,如果畫漫畫將來不能成為出名的漫畫家,你是養不活自己的,你還是乖乖把英文學好,別再畫了!

這些師長都是打從心底認為這樣是為你好,從來都不認為重點在於你是不是真的喜歡做這件事,而是你能夠從這件事情中得到多少好處。在台灣,有多少的家長與官員是這樣的心態,而他們是非常真心的認為這樣是正確的,就好像很多人也認為同志是一種病一樣。

所以,台灣的運動員出現了兩種現象,一種是真正對某項運動有興趣的人,沒機會去從事他們喜歡的運動,因為這些人往往被認為沒有足夠的天份取得成績,所以不被允許參與運動,被認為只能讀書,或是多賺點錢,所以台灣的運動人口才一直無法提升。

另一個現象是很多選手,其實他並不喜歡自己從事的這項運動,只是因為長得高所以老師覺得他可以打籃球,只是因為跑的快所以叫他去練田徑。他們或許可以得到一些不錯的成績,但他們從來不是真心的熱愛這項運動,他們要的不過是獎金和升學保送。於是到了運動生涯的某一個階段,他們就自然而然的中斷了他們的運動生涯,而且國家對他們的培養也只是白費工夫。

這樣的結果很荒謬,但並不只存在體育當中,其實台灣很多在升學之外的選擇都是如此,所以台灣在體育人才、藝術人才方面一直都很欠缺,因為我們從來就不允許更多的人走他們自己喜歡的路。我們根本不了解,這個社會只有多元,而且讓所有人從心所欲的發展,才會變得更加強大。

我們看看美國的棒球運動,為什麼總是在青少年時期被我們欺負,到了職業領域,我們卻宛如面對無法比擬的巨人?因為我們向來只重視眼前的成績,而他們知道只要夠用心、夠投入,總有一天就會強大,總有一天就能贏。

Photo Credit: Chi-Hung Lin @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Chi-Hung Lin @ Flickr CC BY 2.0

反觀我們台灣人老是贏在起跑點,因為你以為你偷跑那一步就是勝利,可是其實你離終點還很遠。但是人家知道自己的目標在那裡,持續的往前跑,變成最後的勝利者。很不幸的,台灣社會這些錯誤的價值觀讓國家停滯不前,也讓台灣的體育看不見未來。

所以我認為對於社會價值的正確認知是很重要的,如果這個國家的人,不能理解參與比獲勝更重要,怎麼會讓自己的孩子參加各種不同的活動呢?如果他們不認為運動員是一種有潛力有發展的事業,這個國家怎麼會有蓬勃的職業運動呢?

如果他們不認為除了學歷與金錢之外,這世界上有更多有價值的東西,例如藝術、文學、團結、榮譽,他們又怎麼能夠理解運動可以帶給人們更多的力量,讓這個社會更加的進步呢?如果他們不認為一個偉大的城市一定會有一支令人驕傲的職業球隊,他們怎麼會讓我們的名字出現在偉大的舞台上呢?

我希望學生去同志的場子走走,聽聽他們在說什麼,不見得你就是要站在同志那一邊,但是你可以去傾聽跟理解這世界上很多不同的想法。如果你身為一個體育人,你覺得自己應該有自己喜歡、有自己應該追求的體育夢想,那麼一定也可以理解他們跟我們就是有所不同,他們就是有他們喜歡的事物。如果你能有這樣的理解,那麼別人一定也可以理解你,他們也會知道體育的重要性。

當我們都學會更開放的接受社會上所有多元的一切時,這個國家才會有希望,也才有可能打破現在體育不受重視的現象。所以我說,你不去救這個國家,不去救這個社會,不去拯救自己的思想,你是救不了台灣的體育的。

相反的,身為一個體育人,你們也不要妄自菲薄,如果你們能讓台灣的體育環境變得更好,或是能夠在運動項目取得好的成績,你們在這領域所做的每一個努力,無論是親身參與運動或推廣,只要讓更多人明白體育對這個社會的價值,同樣也是在逐步的改變並拯救這個國家。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