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險披露被軟禁大陸內情,王婆婆:「希望大家喜歡說真話的婆婆」

冒險披露被軟禁大陸內情,王婆婆:「希望大家喜歡說真話的婆婆」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積極參與香港民主運動的王鳳瑤婆婆,自去年8.11在太古站被捕,獲釋後回去大陸的住所,從此下落不明。14個月後她終於返回香港,交代自己被中方拘留和軟禁一年的經歷。

積極參與香港民主運動的王鳳瑤婆婆,自去年8.11在太古站被捕,獲釋後回去大陸的住所,從此下落不明。14個月後她終於返回香港,交代自己被中方拘留和軟禁一年的經歷。

去年8.11反送中運動正如火如荼,當晚王婆婆陪同年輕人到北角,警察突然衝出,眾人撤退至太古站,殿後的王婆婆走避不及,被警察推倒,右手和背脊受傷。儘管王婆婆一度被警察反鎖,但上救護車時警察申明她「唔係犯」,她到醫院求診後便直接出院。

俟至8.14凌晨她從旺角乘巴士到皇崗,原擬返回深圳往所——由於香港樓價高昂,她只能花八九萬元積蓄,在深圳買一細小單位安老。她過境香港尚無意外,但中國的關口則紋風不動,未幾便被關員帶走搜身。

她先被帶到深圳福保派出所,期間遭多番盤問,並兩度押解她到寓所搜屋,拿走多件物品,包括多件紀念六四的襯衣。乃後再轉往深圳福田拘留所被「行政拘留」15日。

期間她被迫簽署接受拘留,毋須上訴的聲明。起初王婆婆拒絕,隨後以為「15日好快過」而入彀。

苦難沒有隨第15日而結束。她被逮往深圳第三看守所,再遭「刑事拘留」30日,在不過200呎的監房與15人同倉,須要側身和其他囚犯同睡一床,「好迫好污糟。」

該處氣氛遠較前兩處森嚴,她被迫抽血、每日參與軍操,監倉無時無刻都有兩大鏡頭監控。她的血壓高居不下,擔心外面的人不知她的去向死活,不禁嗚咽:「我好驚死喺看守所。」

王婆婆憶述前後共有四批偵訊人員接連盤問她。儘管其中一人聲稱自己是警察,但她從來不信,篤定他們多屬國安。

國安的盤問來來去去都圍繞香港的抗爭。她強調自己從未在大陸有政治活動,也從未加入任何政黨,但她在香港的言行卻在大陸受偵訊。

國安對她的言行瞭如指掌,給她多張照片,追問她的身世、同行的伙伴、認識什麼政治人物等。問題包括「識唔識朱凱廸」,王婆婆遂向國安盛讚他,未知國安有否如實記錄。

她提到四組人馬中有一隊人尤其特別,將她帶到一神秘地方,有一倨傲的女人肆意恐嚇,指控她「危害國家安全」,可以隨心所欲判她入獄多年乃至終身。

其後她在審問室遭受另一批人盤問,便聽到旁邊房間傳來同一女人罵人的聲音,內容一樣牽涉香港抗爭,只是不知道受審者是香港人,抑或是參與運動的中國人。

她曾多番要求口供的副本,但遭申斥沒此權利。離開深圳第三看守所前,她被迫簽悔過書,被迫拍片自白,對著鏡頭謂自己未曾受虐、不再參與揮舞英國旗等活動、而且很愛國。

回思「出賣自己」她甚感慚愧,形容自己「冇用」,自言為「一生最錯」。她說自己無法企及中國的偉人劉曉波,沒有臨難不奪寧死獄中的勇氣。

然而官方一再軟硬兼施,軟語詢問她想不想和家人聯絡,她都只有「唔駛」一個答案。她既不想連累家人,也早有準備心無罣礙長年繫獄。

臨近去年中國國慶,三名國安押送王婆婆到陝西「被旅遊」,強迫她參與五日的「愛國之旅」。

王婆婆解釋背後另有原委。昔年她人在異鄉,先後在奧地利和夏威夷從事不同工作。但她放棄入籍奧地利和美國綠卡,反而受到感召,隨宣明會到陝西商洛市扶貧。

國安特意帶她重遊故地,向她炫耀國家發展今非昔比,藉此招安勸降。王婆婆被迫笑著和國旗合照並唱國歌,但她心志堅定身在曹營心在香港。

國安曾向她示意,可為此行寫「軟文」歌功頌德,從此向政權示好投誠。但王婆婆反問:「寫衰嘢得唔得?」國安語塞。

她對記者說:「我寧願返番去從前。而家嗰度只有高樓大廈,而且空氣好差。」

幾經折騰,王婆婆終於挨過「愛國之旅」,再被遣往深圳布吉派出所。一直不明就裡的她終於從公安口中得悉,她被控干犯「尋釁滋事罪」,但沒有任何文件明列罪狀。名義上得到「取保候審」,實質變相軟禁在深圳。

必須定期報到的她不斷追問何時可以回港,中方曾有幾次承諾,但後來都不了了之。迤邐並爭取超過一年,王婆婆冒險鬧了幾趟,一度被公安拉走而受傷,終於在今年10.2獲解除「取保候審」返港。

度盡劫難終於暫得平安,儘管房子和積蓄仍在大陸,王婆婆決意絕不再返。除非政局有翻天變化,否則再到大陸恐怕就一去不返。

她非常擔心失陷大陸的12港人正遭受更大的折磨。朱凱廸和張超雄補充,從其事例可見高調營救方會湊效。

王婆婆悲憤自己捨棄外國生活,過去一直援助大陸,到頭來落得「危害國安」。她指責真正的禍國者是中國的貪官污吏,蠹竊人民血汗。事到如今她不想再自認中國人。

她在民主國家生活過,解釋其優勝在於制度。縱使民主國家也會走歪路,但容讓人民抗議示威,在人民監督下國家就會重回正軌。反觀中國五千年因循苟且,只會欺善怕惡且逃避問題,不知有民主制度,只知為皇帝服務。

正因為她肯定英國為香港建立核心價值,所以才會揮舞英國旗。她勸喻人民不要放棄,沒有犧牲就沒法改變專制。

最後筆者和另一記者都問到,她回港後冒險挑戰政權披露內情,在《港區國安法》已經實施的香港,會否擔心遭政權報復。

王婆婆答她「好鍾意真」,尤其是年輕人的純真,所以才會與他們同行。她也希望大家喜歡一個「講真話嘅婆婆」,「唔似得大陸咁虛偽」。

為此她願意再度入獄,只要是坐香港的監獄,終生監禁都沒有所謂。

「我想死喺香港。」

(文章獲作者授權轉載)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