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民主長路漫漫:延燒數月的學運,始於2014軍事政變後失去政黨輪替的希望

泰國民主長路漫漫:延燒數月的學運,始於2014軍事政變後失去政黨輪替的希望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今泰國的憲法仲裁皆掌握在帕拉育軍政府任命之人手中,也因政府對人事命令有絕對的掌控權,所以憲法仲裁委員會的獨立性和中立性令人堪憂,使得人民對於政黨輪替感到絕望而走上街頭。

文:吳宣萱(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碩士生)

10月15日泰國當地時間凌晨4點,泰國總理帕拉育·占奧差(Prayuth Chan-ocha)頒布緊急命令禁止曼谷出現大規模的示威遊行和集會,該緊急命令因「維持國家安全及穩定社會秩序」考量,授與警察及軍隊部分權力逮捕參與示威的抗議群眾。自疫情爆發以來,泰王「拉瑪十世」瑪哈·瓦集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舉家」出行至德國,花費人民公帑過上豪奢享樂生活,泰國社會對其之舉措反彈聲浪漸顯,人民選擇走上街頭示威、希望能夠促進國內政治之改革。

回溯至今年7月,學潮已在泰國曼谷街頭顯現,泰國青年學子不滿由總理帕拉育領導的軍政府和無法與人民一起「患難與共」的泰王,許多人聚集曼谷民主紀念碑(Democracy Monument)前示威抗議,訴求包括解散國會和修憲制定更尊重民主的君主立憲制。

礙於泰國有著嚴苛「不敬罪」(lèse-majesté law)懲戒直呼泰王名諱和對其提出批判之人,有示威者以哈利波特裡的「佛地魔」一角,形容泰王是無法輕易說出口、不能被批判的「那個人」。然,直至近日,人民與泰王和保皇派軍政府間的對立越發白熱化,越來越多人勇於挑戰「不敬罪」之規範,更甚激進者要求廢除泰國王室,因而迫使泰國總理帕拉育頒布緊急命令,就已知消息,自15日命令頒佈後警方已逮捕超過60名抗議人士。

RTX7NC1Z
Photo Credit:Reuter/達志影像
在曼谷的學運現場,示威者以創意的方式扮演電影《哈利波特》中的反派「佛地魔」,暗諷當局禁止人民批評王室。照片攝於8月3日。

泰國的政治局勢長期處於不穩定的狀態,雖為君主立憲體制,惟泰王作為國家主權的「正統象徵」對憲制政府的影響力仍有目共睹。若細看泰國近代總理大臣更替,撇除代理總理的短暫任職,民選總理僅上任二、三十天即下台的大有人在;而軍人出身的總理在位超過五六年也並非單一個案。造成如此局勢的關鍵乃是一次次的政治變革、憲法修訂和王室、軍人之間的權力角逐,甚至,我可以大膽言說,泰國的司法體系和王室、軍政府為該國的民主化設下層層關卡,以致於「自由民主」的到來遙遙無期。

憲法可說是現代國家之建國根本。一部完整的憲法通常規範著國家的政體、權力分立和國家之組成要素等等。如同中學公民課本中寫到,憲法具有3個特點:最高性、調和性、穩定性。中華民國憲法自1947年施行以來歷經7次修憲,目的在於反映當前社會、國情狀態,修法過程嚴謹,維持憲法穩固。

但是,在泰國,憲法的更動就比台灣頻繁許多。最近一次的修憲在2014年現任泰國總理帕拉育軍事政變上台後,是泰國憲法自1932年制定後第20部憲法。當這部新憲法在2016年公投過關時,引起國際社會的矚目,新憲法於2017年開始施行,該憲法赤裸裸地揭示帕拉育軍政府擴權的野心。

泰國上千民眾街頭遊行 要求總理下台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泰國反政府學生團體14日號召上千民眾從民主紀念碑前遊行到總理府,要求總理帕拉育下台。

以下就泰國2017憲法論泰國民主化遭遇的重大阻礙,較明顯且有直接影響的改變反映在立法權、行政權、司法權及王權四個面向。就立法權來說,不同於台灣,泰國的立法機關為參、眾兩院制。該國參議院設有250個議席,在新憲法的規劃下,該法施行起5年,所有參議院議席皆由泰國軍方委任產生。

行政權的變更有幾個重點:總理人選無需政黨推舉,可為非議員或是無黨籍者,該法規更動可是為一手段 — 為了順利讓帕拉育以無黨籍的身份取得執政權;眾議院雖有提議總理人選的權利,然而被軍方控制的參議院否決後,參眾兩院將聯合選出新總理,且參議院得不限次數彈劾或推選總理 — 這些都有利於帕拉育軍政府從體制內維持其權力的穩固和不容挑戰性。王權的擴張則顯現在「拉瑪十世」瑪哈·瓦集拉隆功與帕拉育軍政府交涉後,修改過去國王不在國內需要有攝政代理的規定,使其得以自行決定是否需要攝政代政。

我個人認為更根本的問題在於司法權的獨立性受行政干預。泰國的司法系統主要分成四個部分:一般法院、行政法院、軍事法院以及憲法法庭。過去,憲法法庭由15名成員組成,其中7人由泰國司法部委任,8人由參議院委任。2006年,憲法法庭已被憲法仲裁委員會取代,如今實際運作的憲法仲裁委員會由9人組成,該委員會所有成員由泰國司法部委任。換言之,當今泰國的憲法仲裁皆掌握在帕拉育軍政府任命之人手中,也因政府對人事命令有絕對的掌控權,所以憲法仲裁委員會的獨立性和中立性令人堪憂。

再者,泰國憲法法院的管轄權在2017憲法的支持下擴張,得以直接審判涉嫌貪污的政治人物。今年最為著名的爭議事件便是在2月有大批年輕人支持的未來前進黨,因被指控違反政治獻金相關法律,遭仲裁委員會裁定解散。該事件有如警鐘,我們不禁要思考,若泰國在野黨或是反對黨的存廢是把控在受軍政府影響的憲法仲裁委員會或憲法法庭手中,泰國的政黨政治將難以發展出能夠與執政黨相抗衡的反對黨,沒有政黨輪替可能的政治局勢也注定無法「民主」。

泰國反政府示威者高舉抗議標語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泰國反政府示威團體18日號召上萬支持者聚集在勝利紀念碑路口,支持者高舉抗議標語。

當應為正義化身的司法從業人員無法給予人民信服的正義判決;當保障人民權利義務的基礎憲法都「自身難保」 — 無法肯定隨心而起的軍事政變是否會隨時將其廢止,哪怕人民憤怒吶喊,街頭湧現一波波衝撞法治的民主抗爭浪潮,事實是當軍政府拿起手中的「合法武器」對準人民,泰國莘莘學子等來的恐怕不是民主自由的曙光,而只有混著胡椒的辛辣水柱,無情灌注在他們渴求民主自由的心上。

_DSC1491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杜晉軒
10月18日下午,在台北的泰國學生赴泰國駐台代表處外抗議。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與進行部分文字編輯,原文為:【論事】「雨傘」革命在泰國:泰學子的民主抗爭路漫漫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