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國聽到廣東話

在德國聽到廣東話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原來在黑森州的小鎮、渺無人煙的地方,都可以遇到說同樣母語的人。這份緣分好像亦在告訴我們,無論世途多麼黑暗,形勢多麼險惡,廣東話卻永遠不會滅亡,到地極都有它的影蹤。

在德國聽到粵語,尤其是沒幾個亞洲人的小市鎮,特別喜出望外。

就算是在大城市,例如慕尼黑、科隆和漢堡,假如不是在中餐館,聽到粵語的機會還是很少,不像英美加等國家有一整條的唐人街,粵語在餐廳和商店裏此起彼落。有時在火車上,聽到前座位置的幾位乘客是東亞面孔,必會好奇細聽一下他們在說何種語言。聽著聽著,這並不是普通話,又不是日文,而是自己很熟悉,又掛念的廣東話,心頭定會感受到一陣炙暖。特別是獨自留德,又沒幾個港澳友好的人,他們定會很懷念這份家鄉的味道。聽著聽著,原來這一家四口從瑞士坐火車過來,現在要到慕尼黑,就在這個巴伐利亞渺無人煙的小站轉車。他們一直在討論昨天在蘇黎世旅行的趣事,本來內向的你,也走上前介紹自己,說自己也是香港人,現於慕尼黑讀書。他們聽到後面露驚喜的笑容,紛紛追問慕尼黑的景點。

在德國遇到說廣東話的人,總會令我們留神,然後猜想他們是來旅行,還是在德國長居。特別是在地稀人渺的小城,忽然碰到說粵語的人,都帶一絲驚艷與神奇。有時聽到不像香港的口音,我們也會感到好奇,對方是星馬人,還是外國華僑?這一下子的估算說得大聲了,然後對方回個頭來,與你眼神接觸,並跟你說他們是馬達加斯加的華僑,父母在五十年前從廣東移居過去。遇到友善的,甚至立即一見如故。總因為母語這份感覺,把不同國家地區的人連繫在一起。在國外說人家的壞話,也不要以為用廣東話十分安全。原來在黑森州的小鎮、渺無人煙的地方,都可以遇到說同樣母語的人。這份緣分好像亦在告訴我們,無論世途多麼黑暗,形勢多麼險惡,廣東話卻永遠不會滅亡,到地極都有它的影蹤。

Berlin S-Bahn - press conference
柏林路面的S-Bahn電車。Photo Credit:Corbis / 達志影像

我在德國居住多年,有時也在旅途上巧遇說廣東話的人。幾年前到柏林旅遊,就在輕鐵上遇到一位東亞女生問路,原來她是香港人,在港大修讀護理系,來德國旅遊。那班輕鐵因故障而須提前停止服務,所有乘客都需下車轉乘另一班,而車上播放著飛快的德文廣播。這女生看見我的東亞面孔,就走上前來問我。又有另一次,我和家人正在搭乘紐倫堡的輕鐵前往歷史檔案中心。我們說著廣東話,而碰巧鄰座又有兩位說廣東話的年輕女士。然後我們搭上話,她們原來也是港人,現在歐洲旅行,也在前往檔案中心觀看納粹時的文物和歷史。除了在交通工具上,有時走進亞洲的商店,我總會聽聽有沒有店員在說粵語。就像在我居住的地方的這家亞洲雜貨店,我幾年前剛搬來德國後第一次發現它,接著在裏面聽到老闆在說粵語。我付錢時,就用廣東話用她聊了幾句,原來她是廣州人,移民德國多年。這也是我搬來德國後第一次有講粵語的機會,當然喜上眉梢。

四年多前的夏天,一個遊德的香港家庭在南德的火車上遭遇斧頭襲擊,其中三人受傷。這慘劇被歷史學家稱為「Bahn門弄斧」事件。我不知道慕尼黑德意志博物館將來會否記載這件悲劇,但可幸的,是這家人都康復了。我時常在想,假如那刻車上有另一組港人,尤其是懷有正義感的健壯青年,他們必會在行兇的這刻,出來制止兇手。就像香港一年以來的社會事件,大家所見到的幕幕人性光輝一樣。

在外地聽到廣東話,是遇,也是福。如同在無眠的晚上,收音機響來那首年幼時公共屋邨鄰居最愛放的歌韻。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可見於作者Facebook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