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新聞【21世紀公民的思辨課】》:謊言不是真理最大的敵人,屁話才是

《假新聞【21世紀公民的思辨課】》:謊言不是真理最大的敵人,屁話才是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便由德國資深權威記者執筆,深入剖析假新聞氾濫的背景與造成的影響,闡明何謂「新聞自由」以及新聞工作者應該遵守的分際,並揭露政府、社群媒體與新聞界力抗假新聞所採取的對策,幫助我們啟動獨立思考,學會事實查核,不再成為「假新聞」的幫兇!

文:卡洛尼娜.庫拉(Karoline Kuhla)

第3章 啟蒙對上假新聞:知識就是力量

謊言媒體、假新聞、另類事實——為什麼我們必須面對這些問題?難道相信自己認定正確的事實也不行?

正如基本法第五條的規範,當然,每個人可以選擇自己要相信的事實。然而。我們為何也不斷強調,「謊言媒體」、「假新聞」這類指責和假新聞對民主制度是一大傷害?

比爾.柯林頓執政時期的白宮發言人邁克.麥柯里(Mike McCurry)曾對假新聞議題發表意見,《明鏡》的有關報導如下:「麥柯里說,美國總統因為職位的關係,是世上聲量最大的人,沒有人說的話可以比他說的得到更多關注。如果這個聲音不斷傳遞謊話,就成了對真理的攻擊。」

真理因為假新聞受到動搖?

真理不只一個?

世上關於真理的問題無數多,可能的答案更多。對真理本質有興趣的讀者,有不少充滿智慧的哲學書籍可以讀。本書中只探討一個觀點,也就是真理在現在大眾口中的假新聞之亂中所扮演的角色為何?

呈現意見,尤其是呈現不同的意見,一直是媒體的傳統。在社論或封面報導中,記者通常有特定立場,文章會指出特定的命題,然後提出相關論述。這類文章並不是純粹呈現資訊,而是社會自由論證文化的一部分。有時候,文章會提出正方及反方論證,讓讀者自己決定要站在哪一邊。

先不管不同的意見導向的文章類型,如專欄、註解、評論和隨筆,所謂的「真相」報導,本身就是有爭議性的話題。出版人諾伯特.史耐得強調:「根據我們的憲法……出版的目的不是真理,而是自由。」這種自由讓人很疲累,許多人招架不及。

新聞工作者當然要保持客觀,也就是真實地報導。但是,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客觀可言。人多多少少——不管是不是新聞工作者——都會在敘述時染一點顏色,這些都是因為我們的主觀印象所致。我們用不同的方法觀察事物,這和我們的人生經歷有關。因為如此,記者想出了一些規則,來盡量確保報導的客觀性(128頁)。有些事實本身就是客觀性事實:比方說一場意外罹難者為五個人還是六個人,就跟個人意見觀點無關——這些是可清楚道出的事實。

在所謂的「後事實時代」或「另類事實」出現前,事實就是事實的想法至少是有道理的。當然,如果事實有誤,或有新的發現,就有訂正的必要。然而,我們現在面對的是一群不相信事實的人,或否認事實存在的人。跟凱莉安.康威同聲喊出「另類事實」的人,所指涉的根本不是事實。這種人只是要描繪另一個事實,但是卻提不出任何證據。

這樣一來,傳達資訊成了難事,連閒聊都成了問題。「挑戰在於……參與溝通的人並沒有同一個理性和事實的認知,也沒有意願在互相尊重的基礎下討論」,依蓮娜.內瓦拉總結道。也就是說,這種人論述時既不承認理性的規則,也沒有實事求是的概念。

使用「另類事實」這種說法,等於攻擊人類對於真假是非的共同定義。

格拉西莫夫原理的目的為「不安定化」(90頁)。再這樣下去,川普政府宣傳的那些謊話,也會有同樣的作用。「川普政府……在美國政壇造成一片混亂」,美國安全顧問羅拉.葛蘭特說。「川普要逼瘋新聞工作者,有一天我們真的會被他搞瘋,這樣他就可以跟他的支持者大搖大擺的說:我不是早跟你們說過新聞工作者是瘋子」,《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湯馬斯.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預言道。

法國史學家派區克.布雪龍(Patrick Bouchron)曾經分析川普之流的政治人物。他把這種人稱為「政治小丑」:「沒有任何事情可以使他難堪,因為他本身已經夠難堪了。當謊言本身已經顯而易見時,也沒有特別的必要指稱為謊言了。」

反駁說謊的人難道一點用處都沒有?此外,他那些奇奇怪怪的陳述真的是說謊嗎?格拉西莫夫原理的信徒只是在說謊?假新聞是在說謊?謊言真的是真理的可怕敵人?

關於真理、謊言——與放屁

如前所述,要定義真理並不容易。在聖經的第八誡就不是說「你必須說出真理」,而是「不可作假見證陷害人」——也就是說人不該講不確定的事。這裡沒有提到謊言,因為謊言只是真理反方的極端。所以,其實灰色地帶很大。

這片灰色地帶中還存有一個重要的陳述範疇:叫放屁。也可稱為胡說八道或無稽之談,但是後面這兩個名稱聽起來溫和多了。用源自英文的Bullshit,也就是放屁來形容這個範疇裡陳述貼切多了。美國哲學教授哈利.法蘭克福(Harry G. Frankfurt)對此有精闢的分析。他用了一個慣用語來形容放屁,而且非常貼切:某個人的嘴巴裡呼出很多「熱氣」,「從資訊內容角度來看,說話和純粹呼吸根本沒有差,有說跟沒說一樣。」

這句很有畫面感的句子出自哈利.法蘭克福(Harry G. Frankfurt)的一本散文。一方是致力重現真理的人,另一方是臣服於某種外力下的說謊者:「想要……成功編織謊言的人,必須把違反真理的想法建構在真理上。」法蘭克福寫道。他得把假的裝得跟真的一樣,他知道世上有事實與真相,也知道事實與真相具有力量,使人堅信不移。為了說謊,他必須掩蓋事實,或是模仿真相。政治哲學家漢娜.鄂蘭也提過:「說謊,就是刻意否認真相。」說謊很累,謊言必須小心用細節架構,而且還得大費周章維護。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