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國民黨溫柔而對台派暴躁,怎麼想都怪怪的不是嗎?

對國民黨溫柔而對台派暴躁,怎麼想都怪怪的不是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當網紅幹台派事件發生時,我的感覺都很像台派跟網紅在岸邊手拉著手,要拯救溺在國民黨水池裡的人群,網紅一直要台派再走深一點,台派則說再深連你也會掉進池子裡。

每當網紅幹台派事件發生時,我的感覺都很像台派跟網紅在岸邊手拉著手,要拯救溺在國民黨水池裡的人群,網紅一直要台派再走深一點,台派則說再深連你也會掉進池子裡。

你很難說誰對誰錯,但有一件事肯定是錯的,就是當你自認是兩種不同立場之間的橋樑、當你可以好言好語面對立場不同的人時,為何面對來自立場相近者的質疑時,卻只能用暴怒的情緒回應?這一點都不是好的溝通。

有時候我們都要想清楚,究竟自己想要的是把人拉上岸,還是我們只想跟群眾站在一起,無論是不是在水中?

就我自己的經驗跟觀察,網紅的憤怒可能源自於自我認知的失調。因為當邱威傑還是呱吉而不是台北市議員時,他不需要對不同立場的人有什麼理性論述,只要嘲諷跟吃大便就好了;當鬼才阿水剛開始做直播時,他可以直接表明不訪問王炳忠,當時他根本不需要考慮太多與自身認同無關的操作。

可是當他們因為種種因素,開始要做過去自己不會做的事情時,他們的自身的信念就會與行為產生衝突,心裡會開始產生認知失調的不適感,而根據研究,自尊越高的人,當他們做出與原本自我看法相反的行為後,會產生最強烈的不適感,導致他們的反應也會是最劇烈的。

這種反應通常有四種:改變行為(從此不跟國民黨人互動)、改變認知(現在的國民黨沒那麼糟)、增加認知(國民黨裡頭也有好人)或是自我肯定(我是為了溝通才接觸國民黨)。

對堅定的台派來說,也許只有改變行為可以被接受,其次是堅定立場下的溝通,至於改變認知或是增加認知在台灣都不理性,因為國民黨的問題並不只是單純的此時此刻,而是過去不正義體系下的既得利益者一脈相傳至今的歷史共業。國民黨裡頭不會有好的政治家,因為一個好的政治家必然在意公平與正義,而選擇加入威權體制的既得利益團體,本身就不公不義。

shutterstock_50413806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由於網紅們通常都是自尊心最強的一群人,他們選擇的調適方法通常是情緒非常劇烈的自我肯定,強調自己的作為是為了能更好地溝通及說服不同立場的人,但諷刺的是,當這種情緒反應越劇烈,反而會更顯示出自身理由的矛盾,因為一個好的溝通者與說服者反應本不該如此,幹台派並不是理性溝通,只是透過污名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我常常提醒自己,每當受到所謂「壞壞台派」的批評時,無論他用的言詞多麼難聽,本意都是希望我們不要在救人的同時,反而自己也掉進水裡。況且,這些人本來就沒有說好聽話的義務,他們從來不自認是好的溝通者,也沒有認為自己可以拉起水池裡的人,但這不表示他們沒有用,他們的優點是雙腳立場踩得很穩,如果連他們都鬆動妥協,那很有可能在拉人上岸之前,我們早就一起被拖進水裡。

如果自認要當一個溝通說服者,那我們的工作除了把那些尖銳的言詞或艱深的理論,轉換成一般群眾聽得進去的話,反向來說,也要把一般群眾的想法轉換成岸上的語言,當你試著增加與相反立場者的溝通時,別忘了也要跟自己人溝通,否則,對國民黨溫柔而對台派暴躁,怎麼想都怪怪的不是嗎?

本文由林艾德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