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南巡深圳,有辦法推動「改革開放2.0」?

習近平南巡深圳,有辦法推動「改革開放2.0」?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客席評論作者鄧聿文認為,習近平現在即便有意力推中國經濟改革,也將會遇到內外重重阻力;要打破這種尷尬狀態,歸根結底必須改善中國目前的政治環境,習本人必須克服政治控制和經濟改革可以齊頭並進的認識錯亂和思維盲區。

文:鄧聿文(政治評論員、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兼中國戰略分析雜誌共同主編)

習近平上台後,我一直堅持認為,不管主動還是被動,中國都會推進經濟改革。這倒不是對習本人有什麼期待,而是覺得他不會反對改革。畢竟他在上位之前,曾長期在改革開放的前沿省份福建和浙江擔任主要領導,這樣一個人在成為中國最高領導人後,反而要搞封閉,重回計劃經濟老路,從道理上是講不通的,現實也無可能性。

深圳特區40週年的慶典紀念也證實了這一點。

習在講話中宣佈「在更高起點上推進改革開放」,與此同時,為配合慶典,中國政府發布關於深圳綜合授權改革方案,以一攬子方式將相關權限直接授權給深圳市,讓這座在改革中成長起來的城市,在加大制度型開放方面先行先試,在金融科技、土地、法治、幹部遴選等多個領域獲得更多改革自主權,被中國官媒形容為啟動新一輪改革開放,或者被一些學者稱之為深圳改革的2.0版。

儘管官媒和學者對深圳的再改革有誇大之嫌,然確實也表明在危機倒逼下,習不得不讓改革邁出較大步子。

雖然習主掌下的中共會有改革開放,但是我也認為,能否收獲改開成果,卻不像40年前的改革1.0版那樣,憑著努力就能很大程度上得到,原因在於,中國改開面對的世界環境有了極大改變。

習近平到底想不想改革?

很多否認習會改開的人,理由是習的政治高壓,意識形態掛帥,黨管一切以及對自力更生的強調和對國企的偏愛,在在顯示他不再想改革,不管他表面如何喊改革,實際都在阻礙改革。

的確有區分改革的形式和實質的必要。從形式看,官方從來沒有不說不要改革,從中央到地方,都成立了謀劃改革的機構,改革成了官方重要的話語;從實質來說,至少在習的第一任期,不論他宣稱出台了多少改革舉措,改革基本停滯不前,社會難有對改革的激動,以致在2018年一個公號文章〈私有經濟離場論〉居然被認為反映了習的意思,在中國輿論場掀起軒然大波,使得習不得不安撫私營企業家。

這說明民間甚至黨內,對習會推進中國改革缺乏極度信任。

事情看似如此,然而,不能由此倒推習主觀上不想改革,不要改革,否則就無法解釋他不但在黨的機構調整中擴充改革機構的職能,且親自兼任中央深改委主任,還在十八屆三中全會做出了一個雄心勃勃的改革規劃,親抓改革的設計和落實。

之所以他的系列「改革」行動被民間看作不改革,甚至反改革,原因當然主要是他政治上的保守和高壓,在人們的印象中,一個政治左傾保守的領導人,怎麼會要改革,會有改革?這兩者本來就自相矛盾和衝突的。問題可能就出在此,在習看來,政治上的保守同經濟改革並不衝突。

請注意,我們所談論的習的改革,始終侷限於經濟領域,至多延伸到社會的某個領域,而非政治改革,更非民主化。政治改革六四之後已中斷,即便鄧小平九二南巡重啟改革引入市場經濟,改革也主要針對的是經濟,雖然市場體系的建立客觀上需要改革政府體制,也被中共嚴格限制在行政層次,而不可能是政治意義上的政府改革。

故而,中國的改革一直是在政治控制下的經濟改革,政經分離,只不過在江胡時代,政治控制相對放鬆了些。正因此乃中國改革的特點,使習誤以為,重新收緊政治控制,不會影響經濟改革,至少不會產生大的影響,兩者可以並行不悖。

習的另一認識盲區,是把很多正常的政府管理措施當成改革。此外,過去幾年的猛烈反腐讓底下的官員人心惶惶,無所適從,哪有心思去搞改革。這大概是習的第一任期改革停滯的幾個因素。

但2018年後這種情況有很大改觀。由於中美貿易戰及其帶來的中國外部發展環境的惡化,中國「被迫」在改革特別是開放上出台了很多舉措,比如加大智慧財產權保護,推出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在金融行業允許外商獨資等,滿足美國和西方國家的要求,化解外界壓力。

而這些改開措施,本來也是中國國內呼籲多時的,可在以前,被利益集團以各種理由擋住不讓放開。

RTR324ZM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改革開放2.0?

這次中國政府雖然以綜合授權方式讓深圳先行先試,在5年內形成一批重大的可在全國複製的制度成果,然而,深圳的改開是否會像上次那樣引發全國的改開浪潮,從而第二次改變中國的面貌甚至命運,基本可以斷言,不能。

原因在於,中國的第一次改革目標明確,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總體上,它符合現代文明的發展方向。人類的文明是向自由民主演進的,一個成熟的現代文明,包括四個要素,即民主政治,市場經濟,自由社會,多元文化,中國的市場化改革是四有一,儘管還不是完全意義上的市場經濟,但終究是向這個方向邁進。這是鄧小平開創改革的文明史意義。

正因為它契合自由民主的發展方向,被嵌進這一歷史進程中,所以得到西方國家的歡迎,美國甚至因此不但解除制裁,還把最惠國待遇問題同人權脫鉤,就是它認為經由這個市場化改革,用不太久的時間,中國也許可以變成一個民主國家。

換言之,鄧小平發動的這一改革具有基礎意義,這是深圳的二次改革不具備的。雖然深圳的改革力度也還較大,但它的改革舉措不像市場經濟那樣具有基礎價值。

如果習近平真的要在中國啟動第二次改革,就應在第一次改革未完成的地方起步,即將受政府嚴格管制的半吊子的市場經濟變成近似完全的市場經濟。但要達到這個程度,就需在政治意義上改革政府,按照現代政府的理念重構政府和黨及市場的關係,作為市場經濟改革的配套改革,也即需要啟動政治改革,走向政治民主化。


猜你喜歡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Photo Credit:臺銀人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5歲的王先生剛買了房,未料沒多久就遭遇車禍不幸受傷,住院療養後,所幸並無大礙,但他也因此而感到心驚膽跳。因為上有老、下有小要扶養的他,是家中唯一經濟支柱,萬一真有個閃失,近千萬的房屋貸款誰來承擔?這樣的事件何嘗不是台灣眾多家庭的縮影?

根據聯徵中心資料顯示,2021年平均房貸金額超過700萬元,以35~55歲為大宗,平均貸款金額則介於660~780萬元,再再證明人生責任最沉重的中壯族群,肩負不小的房貸壓力,更應該善用房貸型壽險,為家庭生活添加更可靠的保障,以避免家中頓失經濟來源,原本的幸福生活就此轉折。

房貸型壽險主要針對房貸而設計,所以借款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須為同一人,屬於定期險,保費較一般終身壽險低,免體檢額度亦可放寬,以臺銀人壽來說, 55歲以下免體檢額度為1,500萬元,56歲~60歲則為1,000 萬元,66歲以上則一律需要體檢。

該如何投保房貸壽險呢?臺銀人壽建議掌握五大重點

一、以家中經濟來源為主要投保對象:優先以肩負「房貸責任」的一家之主為被保險人,當其發生不幸而身故或完全失能,保險公司會將理賠金用來償還房貸,以避免還款壓力落在家人身上,才能預防房屋淪為被法拍的命運。

二、根據家庭責任及經濟能力選擇適合類型:房貸壽險有「平準型」與「遞減型」,差別在於保額是否固定不變。以貸款500萬,貸款20年,保額500萬元,保障期間20年為例,平準型保額固定,理賠金不會隨著房貸償還而逐年減少,直到繳完房貸為止,保額都維持500萬元不變。遞減型保額則會隨著時間而逐年遞減,當房貸還款十年後,房貸從500萬償還到剩下約250萬,相對的保額也會隨時間逐年遞減到約300萬。

若壽險保障不夠或家庭責任重的人,可以選擇「平準型」,保費雖比「遞減型」高,但保障相對較高,適合有經濟能力、且希望給家人多些保障者。若是已有較高壽險保障或家庭責任較輕的人,即可選擇「遞減型」,保費較平準型低,很適合小資族投保,經濟又實惠,較能輕鬆負擔保費。

三、把握足期足額、專款專用:房貸繳多久、繳多少,保額就買多少、保多久,例如房貸500萬元、貸款期限20年,房貸壽險保障最好也是500萬元、保險期間 20年,而且要專款專用,才能讓家人有保障。

四、是否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或失能理賠金之外,有些房貸壽險還會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及完全失能保障之外,還加入類旅平險概念,提供特定意外傷害身故保險金(搭乘大眾運輸交通工具)、完全失能扶助金、意外傷害失能安養金、重大燒燙傷等保障,可以說是集結「壽險」、「失能險」、「意外傷害險」等多元保障的保單。

五、選擇優質保險公司:房貸金額高、期限長達數十年,房貸壽險保障必須要能夠長長久久,才能有效規避長期房貸風險,因此,選擇優質保險公司很重要。臺銀人壽為國營品牌,有能力永續經營,且近7年來房貸壽險理賠金已逾上億元,協助許多家庭轉移債務風險、度過難關,獲得了良好口碑,成為許多人房貸壽險的首選。

晉升為有巢族固然欣喜,不過,風險不知道何時會來到,唯有投保了理債保單:房貸壽險,才能「留愛、留房,不留債」。

房貸壽險平準型VS遞減型

平準型 遞減型
特色 理賠金不會隨房貸清償而減少 理賠金隨時間逐年而遞減
保費 較高 較低
適合對象 希望給家人多一份保障者、築巢雙薪族 預算較低者、首購小資族、以房養老族、人生溫拿族

了解更多

臺銀人壽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