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示威浪潮,像極了香港

泰國示威浪潮,像極了香港
Photo Credit: Newscom/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泰國民眾之所以會舉起三隻手指,與香港一樣,是有非常根深蒂固的原因的。

作者:三郎(自由撰稿人,臉書《存在主義者心簡》作者)

泰國示威繼續,根據當地的戒嚴令,若是聚集者超於5人,將會被視為非法集結,違法者甚至可被拘留最多30日。然而,緊急法頒布後,示威者人數不跌反升,反而如水般重新聚合,歸根究底,源於什麼?

冥頑不靈的香港「藍絲」劈頭第一句肯定會說:「那只是因為泰國政府軟弱,不敢進一步提升武力,鎮壓示威者!」這樣愚蠢的做法,有了港共政權作為前車之鑑,大概總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並不會莽然實行。否則,在「奶茶聯盟」的其他兄弟以及良心未泯的泰國明星助燃底下,國外的輿論,將會一發不可收拾。當火勢越來越大,一切無理的極權行為,都會被媒體聚焦,國內的示威人數亦會以幾何式增長。

而泰國民眾之所以會舉起三隻手指,與香港一樣,是有非常根深蒂固的原因的。

AP_20287537972165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哇集拉隆功一直以來爭議不斷。

一向以來,泰王在當地擁有著崇高的地位,他的存在如宗教一般,有穩定民心的作用,所以批評皇室,於當地人而言,彷彿就是一種禁忌;然而,新一任國王哇集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卻因為種種原因,譬如修改《王室資產法》試圖鞏固財力、長時間居於德國漠視民間疾苦、緋聞纏身、耗費民脂⋯⋯引來當地民眾,尤其以青年人為主,明裡暗裡不滿。

這種不滿,導致了不少傳統家庭因政治立場而爭吵、破裂,像極了香港。老一輩心想,最緊要的,當然是和氣,和氣才能國泰甚至生財,更何況你針對的是泰王;然而年輕世代自少便接觸眾聲喧嘩、兼容並包的互聯網,他們的質疑是:如果泰王是這樣不濟的一個人,王室制度更存在漏洞,那麼,為什麼每次戲院裡聽到國歌,我也要站起來,跟我所不屑的人致敬?

他們永遠想不通。因為他們認為一個「以民為本」的社會,所謂的「君主立憲制」,應以「憲法」為大,而非「君主」為大;就好像,一個健全的香港,根據「河水不犯井水」的地域生態、政治倫理原則,「兩制」應該比「一國」更為重要——這是大部分香港市民的意願。所以同樣的,對於大國之強行融合,我們也想不明白。

AP_20040214859259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巴育政府大幅低收緊了國內的公民權利。

此外,無獨有偶,巴育推出的新憲法亦削減了議會內的民主成分,令上議院的250席全由軍方指定,不但變相牢牢控制了總理的推選權,亦導致反對派哪怕有民意作為基礎,也難以決定國家的重要政策。

不但如此,巴育政府亦大幅低收緊了國內的公民權利,除了上述提及到的限聚令,也開始禁絕媒體及公眾散佈批評軍政府的聲音,近年來,亦以杜絕「煽動叛亂」為名,強行拘留異見分子。當中的情況,甚至比香港惡劣,因為至今香港人其實難以想像羅冠聰會在海外被捕,但是流亡柬埔寨的泰國民運人士萬查勒(Wanchalearm Satsaksit)卻於早前被綁架失蹤,人身安全至今未明。

萬查勒在2018年被正式通輯,因為他犯了軍政府所頒布的「電腦安全罪行(Computer-Related Crime Act)」。不在故土的他,向來以諷刺筆觸見稱,時時運用Facebook平台撰寫評論,只為了反對「槍桿子出政權」,以及堅持民主社會應有的批判思考,卻想不到:他竟會被獨裁政府用跨境的方式,非法執法,以圖滅聲。

AP_20160362798486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流亡柬埔寨的泰國民運人士萬查勒於早前被綁架失蹤,人身安全至今未明。

反政府原因,不一而足。但其實歸根究底,都是泰國軍政府在處理人民聲音上,一次又一次的失當,野蠻收窄公民權利,導致難以服眾。如今,泰國政府雖聲稱,希望與公眾對話,從而解決困局。但這場困局「千絲萬縷」,如何避免示威升溫,釀成流血的衝突,端看巴育政府會否將無辜者撤控,以及在政治架構上,釋出民主空間,好讓民間的聲音能重回議會,改善疫後民生。

否則,長此擁抱權力,民眾將再次聚合、匯流成河。不僅因為「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也是因為,那三根高舉的手指,如今已化為承傳理念的圖騰。

三指匯成川流,從虛幻到現實,這大概是《飢餓遊戲》的作者,萬萬也想不到的。

(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原標題為「三指舉起匯成川」)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