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發不可收拾的緬甸第二波疫情,是否會隨選舉熱度繼續延燒?

一發不可收拾的緬甸第二波疫情,是否會隨選舉熱度繼續延燒?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10月19日緬甸衛生與體育部的公告,全國累積病例已經達到37,205例,死亡病例914例,痊癒出院人數共17,568人,疫情嚴重程度世界排名第77名,在東協國家中排名第三。

11月8日緬甸將舉辦全國性大選,8月中旬自若開邦開始的第二波疫情正在全國各地蔓延中,其中人口密集的仰光省成了重災區。兩個月內緬甸全國新冠病毒感染人數已來到三萬七千多例,每日的新增病例依然維持在千人以上、每日死亡人數則有兩位數。根據10月19日緬甸衛生與體育部的公告,全國累積病例已達到37,205例,死亡病例914例,痊癒出院人數共17,568人,疫情嚴重程度世界排名第77名,在東協國家中排名第三。每日新增病例有七成左右來自仰光省,仰光省45個行政區內已有40個行政區淪陷,至今看不到疫情趨緩的跡象,而在疫情相對較輕的行政區內,也開始出現群聚感染案例。

五年一次的大選日將至,緬甸政府已公告全國選舉將依照法定公告日進行,聯邦選舉委員會也在16日公佈了被取消舉辦選舉的16個縣市名單,取消的理由為當地的公平自由及安全性不足。令人不解的是,疫情嚴重的仰光省沒有一個行政區在名單之中。無論如何,這次的選舉必然會受到疫情影響,尤其居住在疫情嚴重的都會區的理性選民可能會減少出門投票的意願,選舉結果是否因此受到影響有待觀察。

公共衛生不佳、鬆懈的防疫心態讓第二波疫情一發不可收拾

自從8月中旬若開邦出現社區感染病例後,仰光地區相繼出現有接觸史的新增病例。這一波疫情來得又快又突然,讓衛生單位措手不及。回顧疫情初期,當國內出現首例境外移入的確診病例後,全國便進入高度警戒狀態,各地區的政府單位也實施不同程度的行動管制令,而在政府與民間合作之下,疫情被控制得很好,卻也讓經濟方面受到不小衝擊,尤其是打零工和靠日薪生活的基層勞工受到的衝擊最大。

AP_20294181039887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帶著口罩和面罩的緬甸國務資政翁山蘇姬,8日在內比都和支持者致意。

當疫情得到控制後,各地區政府開始鬆綁管制令,人民在恢復正常生活後,戒備的心開始鬆懈起來,在炎熱的天氣下,大多數民眾也不願意認真配戴口罩,而人口密集的仰光疫情因此快速燒了起來,尤其是老舊公寓密集的地區,發生許多家庭內的群聚感染,讓新增病例快速增加。自9月中旬開始,仰光省每日出現將近八百名的新增病例,一個多月下來各大醫院內增加了兩三萬的病患,讓仰光省的醫療體系進入了癱瘓的狀態。

疫情急速竄升的其中一個原因,是關於一間違法營業的KTV, 這間名為Music Zone的KTV位於Thingangyun行政區,它在防疫期間違反政府相關法令照常營業,其全體員工119位裡就有92位被驗出新冠病毒陽性反應。因為這是間有小姐座陪的KTV,曾經到店內光顧過的多數賓客不願出面接受病毒檢驗和隔離,讓衛生單位追查不出病毒源頭,也無法做疫調防堵疫情擴大,該地區內之後也相繼出現多起找不到感染源的新增病例,成為仰光省的重災區。這起事件最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方,是政府相關單位查不出誰是這間KTV的負責人,坊間各式各樣傳聞不斷,有一說是該店老闆是軍方有力人士,至今仍看不出執法單位有意要抓出負責人的跡象。

另一起找不到病毒來源的集體感染事件,則是發生在茵盛(Insein)行政區的一間廟宇,它是一間弘法寺,將近有5百名學習佛法的比丘,和五十多位負責僧侶生活日常的義工們居住在寺內。雖然廟方在8月中開始禁止人員進出,義工們也被禁足在寺內,但在與外界隔絕了一個多月後,開始有比丘生病且出現失去嗅覺的症狀,衛生單位對寺廟成員進行病毒檢驗,發現405位的比丘和3位義工出現病毒陽性反應,幸好大多數是無症狀或輕微症狀者。依照緬甸佛教習俗,僧侶不能與俗人在一起醫治,僧侶專用醫院又無法容納這麼多位僧侶,後來是由軍方協助治療。

RTX83PG7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戴著口罩和面罩的緬甸僧侶

人力和物資不足造成隔離所混亂,染疫民眾隱匿病情讓防疫更加困難

仰光地區的各大醫療院所,除了在疫情爆發後被新冠病患擠爆之外,臨時增設的醫療所也在短時間內被塞滿,全國最大醫療院所之一的仰光人民醫院,竟還爆出40多位的醫護人員被感染,更有一名外科權威醫師,因病患隱瞞旅遊史而被病毒感染身亡。根據新聞媒體報導,至今已有三百多名醫護人員被病毒感染住院或接受隔離中。眼看醫院和隔離所已無法應付每天新增的病患和龐大的隔離需求,政府開始調整住院和隔離政策,由原本隔離期21天改為14天,而因人手不足、物資短缺,隔離場所也開始出現混亂的情形。大多數的隔離所是設在臨時徵用的政府訓練中心和大學校舍,這些場地無法提供獨立衛浴設備,也沒有能單獨居住的空間,造成有些民眾是到了隔離所才被傳染,還發生過確診者無法即時送醫,而續留在隔離所的恐怖事件。雖然政府開放民眾可以自由選擇入住隔離飯店,但隔離飯店費用高昂,每人隔離14天的費用為大約一千多美元,對一般人民而言是天文數字。

當隔離場所的種種負面消息傳開後,許多有接觸史的民眾開始不願接受隔離,造成防疫漏洞更加擴大。更誇張的是,還有極少數的人,在出現相關症狀時竟不敢就醫,選擇隱匿病情自行居家治療,出現多起死亡後才發現死者為新冠病毒患者的案例,讓政府防疫工作困難重重。當少數人因醫院環境太差而不敢前往醫院,也有民眾抱怨,自己因失去嗅覺赴醫求助,院方卻以無床位為理由,僅開了口服藥物就讓病患回家休息,進而造成全家染病的悲慘狀況。

而為了疏解各醫院病患爆滿的壓力,衛生主管單位開始放寬出院條件,無症狀感染者可在病毒檢驗陽性後的第十天出院、輕症者則是第十一天就能回家自主隔離管理。仰光省新冠委員會副主委Dr. Zaw Wai So解釋,這樣的出院標準,是完全符合WHO所認定「被感染者在確診後10天已不具傳染力」的說法,但多數人民還是擔心會有漏網之魚造成更多社區感染。

RTX7ZWYN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一位身穿防護衣的志工走在緬甸隔離所外

政府呼籲:民間有力出力,有錢出錢共同抗疫

日益增加的病例,讓緬甸政府已無力解決醫院和隔離所爆滿的困境,緬甸的首富之一的Max集團負責人巫左左(U Zaw Zaw) ,其成立的伊拉瓦底慈善機構(Irrawaddy Foundation)在第一時間便協助政府在Thuwanna總合體育館搭建方艙醫院,目前該方艙醫院除了可治療輕症病患外,也增設了加護病房和病毒檢驗站。後續也有其他財團以出資、出借場地等方式協助政府搭建方艙醫院。而從9月底開始,為增加病毒檢測能量,政府開始使用韓國製快篩試劑。10月8日,緬甸國家電視台播出國務資政翁山蘇姬的疫情相關談話中,她公佈醫療單位已在使用印度製瑞德西韋(Remdesivir)治療重症病患,反應良好。

根據7Day News媒體的報導,印度使節團在10月5日到奈比都的訪問行程中,贈送了三千劑的瑞德西韋(Remdesivir)給政府。有位被感染的精神科醫師Dr. San Lin,在接受《BBC》訪問時表示,瑞德西韋讓他的病況有明顯的改善,用來治療其他同症狀的醫師時也得到同樣效果。緬甸CDC主管Dr. Khin Khin Kyi也表示,瑞德西韋可縮短三成左右的住院期,但不是對每位重症病患都有效,而目前政府備有可治療三千名重症病患的劑量。除了使用瑞德西韋之外,衛生部也證實正在使用血清療法醫治重症病患,有七成以上的重症病患情況好轉,且呼籲痊癒者在病癒後28天踴躍出面捐贈血清。目前緬甸的新冠病毒患者死亡率維持在2.4%左右,死亡病患八成以上是慢性疾病患者,而仰光省新冠委員會副主委Dr. Zaw Wai Soe表示,仰光地區的疫情尚未到達可控制的階段。

有條件開放復工可能讓疫情雪上加霜

雖然仰光疫情處於無法控制的階段,考量到投資人損失及基層勞工生計,政府已宣佈10月12日開始通過防疫相關規定A級檢查合格的工廠可以復工,接著又公告B級的工廠也可復工,但必需改進到A級,如此不明確的復工令,讓業主們無所適從。根據成衣業主的說法,成衣廠若要達到A級規範的社交距離,只能讓原有的三分之一的員工復工。

除此之外,如何讓員工們在交通巴士上保持社交距離也是一個難題,下班後員工們的行蹤更不是業主有能力掌控的範圍。在政府的稽查標準不夠明確的情況下,有部分廠商只能擇觀望,而在缺乏完善配套措施下貿然復工,可能讓仰光地區的疫情雪上加霜,根據10月14日《BBC》報導,早在9月中旬明加拉棟(Mingalardon)工業區內出現的確診個案,後已演變成群聚感染,至今尚未得到妥善處理。這間Myanmar Asia Optical鏡頭工廠的員工在9月13日失去嗅覺,28日又有一名員工確診後,整個廠區已被行動管制。有員工向《BBC》透露,廠區內雖然設有健康中心,有醫療專業人士做照顧的工作,但還是無法妥善處理員工宿舍內病毒傳播的問題,目前該廠內的確診人數已經達到140人,目前廠區內還有上千名的員工,如果情況無法改善,該廠的確診人數還會上升。

AP_20286145952975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工廠復工後,戴著口罩和防護罩的工廠工人搭乘卡車前往仰光郊區的Hlaing Tharyar工業區

復工當日也傳出一間成衣工廠在沒有專業人士指導下,擅自使用私下購買的快篩試劑為全廠員工進行檢測。試想上千名員工群聚在一起等待接受檢驗,擁擠的環境只會增加病毒傳播風險,而該廠的檢驗結果有40名員工有陽性反應,無論檢驗結果是否準確,已凸顯政府的復工令缺乏有效防疫配套措施。仰光省內已有三千多家工廠復工,以目前的狀況發展下去,仰光省工廠全面復工後,難免再讓疫情掀起一波高峰。

延遲發佈行動管制令,為的是人民生計還是選舉利益?

仰光省的疫情之所以難以控制,除了公共衛生條件不佳、人民的防疫意識薄弱之外,中央和地方政府本身有很大的責任。在8月中旬,仰光發現多起與若開邦有關聯的新增病例,也出現不少無接觸史的病例,如果當時政府立刻採取嚴格行動管制,就有機會把疫情控制在一定範圍內。不過回到全球爆發第一波疫情時,緬甸政府因嚴格實施行動管制令而在防疫上有不錯成績,但經濟上卻受到嚴重衝擊,尤其內需市場和觀光業幾乎停擺,基層人民們也面臨斷炊的困境。

雖然緬甸政府隨後有向人民發放補助款和生活物資,可是國家本身戶政系統不夠完善,居住在郊區貧民窟的居民們因沒有戶籍登記,而被排除在補助名單之外,加上各地區行政單位的執行能力差、充斥貪官污吏,在這樣情況下,補助款和物資是否真正發送到基層人民手中仍是個問號。社群網路上天天上演著物資發放不公、拿不到補助款的各種控訴,政府對這些問題似乎也無力解決。第一波疫情造成的經濟困境尚未得到紓解,若為了第二波疫情再度實施行動管制,這群基層貧民在染疫前可能會因斷炊而餓死。

要如何在基層人民生計與防疫之間拿捏,對政府而言實在是個考驗,只是大選在即,仰光政府在第一時間沒有做出嚴格的行動管控的原因之一,還可能是為了執政黨的選舉造勢做考量,這一點很難讓人不去聯想。聯邦選舉委員會公告的法定選舉活動起跑日為9月8日,而翁山蘇姬所屬的執政黨全民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之前就已公告全國各地區的黨部將在9月8日舉辦升旗典禮,期待支持者響應。仰光省為何在9月9日才開始實施行動管制?從防疫的角度來看這個管制令來得有點晚,讓人不得不質疑其中有政治目的。

AP_20252201631843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全民盟在9月8日舉辦的升旗典禮

10月16日,聯邦選舉委員會又公佈了取消舉辦選舉地區的名單,這份名單更讓人懷疑執政黨的立場,尤其被取消選舉的縣市大部份在若開邦和撣邦,大約有一百五十萬選民的投票權受到影響,疫情嚴重的仰光省卻沒有任何一個行政區入例。近期國內兩大政黨,執政黨全民盟和軍系鞏發黨(The Union Solidarity and Development Party)的造勢活動沒有因疫情而有所收斂,在仰光省以外的各地區進行得如火如荼,參加人數還遠遠超出衛生單位和聯邦選舉委員會的規定。雖然大多數參加活動者有配戴口罩,但也有部份人員沒有做好防護措施,尤其全民盟支持者舉辦的造勢遊行活動有如嘉年華般熱鬧,完全無視於病毒的威脅。

AP_20275397858384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鞏發黨的造勢活動
RTX804DL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全民盟舉辦的的「三輪車」造勢活動

執政黨對支持者的違規行為坐視不管,身為全民盟的領導人國務資政翁山蘇姬也沒有出面勸阻約束。近日曼德勒省的疫情又開始升溫,雖然無法證明是否與選舉活動有關,但最近已出現對執政黨造勢行為的不滿聲浪。目前最新消息是在仰光郊區的一間養老院又發生群聚感染,以目前情況來看,期望仰光省疫情在短時間內控制下來似乎已不太可能,反而其他地區的疫情,還可能跟著選舉熱度又再度燒了起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