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如何解決年輕人「投給蔡英文,但不投民進黨」的分裂投票現象?

民進黨如何解決年輕人「投給蔡英文,但不投民進黨」的分裂投票現象?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8年民進黨曾經失去年輕人的信任,2020年好不容易贏了回來,未來如何維持青年信任將會是重點工作,而背後的秘密或許就在「勝任力」。

從選舉結果來看,蔡英文在2020年的總統選舉中,從1931萬總選舉人中獲得了817萬選民的選票託付,拿下了42.3%的催票率,在總投票人中得到57.13%的得票率 ; 而韓國瑜的催票率為28.5%,得票率為38.61%。也就是說在每100位具有投票資格的選民中,就有42位選民投給蔡英文、29位投給韓國瑜、三位投給宋楚瑜

與2016年的選舉結果相比,蔡英文從1878萬位總選舉人中獲得了689萬票,平均每100位選民有37位投給蔡英文 ; 短短四年之間,在每100人中,蔡英文多了五人的支持。

而根據中選會公布的資料,2020年選舉中,20到29歲的選舉人人數共有311萬多人、30到39歲共有354萬多人;其中首投族有118萬多人 ; 也就是說40歲以下的年輕選民佔了台灣總選舉人的34%,年輕人成為了影響選舉結果的關鍵。

另外,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的調查指出,在2020年選舉當中,有72%的40歲以下青年族群,在選舉中是支持蔡英文總統的,故以此合理推斷,蔡英文總統的勝選與青年群體的支持有著顯著關係,可謂「得年輕人,得天下。」

然而,蔡英文的青年支持度卻沒有同步反映在民主進步黨上,民進黨政黨票的得票率僅有33.98%,與總統票相差大約23.16%,這代表著有許多投給蔡英文的選民,政黨票並沒有投給民進黨,發生了嚴重的分裂投票。而中國國民黨黨籍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的得票率為38.61%,國民黨政黨票的得票率是33.36%,相差僅約5%,分裂投票的情況不若蔡英文支持者顯著。

接下來,以2016年各政黨的政黨票為例,民進黨得票率約為44.06%、國民黨26.91%、親民黨6.52%、時代力量拿到6.17%;國民黨在2020年成長了約6%,親民黨卻只拿到3.66%,這也意味著藍營支持者最後歸隊,政黨票集中投給國民黨。

時代力量2020年的政黨票得票率為7.75%,與四年前相比多了大約1%,首次參戰的台灣基進政黨票得票率為3.16%,台灣民眾黨政黨票得票率是11.22%,而民進黨的得票率在四年之間下滑了約11%。

這也顯示,雖然蔡英文總統的青年支持度比起四年前大幅提升,但民進黨的青年支持度卻持續下滑,這也代表青年族群對於兩者的分野十分明確 ; 選票無法相互移轉。

另外,依照2020年政黨票的得票率結果顯示,中國國民黨政黨票的成長應大部分為「泛藍支持者」歸隊 ; 而民進黨政黨票的下滑,應有高比例為移轉至時代力量、台灣民眾黨、台灣基進等第三勢力新興小黨。

蘇嘉全率考院被提名人拜會立院時代力量黨團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上述結果一再說明,年輕族群支持國民黨的比例急速降低,反倒是支持小黨的比例增加。是故目前民進黨針對青年族群組織工作的挑戰不再是以往的最大競爭對手、目前的第一大在野黨——中國國民黨,而是如:台灣民眾黨、時代力量、台灣基進等第三勢力新興小黨。

政黨維持青年支持最大的秘密,關鍵在「勝任力」

若要探究何以民進黨的青年支持度逐漸移轉至三勢力新興小黨上,可以觀察歷年來該黨青年支持度低落的幾個時間點。首先從2008年陳水扁總統執政末期說起 ; 前述提到當時因大環境不力,造成經濟不景氣, 而政府又未能有效「解決問題」,導致青年對民進黨的信任度下降,而對照當時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馬英九以「拼經濟」為選戰主軸,充分地向選民展演了解決問題的形象,是為民進黨青年支持度流失的主要原因。

以2018年為例,民進黨政府因開闢了太多改革議題戰場,且又在「婚姻平權」、「勞基法」等青年族群關心的議題上未能即時的「解決問題」,使青年族群認為民進黨的「勝任力」不足,再加上第三勢力倡議的「所謂進步價值」議題如「礦業法」、「實價登錄」等,民進黨被其塑造成「政治意志力」不足的政黨。

再以柯文哲(民眾黨)以及黃國昌(時代力量)兩股政治勢力為例,兩者之所以在當時能獲得高青年支持度的原因,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其展演的「敢言」以及「國民黨、民進黨不敢做的,他們都做了」的形象,讓年輕朋友認為兩者是真正要解決問題,而且真正能解決問題,是有「勝任力」的政治人物、政黨,是故民進黨的青年支持度逐漸轉移其的原因。

簡單來說,在現今的社會,青年族群因有著高度理想性,對政黨的黏著度相較他年齡層低 ; 對政治的參與,以「 議題 」為主要導向,並使用「網路社群」為參與公共事務、議題傳播的主要工具,故對於政黨以及政治人物的支持取向,除了其意識形態以及價值觀以外,「會不會做事」的「勝任力」便為影響青年支持的關鍵。

大台北東半部多雲偶雨(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2019年的民進黨政府,因為明確的對中態度以及亮眼的施政成績,再加上社群工具的運用得當,徹底了展現民進黨政府會做事的「勝任力」,造就了高青年支持度,並顯著的反映在2020年的總統選舉上。

而民進黨的勝任力展現,是黨內各世代政治工作者在各自崗位上各司其職的結果。尤其是從1990年代以來,歷年來培訓的青年支持者,各各皆成為了獨當一面的青年幕僚,不論是在第一線或是幕後,從黨公職到基層政治工作者,皆充分的發揮了青年世代的創意以及執行力,讓民進黨持續的保持年輕化,與社會零距離。

以一句話總歸:「得青年議題得天下,得青年幕僚治天下。」

民進黨不分世代,整個黨就是一個「青年部」

蔡英文總統帶著817萬票的民意進入了第二任期,民進黨持續於中央政府執政,雖其目前青年支持度遙遙領先各黨,但不能因此將「年輕人」視為長期鐵票、基本盤支持者,誠如蔡英文說過的:「年輕人是改變世界的風,作為政治工作者,都應該謙卑面對年輕世代多元的意見,無論是肯定或是批評,都是推動我們前進的風。」

年輕族群具有高度理想性,對政黨的黏著性相對其他年齡層沒那麼高。

以2020年初的選舉為例,年輕人投給蔡英文,但是沒有投給民進黨的分裂投票現象,便是對民進黨的一大警訊,民進黨創立33年,歷經了兩次中央執政,多少有了執政包袱,且政黨形象也逐漸老化,民進黨需要持續的塑造「再年輕化」的品牌形象與政策主張。

雖說如此,但「再年輕化」的工程未必是單純的以「年紀」、「世代」為劃分依據,而是能讓不同年齡層、不同世代的人們皆能保持著年輕的觀點、瞭解青年人的觀點,隨時掌握社會脈動。民進黨的年輕品牌形象從來就不是因為「哪一位年輕人進來了民進黨」,而是因為從上到下都保持著年輕的觀點,並且「願意提供年輕人發揮的空間」,這也是民進黨長期被視為「年輕化政黨」的原因。

另外,在「國家主權守護」、「進步價值改革」等議題上,民進黨已逐漸凝聚起臺灣的年輕世代們,使得國民黨目前已不是民進黨的「青年戰場」主要競爭對手,反倒是無執政包袱、政策主張得較為彈性的新興小黨持續的囊括民進黨的青年支持者,故民進黨需要強化「充分的執政經驗」、「務實的政策立場」等小黨難以取代的優勢。

蔡總統視導空軍偵蒐預警中心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現今青年族群對於政黨以及政治人物的支持,已漸漸脫離「民粹」的時代,年輕人並不會只因為一個政治人物看似有著年輕的社群形象,一個政黨有著年輕的面孔,便有了黏著度 ; 「網路社群」終究只是工具,政黨的「勝任力」才是長期維持青年支持度的關鍵。

這也說明了,在這個公民意識逐漸興盛的時代,政治人物以及政黨皆需要警惕自身,真正的為人民解決問題,有效的做出成績,才能獲得人民的信任。

然而,面對著第三勢力新興政黨的搶票與挑戰,民進黨需要持續研議如何激發青年族群的支持動能 ; 以因應現今政治環境的快速變化以及青年朋友的「對政黨、政治人物的無情」,否則,若民進黨失去「國家主權議題」的優勢以及「進步價值改革」的時間性疲乏,也或許有一天,將再次失去年輕族群的信任。

就像是民進黨青年部主任蔡沐霖所說的:

2018年,民進黨曾經失去年輕人的信任,2020年,好不容易贏回來了。未來,要如何持續維持青年信任,是目前身為執政黨民進黨的長期工程及目標,也是台灣各政黨、政治人物需要正視的課題。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