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青年組織發展史:從扁帽工廠、小英女孩,到青年入陣

民進黨青年組織發展史:從扁帽工廠、小英女孩,到青年入陣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主進步黨長期被各界視為國內相對受到青年族群所支持的「主要政黨」,不論是立委或地方選舉都能見到青年的身影,2008年和2018年選舉中青年支持者的大量流失,也被視為民進黨政黨版圖快速縮減的原因之一。綜觀民進黨的青年組織工作史為例,探究每一個時代,青年族群各關心哪些議題呢?

在各國政黨發展史中,「年輕人」往往是各政黨、政治人物極力組織的對象 ; 以真實政黨利益考量,或許因為青年族群的意識形態、政黨喜好普遍尚未定型,堪稱「搖擺選票」,故在政黨選票開發上被視為一塊塊「新大陸」,年輕人的投票意向對於政黨版圖的增減來說充滿著無限可能。近年來,青年族群對於選舉結果以及政策方向的影響力也越被台灣社會重視,堪稱是至總統選舉開放民選以來的巔峰。

「青年」是以年齡、世代作為劃分依據的組織類別,每位青年的生理性別、族群、興趣、職場等傳統組織標籤皆不盡相同,故相較他組織類群有其特殊性 ; 青年組織工作也因此無顯性的執行模組,往往不得其門而入,相對其他組織不甚容易開發。

所以說,如何進行青年組織工作、拓展青年族群的支持度,一直是各政黨持續探究、政治人物關心的問題。而在國內政壇中,民主進步黨長期被各界視為國內相對受到青年族群所支持的「主要政黨」;該黨青年組織工作的成果亦顯著反映在公職選舉上,如2000年、2016年、2020年總統暨立法委員選舉以及各屆地方選舉等。

然而,在2008年總統暨立委選舉以及2018年地方選舉中,青年支持者的大量流失也被視為是民進黨政黨版圖快速縮減的原因之一 ; 這說明了年輕人在選舉中扮演著關鍵的影響力。

接下來,將以民進黨的青年組織工作史為例,探究每一個時代,青年族群所關心的議題。

民進黨青年組織發展史:1990-2000年
民主思潮衝擊,種下一顆顆青年參政種子

1990年代初期,經過了解嚴、解除報禁和黨禁後,民間活力四起、各種社會運動蓬勃發展。1990年的野百合學運,為臺灣解嚴後第一場大規模的學生運動,其對於臺灣的民主體制產生了深刻的影響,促使了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的廢除,也開啟了國內青年學子關注公共事務的濫觴。

1996年,台灣的總統選舉首次開放全民直選,民主進步黨在同一年成立了中央黨部的青年工作單位:青年發展部,專責選舉中的青年動員以及選票拓展,並常態性的辦理青年培訓營隊以及志工座談會等,進行青年政治人才培育。而針對選戰時的青年選票拓展,亦陸續成立了「酷哥辣妹助選團」、「阿扁青春快遞」、「青年扁連」等具創意活潑形象的青年助選團體,在當時吸引了不少青年族群的支持。

2000年總統選舉,黨籍總統候選人陳水扁競選團隊一方面成立了台灣選舉史上第一個針對青年族群的競選總部「扁帽工廠」,另一邊更透過了青年組織系統在全台大專院校成立了數百個非正式團體「阿扁同學會」,這就宛如是陳水扁在各校的學生後援會 ; 每所學校亦有學生聯絡人從事成員招募,這讓陳水扁囊括了眾多青年選票,為選舉的勝選發揮了關鍵作用。

RTR2962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在選舉結束後,雖這些非正式青年組織的能量漸漸消逝,但這也間接促使了不少青年學子直接投入政治場域,為民進黨往後的青年幕僚梯隊種下了一顆顆種子。

民進黨青年組織發展史:2000-2008年
組織百家爭鳴,青年支持者輪廓漸漸成形

2000年,台灣產生了政治史上首次政黨輪替,由陳水扁、呂秀蓮入主總統府,民進黨在創黨的第十一年,獲得了中央執政權。

然而,民進黨在執政之後有了執政包袱 ; 不若選前,總體青年支持度開始慢慢下滑,但相反的,民進黨的常態青年支持群體慢慢有了顯性輪廓。中央黨部青年部除了與學生自治系統維持高度連結外,更加強青年人才培育工作,結合選舉推出「水龍頭輔選悍將」、「衝衝衝青年團」等培訓活動。

此外,民進黨各公職人員系統成立的基金會、協會亦紛紛開辦青年培育營隊課程,各自培訓出了不少青年幕僚、青年支持者,這些青年幕僚陸續成立了青年協會、非正式團體,民進黨青年組織在此時呈現百家爭鳴狀態,而當時的主要在野黨——中國國民黨亦於2006年成立「青年團」 ; 在同年,民進黨中央黨部首次設置「青年委員會」,並由該會籌設由青年部擔任主管機關的「台灣青年民主聯盟」,民進黨自此誕生了史上第一個官方的常態性青年組織。

這樣的盛景隨著陳水扁總統執政末期深受弊案形象影響而落幕,當時青年族群普遍對政黨及政治抱持著不信任感,大部分青年皆侷限於關心切身相關議題,民進黨對於擴展青年組織遇上了瓶頸。

除此,又逢大環境不利,經濟不景氣,當時青年族群失業率是台灣的總體失業率的2倍以上,許多學生面臨家庭收入不足以負擔高學費環境,以致大學尚未畢業即需面對龐大學貸負債,畢業後又面臨就業機會不足,22K工資難以支應生活所需,讓青年承受極大壓力,不婚族、蝸居族開始出現;最重要的是,時任的執政黨政府未能有效的解決問題,青年族群逐漸對民進黨產生負面觀感、對參與政治議題冷漠。

民進黨青年組織發展史:2009-2012年
重回在野身份,從街頭戰場步步谷底翻升

2008年,台灣史上第二次政黨輪替,民進黨重回在野黨角色;青年工作戰略目標高比例轉向街頭進行「議題倡議」,例如針對當時失業率飆升的問題,辦理「青年失業典禮」等活動。

而從行之有年的青年營隊上,也看得到戰略目標轉換的痕跡,青年部於2012年舉辦的營隊「憤怒!鳥世代?」青年培力營,更是以當時馬政府施政不利所造成的青年憤怒為號召主軸。此外,因海協會會長陳雲林訪台所爆發的野草莓學運更加速了青年族群對於馬政府的不信任感。

當時適逢社群網站逐漸興盛,別於2000年陳水扁的實體校園「同學會」,民進黨亦使用「網路社群工具」進行青年組織工作,除了成立以培訓營學員為主體的小蜜蜂兵團外,更於線上成立了蔡英文的萬人青年志工團「小英同學會」,設法將線上支持群眾轉換成線下組織。其後,因應2012年總統大選而成立的「小英女孩」助選團,在當時的青年族群中紅極一時。

馬英九 蔡英文 Ma Ying-jeou, Tsai Ing-wen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民進黨青年組織發展史:2013-2016年
學運百花齊放,太陽花開散播青年參政潮


Tags: